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PS. 不能在麻瓜面前施展其他魔法,請見諒。

編譯/愛麗絲

在獨裁的國家,國家擁有權利授與給人民。而在自由國家,人民擁有權利授與給國家。

愛德華.史諾登,前美國中情局與國安局外包技術員,於2013年向媒體揭露美國國安局的監控系統——稜鏡計畫,遭美國政府通緝,現正接受俄羅斯政治庇護中。他的自傳《永久檔案》於今年9月上市,上週出版的簡體中文版,卻遭中共政府審查,並刪除書中關於獨裁、人權的段落。作為揭發濫權監控的吹哨人,史諾登日前憤而在Twitter發文,表明此舉已違反合約,宣布將在網路上免費分享被刪減的段落,並號召網友協助翻譯、重建被刪減的內容。

@Snowden

Photo Credit: Twitter

史諾登曾在2016年一場與Twitter執行長傑克.多爾西的視訊訪問中,提及自己對審查制度的看法,當時主題圍繞著討論假新聞,史諾登表示,假新聞並不能透過審查制度被解決,而是要透過每一位使用者、公民參與的力量解決,「就像要遏止不佳言論的方式,並不透過是審查制度,而是透過更多的言論。鑑於謊言似乎充斥著我們的生活,更需要運用、傳播彼此批判思考的能力。」

如今,儘管史諾登因揭露美國對中國的監控,被中共媒體譽為英雄,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也在微博發布,將抽出十位幸運兒,致贈《永久檔案》簡體中文版,但他的著作仍然與許多國外作品相同,無法倖免於中共政府的審查之外。史諾登的自傳《永久檔案》包括他從童年到至擔任美國中情局、國安局外包技術員時期的故事,他也在書裡談及自己對威權主義、民主和個人隱私的看法。

在談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章節裡,中共政府刪除了史諾登對人民為何上街抗議的觀察:「人民是為了爭取終止壓迫、審查、不穩定性,他們正在身體力行地重申,在一個真正正義的社會,人民不需回應政府,而是政府必須回應人民。」在簡體中文版裡,將阿拉伯之春與中東的動盪、衛生的基本問題連結在一起,刪除了史諾登所觀察到的,審查制度、政治問責制度的缺乏等,被歸類為非民主國家的特色。

然而,阿拉伯之春或許已是讓北京政府感到相對安全的議題了。當中的大屠殺、和在動盪過後,少有國家真正能成功地獲得和平民主的結果,在中國被視為警示故事,而非群起效仿的榜樣,並經常被中共官媒引用,企圖煽動對如今香港動盪的反抗——在香港,北京和香港政府同樣正試圖將動盪歸因於經濟,而非政治面向的問題。

書中並未和中國直接相關的段落仍難逃審查。譬如對隱私權的看法:「以自己沒有任何需要隱藏的,作為不在乎隱私權的理由,就像是在說自己沒有任何話要表達,所以不在乎言論自由。」關於威權政府的描述也同樣觸動中共的敏感神經,「威權國家通常不是法治政府,而是領導者政府,要求絕對的忠誠,並且敵視異議。」其他被刪除的段落,還包括對中共屏蔽特定國外網站的防火牆機制,並提及香港名義上的自治與中共的廣泛的監視範圍。「不斷儲存、收集、分析幾十億人的每日的通話、網路通訊,這樣龐大的系統是讓人難以置信的,起初我被這樣巨大的系統震懾,以致於幾乎忘了背後更讓人驚訝的極權控制。」

史諾登在發現美國濫權監控的計畫後,於2013年飛抵香港,對媒體披露相關文件。對照如今香港的動盪,彷彿看到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裡,有一群人再度淪為政府濫權控制的犧牲品,然而,一如史諾登披露的真相,我們都能清楚看到,最終,政府並不能用巨大的權力掩蓋真相,與人民維護的自身權利的渴望。

資料來源:

  1. Edward Snowden says autobiography has been censored in China
  2. Edward Snowden blew the whistle on how Chinese censors scrubbed his book
  3. EDWARD SNOWDEN: FIGHT ‘FAKE NEWS’ WITH TRUTH, NOT CENSORSHIP

延伸閱讀:

  1. 史諾登:對於人民隱私的尊重,才能衡量一個國家的自由
  2. 【一週E書】在這個時代,老大哥根本不需要自己看著你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