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祁立峰
古代典籍看起來遙遠而崇高,但也不過是當時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點看,經典往往也具有現代意義,有時嘴砲唬爛、有時更如網路鄉民那般機鋒生動。

先說理性勿戰,本蛇我對不同宗教信仰絕無輕蔑詆毀之意,純粹把古文翻譯翻譯(師爺:你給我翻譯翻譯)。最近國產遊戲《還願》爆紅,整齣故事恐怖且悲劇的核心,就在於一家三口的平凡家庭,無奈陷入迷信而萬劫不復。為了避免暴雷這邊不要說的太細,以免百萬玩家森氣氣。只是自有人類始即有宗教信仰,而某程度的虔誠也寄託了心理諮商與療癒的功能

歷朝歷代當然都有過度迷信的王侯貴族,就像之前專欄介紹過的、多次捨身出家、再由群臣以幾萬億贖回的梁武帝。而事實上另外一個知名的武帝——西漢孝武帝劉徹,也是以求仙求長生著名。根據史傳他「初即位,尤敬鬼神之祀」,其後在《說苑》、《武帝故事》、《西京雜記》裡,都有關於漢武帝求仙的事蹟。不過志怪難免攀著附會未必能盡信,但漢武帝時司馬相如曾為他作〈大人賦〉,此處的「大人」指的就是「仙人」,在這篇賦中,司馬相如把仙人日常描摹到了極致:

世有大人兮,在乎中州。宅彌萬里兮,曾不足以少留。悲世俗之迫隘兮,朅輕舉而遠游。乘絳幡之素蜺兮,載雲氣而上浮。建格澤之脩竿兮,總光燿之采旄。垂旬始㠯為㠁兮,曳彗星而為髾。掉指橋㠯偃蹇兮,又猗抳以招搖。

其實司馬爺爺(不要亂喊)本意是希望藉此賦來諷諫漢武帝求仙,但武帝好像玩了一輪3D虛擬實境還加VR眼鏡玩到high,想說仙境是那麼清新、空氣比谷關還美好,於是更興起求仙的意圖。這件事讓後來的辭賦家揚雄氣噗噗,決定放棄寫賦,在〈自序〉中揚雄提到:

雄以為賦者,將以風也,必推類而言,極麗靡之辭,閎侈鉅衍,競於使人不能加也,旣乃歸之於正,然覽者已過矣。往時武帝好神仙,相如上〈大人賦〉,欲以風,帝反縹縹有陵雲之志。繇是言之,賦勸而不止,明矣。又頗似俳優淳于髠、優孟之徒,非法度所存,賢人君子詩賦之正也,於是輟不復為。

重點是司馬相如這賦是要諷諫的,但武帝讀後竟「飄飄然有凌雲之志」,什麼氣喘精神病馬上好了一大半,有沒有比《還願》的何老師還神奇?所以揚雄覺得這麼看來寫賦根本就像是謎片女優,不,應該是頗似俳優,跟淳于髠、優孟這些搞笑藝人E咖諧星也差不多,於是他不爽寫了。喂喂不對耶,各位若對歷史還算理解,其實淳于髠、優孟這些個綜藝咖雖然耍寶搞笑,但他們也是希望藉此達到諷諫君王的意義,只能說揚雄自視甚高,不願辭賦家成了見視若倡的角色。

說起帝王迷信風氣,除了秦皇漢武追求長生不老之外,另外也讓朝臣森氣氣的大概就是唐憲宗。當時的代表作我們高中都讀過得韓愈韓文公,和他的〈諫迎佛骨表〉。韓愈身為唐宋八大家之首,大家都知道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現在讀古文普及書裡還介紹韓愈吃遍生猛海鮮,堪稱海鮮老司機。不過他之所以被貶到潮州,其實就是他「諫迎佛骨」這事:「(唐)憲宗遣使者往鳳翔迎佛骨入禁中,三日,乃送佛祠。⋯⋯愈聞惡之,乃上表」。這個〈諫迎佛骨表〉呈上之後,唐憲宗真的無言薯條、氣到要吃腳腳:

表入,帝大怒,持示宰相,將抵以死⋯⋯帝曰︰『愈言我奉佛太過,猶可容;至謂東漢奉佛以後,天子咸夭促,言何乖剌邪﹖愈,人臣,狂妄敢爾,固不可赦」⋯⋯乃貶潮州刺史。

所以我說這位韓愈同學,到底是提一個怎樣大膽的想法呢?在此引用兩段:

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後漢時始入中國,上古未嘗有也。⋯⋯漢明帝時始有佛法,明帝在位纔十八年。其後亂亡相繼,運祚不長。宋、齊、梁、陳、元魏以下,事佛漸謹,年代尤促。唯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後三捨身施佛,宗廟祭不用牲牢,晝日一食,止於菜果,後為侯景所逼,餓死臺城,國亦尋滅。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信,亦可知矣。

好窩,先說各位佛教徒勿戰,這是中唐時期儒家與佛教的信仰之爭。韓愈同學說這佛教乃夷狄之法,漢代才傳入中國,而後漢明帝因此在位時間不長,後來宋齊梁陳多篤信佛教、國祚都很短,唯獨梁武帝還算好運(謎之聲:今嘛我作皇帝算我好運,啊沒你袂安怎?),只是最後也因迷信過度,在侯景亂時餓死臺城。因此結論粗乃惹:「佛不足信,亦可知矣」。先不說這個推論是不是出於後見之明、經不起邏輯考驗,接著韓愈在那邊發毒誓,真的要準備還願了:

佛本夷狄之人,與中國言語不通,衣服殊製,口不道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義、父子之情。⋯⋯乞以此骨付之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前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聖人之所作為出於尋常萬萬也。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鑒臨,臣不怨悔。

看到「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真的要嚇鼠,韓愈意思就是說有什麼報應衝著我來好了。幾乎可以聽到「我全家死光」(小夫:全家就是你家)的毒誓,看來咱們中唐韓總真的是沒在怕的,要是在現代那還不是吞球跳海之輩啊(韓總:問世間情是何物啊?)總之呢韓愈大大因為這篇文,差點被砍頭,但好在只是貶官,但真正展現了他與當時皇帝準備對幹的guts。其實信仰與迷信只是一線之隔,信仰讓我們在迷茫時找到療癒與救贖,但過度沈迷難免失去理智。我們花費了漫長的歷史,讓自己成為更理性更進步的生物,這不是很偉大的文明積累所在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宗教、迷信,以及群眾:

  1. 斷斷續續服藥的她,只要聽「師父」弘法,就感覺好多了
  2. 「正因」他們是考試菁英,「才會」信奉邪教?
  3.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我又出家啦!──因沉迷宗教而斷送國祚的那個皇帝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