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編譯/Waiting

我們正處於一個閱讀形式改變中的年代,除了傳統紙本書籍依舊有為數不少的簇擁者以外,早期的電腦螢幕,到近年的手機、平板與各式電子書載具等數位化閱讀方式,也早已成為了不少人習以為常的日常一景。

然而,這種與閱讀載具有關的革新,自然並非史上第一遭。

在這樣的革新中,總會有正反兩方的意見展開論戰,同時也會出現熱烈擁抱新形式,努力因應時代,藉此改變文壇生態的出版人。不久前逝世,享年99歲的出版人貝蒂.白蘭坦(Betty Ballantine),便曾在推廣現代平裝書形式的閱讀革命中,佔有不可磨滅的一席之地。

二十世紀三零年代,平裝本僅被用來發行那些被視為大可看過就丟的娛樂小說。由於那類作品大多採用品質低劣的廉價木漿紙張,因此被人稱為「紙漿小說」,後來這個詞彙,甚至還成了內容不具任何文學價值的小說代名詞。

一心想藉由改良平裝本材質與內容來徹底改變美國閱讀生態的伊恩.白蘭坦(Ian Ballantine),在1945年時與妻子貝蒂一同創辦了Bantam Books,初期以推出知名作品的平裝版為主,從內容開始改變平裝本小說給人的既有印象,首波推出的書籍包括約翰.史坦貝克的《憤怒的葡萄》、費茲傑羅的《大亨小傳》等名作,成功以每本美元25分的低廉價格,迅速席捲了整個書市。

到了四零年代末期,包括白蘭坦夫婦在內的一群出版人,開始主張發行書籍大可跳脫過往先發行精裝本,日後才發行平裝本的模式,並直接採用平裝本形式發表初版新書,因而引發了業界的一陣論戰。

持反方意見的人認為,這麼做將會徹底破壞美國出版業的整體結構,甚至還有文學經紀人以威脅不與這些出版商合作的方式做為抵制手段。但白蘭坦夫婦認為,唯有這種降低成本的方式,才能讓出版界無須將資源完全集中在知名作家身上,進而有餘裕打造讓新生代作家發表著作的舞台。更有甚者的是,白蘭坦夫婦還認為賠本推出新秀作家的作品也是可以接受的事,只要等到這些後起之秀有所突破時,便能藉由再版舊書的方式,將過去的投資給完全回收。

然而,這種不考量眼前收益的作法,卻導致他們被Bantam Books的董事會解雇,因而兩人在1952年時,又另行創辦了Ballantine Books。

過去,伊恩便曾聘人設計出平裝本專用的旋轉書架,使平裝書順利打進了藥局、公車站與機場等銷售管道,對於推廣閱讀有相當的助益。而在他們成立Ballantine Books以後,同樣延續著他們的平裝革命,以同時推出精裝本與平裝本的形式,藉此繞過初版、再版的順序之爭,成功以分割不同市場的作法,同時獲得了業界認可與商業上的成功。此外,Ballantine Books也是第一間使用同一名藝術家來創作特定作家所有封面的出版商,藉此使他們旗下的作者書籍因此更具明顯辨識度,也影響了日後的封面設計慣例。

然而,對於不少人來說,Ballantine Books為文學界帶來最重大的影響,可能還不是書籍的外在形式,而是在於內容層面

在身兼文學經紀人一職的科幻作家弗雷德里克.波爾(Frederik Pohl)的協助下,當時擔任Ballantine Books總編輯的貝蒂.白蘭坦推出了日後知名的「新星」(Star)書系,從當時被視為與紙漿雜誌相差無幾的科幻小說雜誌中挑選具有潛力的短篇,邀請那些作家將作品擴寫為長篇,並獨立成書出版,因此使許多科幻作家的小說被成功地推廣出去,成為了風靡全球的著作。像是雷.布萊伯利的經典科幻小說《華氏451度》,便是這個書系中最知名的範例之一。

在貝蒂.白蘭坦擔任總編輯的時期,Ballantine Books推出了眾多經典作品,並與許多日後的大師級作家有著合作關係。在奇幻領域裡,他們推出了J.R.R. 托爾金的《哈比人》與「魔戒」三部曲平裝版,使這個系列意外成為美國六零年代嬉皮文化的精神代表之一。而在科幻世界中,像是亞瑟.C.克拉克的《童年末日》(Childhood’s End)、《2001太空漫遊》等經典作品也同樣是他們的出版品。而在舊書重印方面,他們曾推出「克蘇魯神話」的H.P.洛夫克拉夫特、《人猿泰山》(Tarzan of the Apes)的艾德加.萊斯.巴勒斯,以及《大眠》的瑞蒙.錢德勒這些橫跨恐怖、冒險、推理等不同類別小說的大師全集。至於發掘新秀部分,像是《賭城風情畫》的杭特.湯普森、拿下美國國家圖書獎傑出貢獻獎的推理大師艾爾默.李納德等人的處女作,也同樣是出自Ballantine Books之手。

以上的這些成就,使貝蒂.白蘭坦成為了出版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成功藉由平裝本的推行,讓大眾的閱讀習慣因此有了改變,甚至還讓許多作家因而獲得出版機會,最終成功於日後寫下了諸多名作。

或許在一段時間以後,我們回首起此時此刻,也將會如同現在看待平裝本發展史一樣,對於電子書帶來的改變,有著另一番經過時間沉澱與證明後的見解。但無論書的形式如何改變,像是貝蒂.白蘭坦與她丈夫伊恩這種充滿熱情、願意思索不同形式所具有的優點及潛力的出版人,或許才是每個這樣的時代中,所有愛書人與創作者均真正需要的吧。

資料來源:

Betty Ballantine, who helped invent the modern paperback, dies at 99Publishing legend Betty Ballantine dies in Bearsville at 99RARA-AVIS: Paperback Originals/Gold Medal (Long post)How Paperbacks Transformed the Way Americans Read、《血腥謀殺:朱利安.西蒙斯寫給新手與鐵粉的推理文學聖經

因為不同原因改變形式,就改變了一切:

  1. 【故事‧說書】文字是最猛的炮火,最柔的安慰
  2. 【譚光磊灰鷹巢城】先出電子書、再出紙本書──英國出版成功案例!
  3. 看完報告後,大家最常問的那幾件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