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杜祖業

幾週前人在巴黎,信步在左岸街頭閒逛時,忽然收到朋友的簡訊,「可以幫我買本1968年、5月革命相關的書嗎?」這麼沒頭沒腦的請託是認真的嗎?我發了則訊息問我當地文青朋友,「5月革命喔,這可是今年最熱門的議題啊,好多出版社都有出版專書專刊,你去書報攤問老闆,這種東西可能不會直接擺在檯面上賣。」

經過Le Bon Marche百貨公司門口,一間有賣《KINFOLK》、《CEREAL》頗有規模的書報攤,我問老闆有1968嗎?他聽了二話不說轉身從後面櫃子拿出一冊,簡直像是說了某句通關密語門就打開一樣神奇。

專注細節深處,Margiela展現溫柔反叛

爾後有空我翻了一下這本由《世界報》(Le Monde)出的專刊,大量的黑白照片與文字,帶我回到半世紀前的巴黎,那些如今充滿觀光客的熱鬧街頭,曾經擠滿了學生,他們手持著反戰、反對法國總統戴高樂的標語與警察對峙,透過照片都可感受到空氣中迷漫著緊張味道,我才想起這個比我出生還早的年份,在二十世紀那一百年間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好多道高牆在那一年崩塌,即使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可能被捂住耳朵聽不太到,但所留下的痕跡,在多年之後依然以各種形式牽引人們回顧。當年玩迷幻搖滾的嬉皮或高舉性解放的女權份子,最後進入主流社會當好公民,但被解放出來的反叛魂魄卻再也不可能回去,在不同時代、不同地區與不同場景下,你會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以不同的裝扮活躍著。

隔日我去裝飾藝術博物館看「Margiela: The Hermès Years」展,不少熱衷一擲千金狂蒐Kelly、Birkin的愛瑪仕粉也未必知道,1997年到2003年這段期間,來自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en)、以實驗解構風格聞名的Martin Margiela曾經擔任過Hermès創意總監,粉絲們之所以沒有太意識到這件事,甚至連媒體也未有大篇幅的報導,因為Margiela帶進Hermès的並不是顛覆性的破壞,而是場慢速安靜的革命,當年從每季秀上實在不易看出Margiela招牌的元素,直到這場展覽,策展人是安特衛普時尚博物館的Kaat Debo,她將Margiela自家品牌設計與Hermès以白色、橙色並置在一起,我才恍然大悟反叛不必然是激情吶喊、推倒一切,也可以是如此優雅、和諧,Margiela勇於挑戰各種既定的型態,這在他自己的場子已成了粉絲與媒體最期待的驚喜,如此帶有挑釁感的元素在他魔法棒一揮之下,竟換上了實穿、高貴的面貌。

反叛一直是時尚進化很重要的力量,Martin Margiela展現了他對服裝史的博學,顛覆衣服既定的規則,後世跟著他這條路走的設計師不計其數,但絕大多數都是為做怪而做怪,連基礎的論述都不完整,就算一時炒起話題,也很快就消失了。近幾年異軍突起,簡直像從陰溝殺出來的VETEMENTS,僅參加了幾次時裝週就爆紅,成為年輕一代時髦買家的最愛,竄紅速度之快就跟社群時代流行熱潮一樣,你還來不及搞清楚,下一波已經被潑了滿臉水。

時裝圈對VETEMENTS設計師Demna Gvasalia頗有微詞,自從他入主BALENCIAGA後,商業上是一飛沖天、老闆笑呵呵,但許多設計擺明在吃Martin Margiela豆腐,引發議論。站在Demna Gvasalia立場,只要有聲音,管它正面負面都是好事。怪的是,Demna Gvasalia沒混過紐約和裡原宿,但他對街頭潮牌的操作手法如數家珍,突如其來不按牌理出牌的聯乘,看似休閒基本服卻標上驚人高價,有點瘋瘋的卻正中新一代Young Rich的下懷。

如果每一代的天職就是要反叛他們的上一代,這個從小生長在社群網路的世代,他們從來不知什麼是物質匱乏,他們追求流行但沒有耐心,他們尋找屬於符合他們價值觀的符號,VETEMENTS也好、Off-White也罷,長一輩的時尚人看他們的設計大多搖頭,說用料、說剪裁,都跟下過苦功、才華洋溢的傳統設計師相去甚遠,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造勢、炒話題的功力一流,而且不是一般公關公司操作得出來,他們抓到Young Rich反叛既有時尚精品的心態,Young Rich從小穿金戴銀、吃好喝好,只有高質感東西才看得上眼,但又不想走爸媽叔姨那種精品路,花高價買看似廉價品的吊詭把戲最得他們的心,滿足了反叛的癮,也讓我等「老一輩」人士吃驚害怕,驚的是這麼貴還要排隊搶,怕的是你若不去瞭解認識他們隨時被打為落伍老人。

新時代迎面衝擊,我選擇堅持反骨

在這個典範劇烈轉移的時代,擁抱新科技、新發明似乎比較政治正確,如果你不從,立刻會有人提出十九世紀支持馬車抗拒汽車的例子來類比你的顢頇無知。從歷史進化看來,新時代到來時必然有守舊勢力頑抗,你我大概都不希望自己被描繪成呆笨痴緩的守舊份子。但我不喜歡假裝擁抱自己不相信的東西,無論它有多麼政治正確,我不認為這個時代可以被一分為二創新與守舊,我欣賞能在傳統地盤上展現反叛精神的創意家,唯有對傳統有深入全面性瞭解的人,才知道罩門在哪,一出手就打得它倒地不起,但它輸得心服口服,甚至爬起來要拜師學藝。

五十年前倒下的牆,某些瓦礫被留存下來供人膜拜,Dior今年辦的時裝大秀直接以1968為名,紀念當年上街抗議爭取女權的5月革命份子,一套十幾、二十萬的華服與女權是何關係我不明白,不過1968那一年所發生的事,留下了太多太多有形、無形、真實、虛假的遺產,反叛可以是商業行銷手段、反叛結果可能是一片虛無、反叛容易被利用變成有心人工具,但我們還是要反叛,就像在寒冷的高山上,只能不斷地運動身體才能產生熱能,反叛是不分世代的,哪天讓我們來顛覆低俗噁爛的Youtuber也不賴啊!憑什麼說這就是年輕人最愛的表達方式,當個保有反叛精神的守舊派,我想我會活得開心自在些!

2018華文朗讀節
華文朗讀節 Wordwave Festival
台北華山|高雄駁二|屏東 10/4-10/7 同步舉辦
粉絲專頁
Instagram

台北|10/1(一)-10/3(三) 華山光點電影院《讓想像力自由》電影專題放映
  |10/4(四)-10/7(日) 華山文化創意產業園區中7A中3館2F拱廳.青鳥書店
高雄|10/4(四)-10/7(日) 駁二特區INOURTIME、三餘書店、城市書店、高雄文學館
屏東|10/4(四)-10/7(日) 青創聚落、孫立人將軍行館、屏東市立美術館

時尚的反動—談時尚產業的變革與傳播
孫正華X主持:杜祖業

「時尚是當下,不斷變化突破。」
「六零代的對於未來充滿想像,而我們對於過去的那一個年代充滿嚮往。」

孫正華投入時尚節目的主持與製作,走在國際時尚的最前線。杜祖業擔任時尚雜誌總編輯幾十餘年,攝取最新穎的時尚與品味。對他們來說:時尚是反動,是知識的累積,這一代該如何再超越上一個世代?

1978至1990年是東方的時尚黄金年代,諸多設計師品牌皆建立於此時期。然而,西方的經典品牌LV的品牌故事,是非常成功實踐願景的典型案例。在這場朗讀節的講座裡,邀請在時尚領域佔有一席之地的孫正華與杜祖業,談談關於「時尚」的當下性與世代的突破,以及時尚的傳播媒介在快速不斷複製下的世代,時尚領域的發語權又掌握在誰的手上。

時間:10/7(日) 11:00-12:30
地點: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拱廳沙龍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在歷史裡留存的時尚之聲:

  1. 紅唇、假髮、眼妝──這些時尚元素早在兩千年前就有了?
  2. 日常時尚:不是設計師說的,而是我在每日生活中提出的生活價值
  3. 時尚老佛爺卡爾·拉格斐跨足報業 推出《卡爾日報》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