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很多人認為哲學沒有標準答案╱正確答案,不同人對此有不同反應,有些人因此崇拜哲學,有些人因此認為哲學值得挑戰,有些人因此認為哲學是浪費時間。哲學有標準答案嗎?不管有沒有,這代表什麼?這些問題不好回答,只能一次回答一部份。

所以我今天來回答一部份。有些人認為哲學沒有標準答案,是因為他們相信「電車問題」(trolley problem)這樣的經典哲學思想實驗沒有標準答案。這個想法不完全對,因為他想像的「答案位置」,跟哲學家實際上的研究樣貌並不匹配。為了說明這些看法,以下我先介紹三個跟電車問題有關的案例,再說明這些案例跟「標準答案」的關聯。

電車案例背後有哪些道德原則?

隨著美國哲學家桑德爾(Michael Sandel)的哈佛哲學課和著作《正義:一場思辨之旅》風行,電車問題也成為出名的哲學問題。電車問題是一系列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用假想的情況撐出思考空間。最常見的電車問題版本或許是:

駕駛
失控的電車疾駛而來。在原來預定直行的軌道上,有五個工人,他們註定來不及閃避。另外一條分支的軌道上,有一個工人。身為駕駛,你無法讓電車停下或減速,不過你可以拉動拉桿,讓電車轉往另一分支的軌道。若你這樣做,分支軌道上的一個工人會犧牲,主要軌道上的五個工人會活下來。
你該拉拉桿嗎?

「駕駛」是一vs五的生命抉擇,哲學家福特(Philippa Foot)認為,在「駕駛」裡,道德允許人拉拉桿,但也進一步指出,這不見得適用於其他一vs五的生命抉擇,例如:

醫生
病房內躺著五個病人,若24小時內沒有得到他們需要的器官,不可能活下來。身為醫生,你發現眼前這位來做健康檢查的人的血型和器官都跟這五位病人匹配。若犧牲這位民眾,你有把握能救五個人。
假設不會有人發現,你該犧牲這位民眾嗎?

對福特來說,道德允許駕駛犧牲一位工人,但不允許醫生犧牲一位民眾,因為他們面對的抉擇其實不同:

駕駛:殺死五人或殺死一人。
醫生:放任五人死亡或殺死一人。

當醫生束手無策,病人的死亡也是疾病所致,不是醫生殺的,但若你是手握拉桿的駕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福特認為主動殺人比被動放任人死亡嚴重,並以此說明駕駛和醫生的道德狀態差異。

照福特說法,主動╱被動的差別會大程度影響行為是否道德。當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福特。哲學家湯森(Judith Thomson)在八零年代引介了另個版本的電車問題,想說明為什麼福特是錯的。

路人
失控的電車疾駛而來。在原來預定直行的軌道上,有五個工人,他們註定來不及閃避。另外一條分支的軌道上,有一個工人。身為站在安全位置的路人,你無法讓電車減速或停下,不過你可以拉動拉桿,讓電車轉往另一分支的軌道。若你這樣做,分支軌道上的一個工人會犧牲,主要軌道上的五個工人會活下來。
你該拉拉桿嗎?

湯森預設,就像一般人認為道德允許駕駛犧牲一人,他們也會認為道德允許路人犧牲一人。然而湯森指出,在主動╱被動方面,比起駕駛,路人其實更接近醫生:

駕駛:殺死五人或殺死一人。
路人:放任五人死亡或殺死一人。
醫生:放任五人死亡或殺死一人。

因此,假設你同意道德允許駕駛和路人犧牲一人救五人,但不允許醫生犧牲一人救五人,湯森指出,這不會是因為主動╱被動的道德差異,我們必須援引其他道德原則來說明。

電車問題需要標準答案

你應該可以看出,不管是對福特還是湯森來說,電車問題都有標準答案。而且就是因為有標準答案,這些哲學家才能藉此討論他們真正感興趣的問題:給定這些答案,怎樣的道德原則有最高的說明力?
對他們來說,真正的問題並不是:

面對電車問題,我們應該怎麼選?

而是:

如果道德允許我們在「駕駛」和「路人」情境犧牲一人,但不允許我們在「醫生」情境犧牲一人,有什麼道德原則可以說明這種差異?

面對這種問題,哲學做的事情其實跟自然科學一樣:提出假說來說明現象。對於福特和湯森的研究來說,電車問題不但有標準答案,而且必須有標準答案,否則他們要說明的現象就不存在了。

哲學家研究的現象某意義上並沒有科學那麼「紮實」,因為這些現象最終都倚賴人的判斷。因此你永遠都可以反對福特和湯森預設的標準答案,並且反問:「你怎麼知道一般人都認為道德允許駕駛犧牲一人?」不過不管你預設的標準答案是什麼,最終勝負和教育意義,還是來自挖掘這些答案背後有什麼能帶來啟發和說明的道德原則。

如果你堅持沒有答案⋯⋯

當然,也可能有人堅持這些問題「沒有答案」,不過這個立場並非毫無成本。

首先,有些人喜歡主張沒答案,因為他們覺得,一旦支持某個答案,就要負舉證責任,很麻煩。然而,當你主張駕駛、路人和醫生面對的問題都沒有答案,你依然有支持一個特定的答案:這些問題的所有答案選項都錯。這個立場當然也需要舉證。

再來,有些人認為道德哲學問題沒有答案,這些問題只是哲學家自找麻煩。不過道德哲學問題並不只是哲學家的事情,而是現代公民每天都要面對的任務:要用免洗餐具嗎?吃肉嗎?必須騙人才能完成工作任務,騙嗎?下次要投給誰?如果這些問題都沒有答案,會遇到麻煩的不只是哲學家。

※感謝 pingtallPTK 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參考資料:

Judith Thomson 1985 “The Trolley Problem.”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在疫病蔓延的時候:

  1. 如何展覽「思考」?DOXA校園哲學展的觀察和啟發
  2. 隨白取春彥與冀劍制走入12位哲學家的世界:《未經檢視的生活不值得過》新書發表會
  3. 當《哈利波特》成為哲學教材:鄧不利多珍視的自我理解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