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我從小學就一直接觸動漫、日劇、日綜;」神奇裘莉說,「每天大概花八小時看電視吧,標準電視兒童。」

忙的時候當然不成,但空下來的話就可以在三天內連看一百多集《海賊王》動畫,神奇裘莉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興趣一直沒有減少,因此早早就想學日文。

「國中、高中和大學,我都上過日文課,也就是分三次學五十音;」神奇裘莉說,「結果都是,你可以說『功敗垂成』吧,因為根本就沒有真的記住。」

台大畢業、外國留學──從神奇裘莉的學歷看來,她應該是個很明白學習方法、學習成效很高的人,但不知怎的,學日文這事就是個莫名的難關。

「到我決定去日本唸書之前,日文其實還是沒學好;」神奇裘莉說,「這樣講我的日文老師可能有點傷心。他是個很好的老師,在台大的評價也很好,而且台大不管是給外系學生還是日文系學生的課都很紮實,畢竟它是日治時代的帝國大學,日文系是個傳統的系。老師把文法和五十音的發音教得很好,對日後我的學習絕對有幫助;問題是老師上兩個小時的課,說你們回家每天練習、就可以跟我一樣,但我們大學生都一樣,回家根本不會練習,所以沒能好好吸收,不是老師的問題,而是我的問題。」

沒背好五十音,神奇裘莉還是到了東京;在東京大學上課的時候,她有了新發現。

老師各有專精,學生自己選擇

「去東京大學交換的時候,我已經是碩士生,會有時間去東大的不同學院看看;許多學院都有提供外國學生日文課程,但方向不同。」神奇裘莉說,「像工學院就偏基礎日文、基本文法和求職時的實用日文,文學院會研究古典日文,讀《枕草子》等等。」

神奇裘莉發現,過去她面對的日文教學,是由一個老師主導包辦一切,但每個人的學習需求及進度不同,真正適合的,或許是不同老師各有專精領域,由學生自己選擇搭配。「那時兩邊的課我都去上了;」神奇裘莉說,「之前有記者採訪時講到這個,他下了一個標題寫『苦行僧』,我跟他說這詞有點嚇人,雖然我知道那是他看我上課的頻次、課業比重,覺得我很辛苦,但事實上對我來說,那是密集、充實的學習歷程,非常輕鬆,而且學得很快,也因為建立了成就感,所以非常快樂──用『苦行僧』來形容,會讓人感到害怕。」

這是神奇裘莉的學習態度。「因為你喜歡做這件事,就會覺得投入並不辛苦,也會得到對應的學習品質。」神奇裘莉解釋,「因為喜歡所以願意做,這是重點。」

再者,是對學習要有野心。「在東大上課時我還沒考過日檢一級,日文能力比較有限,所以我選的課對我來說有難度;」神奇裘莉說,「但是這樣不管課堂上講了什麼,你加減都會進步。」

當然,並不是在課堂上鴨子聽雷就會進步──自己選擇想學的東西、開心地投入學習、有野心地設定目標,都是神奇裘莉讓自己日文進步的方式,但除了這些,還有個重要的觀念。

不要放棄日常任何學習日文的機會

「看動漫,看日劇時,我會注意到一些重複出現的詞,例如『我』,知道這個字之後,你就可以利用它來斷句,例如『我喜歡你』,知道『我』之後,『喜歡』和『你』就不難猜出來。」神奇裘莉說,「今天看到『我喜歡』,明天看到『我討厭』,我就多學到一點;這有點像母語學習的狀況,從一個模糊的概念慢慢累積。所以我常說學語言要看電視,演員的肢體動作和表情,能幫助你更快了解字句的意思。」

不要放棄日常任何學習日文的機會──日語不會只出現在課本裡。在拍賣網站買東西可以學大家的日常用語,看綜藝節目出現字卡時可以認識單字──神奇裘莉表示,看到不懂的單字,自己會先抄下來,但抄了就不會去看,「因為我知道自己絕對背不起來;」但這個單字如果不斷在生活中出現,必定是個常用字,抄了一次不會背,抄了十次就可能有印象了,常會用到,自然也就記得字義了。

語言是溝通工具,也是文化的濃縮。「東大有一堂課在教書信,但不是教商業書信之類的,而是教怎麼寫e-mail。」神奇裘莉說,「我覺得那個老師啟發我整個對日本文化的認識,還有對日語學習的觀念。因為書信是人與人互動使用的文字,有個交談的對象,而日本人很重視人與人的關係,所以要寫信時,我們就要先了解你和對方是什麼關係。透過這樣的課,老師解釋了日本人怎麼看待人際之間的距離,書信的功能是溝通,語言也是。」

不過,語言程度和日語考試分數,其實是兩回事。

我的書就是在回顧我的日文學習過程

新書《五十音不靠背:學過一次記得一輩子的假名課》裡,神奇裘莉為慣用中文的台灣人設計了截然不同的、從字形去記五十音的方法,而在前一本《10個月從五十音直接通過日檢1級:裘莉的日語神器》裡,神奇裘莉提出利用台灣人熟悉中文的優勢、直接進攻高級日文檢定的學習法。「用這個方式,加上書裡的線上資源,的確可以通過檢定。」神奇裘莉說,「通常如果你的語言能力很好,考檢定只是要測試一個基本能力,那要通過就很簡單;但反過來說能通過檢定,不代表語言能力很好。」

事實上,神奇裘莉的語言學習書除了提供具體實用的技巧講解之外,最重要的,是想要建立、甚或更新大家的學習觀念。

「尋找合適的老師、但自己主導學習的內容和進度,成為有野心的學習者,不要放過任何可以學習的機會;」神奇裘莉說,「其實我的書就是在回顧我的日文學習過程,分享從國中、高中、大學,到後來去東京唸書時,自己找到的方法和概念。」

原來只是在網路上看到有類似遭遇的網友提問、回覆分享經驗,現在已經成了提出嶄新學習角度的語言書籍作者──這雖然不在神奇裘莉原來的人生計劃當中,但或許她開始在網路上發表文章、選擇在筆名裡置入「神奇」二字時,就隱隱帶著某些預示。「我想成為一個『神奇』的人;那怎樣的人是『神奇』的呢?」神奇裘莉說,「我想,就是不要太照著常規的軌道、不是太受限制,但又不會走歪的人吧。」

語言就是一種和生活結合在一起的東西

  1. 從學語言開始觀察文化,從到異鄉開始反思家鄉──專訪《剛剛好,最完美!》作者謝夙霓
  2. 新住民語言課可以讓小孩變成會賺錢的好人?
  3. 沒有比較高尚的語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