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些作者喜歡在文字裡頭對人對物對事對全世界東嫌西嫌,可能是作者的眼界高過珠穆朗瑪峰所以一切只配他用鼻孔去瞧,也可能是作者曖曖內含光外表有缺陷所以被全世界或排擠或欺負或無視或反正做某些過份的事。

而有些讀者喜歡讀這類文字。

這當然沒有什麼問題。閱讀這事有多種功能,有時可以用來取暖──唉呀呀這作者真懂我呀寫這幾字兒寫到我心坎兒裡去了真好真窩心;有時可以用來理解──啊啊啊原來那些個混蛋東西是這樣想的啊腦子真是有洞啊;有時可以用來學習──既然是這麼回事那我應該也可以把這個角色的對應方式用在現實生活裡;有時可以用來自虐──做張做致做死我吧女王~

(這類「功能」還可以繼續列下去,不過暫先打住)

不過,有些文字乍看像得被歸在這類,事實上卻不一定。

例如《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這本書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上流兒童》作者吳曉樂的散文集,其中收錄的二十一篇文字,有些可以從她在「閱讀最前線」的專欄「有時流離」裡讀到較早的版本。

吳曉樂看世界的角度切得準確,文字寫得爽利,初讀的時候很容易把這些文章與上述那種尚無名狀的類型擺在一起,但多讀一會兒,就會發現箇中不同。

吳曉樂並不掩飾自己在人生某些時刻的疑惑,也沒有把自己擺在一個過高(或過低)的位置;她和一般人一樣,生活在一個混亂的時代,在家庭裡、團體裡、社會階級裡、兩性的刻板印象裡,被朝一個理所當然的框框裡推。她不見得直接嗤聲訕笑那個框框,但也沒有委委屈屈地被塞進去──她在文章裡呈現的狀況,比較類似她停在外頭,左右看看,好奇那個框框怎麼會長成這樣、與她的常識(也應該是大多數腦袋清楚的人應該要有的常識)不大相符,所以想要問問這是怎麼回事?這麼做真的比較好嗎?和什麼東標準「比較」呢?怎麼算是「好」呢?⋯⋯

而所有疑問的答案最終都得面對這個──「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這話聽起來好像有點任性,但其實順著文章的理路讀下來,會發現它其實比「毫不懷疑地接受刻板框框」理性;吳曉樂不是擺著「你們怎麼這麼蠢、看不出這有問題?」的高姿態,也不是縮成「我怎麼會這麼衰、一直被你們擺布?」的小可憐,而是以一種澄澈的眼光提出質疑,像個順著每個答案反覆問「為什麼?」的好奇寶寶,思慮有一定的世故,但出發點其實透著一種純真。

海海人生,難免卡卡時刻;大家都說好啦好啦就這樣去吧,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當你聽到心裡出現如此murmur,你會知道:你需要讀讀吳曉樂。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一週E書】如果你的兒子/女兒是同志怎麼辦?
  2. 【一週E書】生命與死亡、追憶與無情、真實與虛無,失落、悲傷、慰藉,與愛
  3. 【一週E書】人間的惡念無所不在,應該擺出正確的面對姿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