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三個人到旅店投宿,協議合租一個房間、平分房費。櫃檯職員提供一個有三張床的房間給他們,該房間一晚要價30元,所以職員向每個人收了10元。三人進房之後,職員發現當時正值旅店的促銷時節,該房間一晚價錢由30元降到25元,所以理應退還5元給三名房客。職員拿了5元走向房間,想起三人無法平分5元,所以自己私吞2元,把3元退給三人,每人1元。

所以,這三個人每人支出9元(付出10元,拿回1元),共支出27元(9元X3),櫃檯職員私吞2元;27+2=29──咦?原來的30元,為什麼少1元?

有些常在各式測驗中出現的題目,似乎簡單到無處暗藏機關,但每回聽到都會讓人一愣,這是其中一例。

這類好像刻意要把大家思緒搞亂的題目,有各式不同成因。有的利用一些言語上的技巧誤導,有的毫無花巧,但相當違反直覺;有些一經解釋就會豁然開朗(但下回碰上仍然可能完全忘記箇中巧妙何在,只覺得咦這題目我見過啊但怎麼又被唬了一次?),有的則需要一些對科學(可能是數學、可能是近代物理)的基本認識。

當然,這類題目也有些根本沒有真正的答案。

知道這類題目(以及如何拆解)本身就是有趣的,而且,在聽到題目「覺得有哪裡怪怪的但說不上來」以及從中尋找正確答案的過程,對於建立自己的思考架構是極好的訓練。倘若這類題目與科學有關的話,也能多少補充一些自己不熟悉的知識。

是故,要能夠向大家解譯這類題目的人,首先自己得要有清晰明白、一針見血的釋義能力,指出題目的關鍵所在,常常就能破除迷障;再者,也得要有科學知識──而且要有能力將科學知識轉譯為一般人也能理解的說法

沒有這些能力的話,就算講得洋洋灑灑,也沒什麼真正的意義──那只是用一堆花花綠綠的專有名詞去填空,就算大家記住了那些專有名詞,也不是真的記住了什麼。費曼提過,這種事情最討厭了(但教科書常常這麼幹);例如告訴大家:能量可以驅動車輛,於是大家記住了「能量」這個名詞、考試時知道怎麼回答,但卻不明白這名詞背後的意思,也不知道它為什麼有這種力量。如此一來,「能量」這個詞其實沒什麼意義,用「咕嘰咕嘰」代替也可以。

所幸,有些學有專精的科學家,和費曼一樣很擅長將科學知識用大家都能懂的語言重述一次。

例如吉姆.艾爾─卡利里

吉姆.艾爾─卡利里是理論物理學家,也是節目主持人,非常長於擔任專業知識與一般大眾之間橋梁角色;他的《悖論》、《人類大未來》、《解開生命之謎》等三本有趣作品,電子版都已上架,三本書的焦點主題不同,不過讀來都有輕鬆、而且讓人踏入全新世界的驚喜。

對了,那個少1元的問題,艾爾─卡利里在《悖論》的序章用一句話就破解了。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一週E書】在離別的季節,回頭看看失去的風景
  2. 【一週E書】很多人知道那件事,但那件事並沒有真的發生過
  3. 【一週E書】知道怎麼把推理小說寫好,也就會知道怎麼把其他小說寫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