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每年都有6月4日,每年的紀念情況都不大一樣──當然,「紀念」指的是對1989年6日4日的反省、討論、追思及悼念,因為從前一天晚上到那一天凌晨,中共政權對聚集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靜坐抗議兩個月的學生及民眾發動武力清場,坦克開進市區,機槍冒出火花。

每年都有6月4日,每年的紀念情況都不大一樣──這和該年台灣、香港與中國的各種內部及外部情況有關。台灣當權的政府如果正要大力批判中共當局,那麼就會有比較多官方活動;如果正想放低姿態不惹注意,那就不會有太多大聲量的曝光;香港參加紀念活動的人數,從接近97回歸的1993年開始處於低點,但在北京奧運隔年、事件二十週年的2009年時爆增,2016年起稍降,今年再度回升;中國嘛,則都以加強媒體管控、網路監看,以及天安門廣場及週邊管制等等越來越強硬的措施來紀念。

每年都有6月4日,每年的紀念情況都不大一樣──而今年特別不同。或許因為2019是事件發生的三十週年,這種「完整」數字容易讓人感覺特別,但更有可能的原因,是世界各國對於中國從2008年之後因「大外宣」計劃而做的各式滲透開始警覺、中美的科技與貿易爭戰浮上枱面、中國自己的經濟黑洞已經明顯到無法遮掩但最高權力者最用力的作為仍是鞏固自身地位、網路上被標為「敏感」的字詞越來越多、香港居民發現自己的居住與生活各個層面權益被限縮得越來越緊、中共當局答應的「維持」其實都是「摧毀」、「自治」盡是「專制」、被簡稱為「逃犯條例」大大違反權益的法案又正強行闖關⋯⋯總而言之,今年香港參加紀念活動的人數重回高點,台灣的紀念場合上頭,甚至安排了當年進入北京市區的解放軍士兵與遭坦克輾斷雙腿的學生,在三十年後首度見面。

中共當局抹滅歷史的手段看起來當然很粗糙,但不見得沒有效,中年以上的中國人不敢提,年輕人看不到相關資訊,真相被遺忘的速度很快,而且三十年過去,人間已然翻過一個世代。不看中國境內,看看台灣,知道「天安門事件」、「六四」、「八九學運」或「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的年輕人有多少?關心的有多少?壓根兒不提那件事只想著要和中國政府合作發大財的中年人,又有多少?

咱們做人倒也不是非得翻人家過去的醜事不可,但天安門事件引發的後續效應比想像的更深更遠──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共更加極權,但愚民的結果除了讓部分中國人根本不知道政府在隱瞞什麼,還讓高等教育分子的價值觀完全無法統一;而台灣雖然跌跌撞撞,不過越來越朝民主改革的方向走去。

而一個不願意面對錯誤的政權(不只中共),是不會反省與修正的政權,也是不值得信任的政權。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天安門事件的發生及中國政府後續為了遮掩事實而做的所有動作,幾乎可以視為大型群眾活動與政治研究的誇張實驗──相關的人數之多、牽扯的社會層面之廣,以及事件之後的三十年間中國政權在國際社會的起落互動,很難想像歷史上能夠找到其他規模相仿的觀察樣本。

光憑這點,我們就該好好讀讀《重返天安門》。

每年都有6月4日,每年的紀念情況都不大一樣。你或許沒參加過任何一場紀念活動,但閱讀《重返天安門》、記住並理解那天及之後發生的種種,你將有超乎想像的重要收獲。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一週E書】海海人生,難免卡卡時刻,你需要讀讀吳曉樂
  2. 【一週E書】如果你的兒子/女兒是同志怎麼辦?
  3. 【一週E書】生命與死亡、追憶與無情、真實與虛無,失落、悲傷、慰藉,與愛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