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你不大容易忘記第一次讀「迷霧之子」系列的感覺。

一開始短短的序章很明顯只是「我要寫一個龐大世界哦呵呵呵」的預告,而首章開始沒多久,你就發現山德森把故事裡最重要、最關鍵的「鎔金」設定講出來而且幾乎講完了──這有點奇妙,因為你本來預計會看到一個大故事,而且你也已經大概想到最後要對付的魔王,然後你想「從現在開始主角要設法學習與超越來獲得那個神祕的技術才能打敗魔王」的時候,突然看見主角已經學會那個技術了(雖然還不是很熟練)。

山德森是在哈囉?這還有什麼好看的啊?你在心裡嘆了口氣然後繼續讀了一會兒,因為自己不知怎的還是覺得很好看而暗暗吃驚;讀到第一部的最後,你會結結實實地跳一跳──本來應該在三部曲最後才解決掉的魔王,怎麼在這裡就和主角大戰了?那後面兩部還需要讀下去嗎?

然後,嗯,你知道的;你把三部曲都讀完了,覺得很好看,連這系列後來發展出來的番外篇「執法鎔金」系列都讀完了。

山德森的作品能有這種魔力,有幾個原因。

一是故事裡的核心奇幻設定「鎔金」相當簡單好懂,但是在執行任務時變化出來的招式很多,許多你認為「哇慘了這種狀況某某角色的鎔金能力沒法子搞定」的時候,角色們都會使出合理但出乎意外的應對方式,既有趣又有創意。倘若是喜歡奇幻故事當中這種「設定互鬥」情節的讀者,會覺得山德森的安排相當有意思。

另一則是,山德森雖然寫得簡單好懂,但他並沒有因此把「迷霧之子」系列講成一個膚淺的故事;他不會告訴你「打敗魔王,世界就會獲得和平」,相反的,他告訴你「打敗魔王,才能開始重整世界秩序──而這事不比打魔王來得輕鬆」。是故,閱讀「迷霧之子」系列除了獲得奇幻作品會有的想像力爆發樂趣之外,還會獲得其他的思考引導,從屬於個人的人性層面,到屬於社會的制度層面,而這些全不著痕跡地溶在情節當中。

如果你記得這些感覺,那麼在閱讀《銘印之子:鑄場畔的女賊》時,它們會再度出現──這不是山德森的作品,但它具備了與「迷霧之子」系列類似的優點,表現手法甚至更幽默輕鬆。

如果你沒讀過「迷霧之子」系列,那麼先讀《銘印之子:鑄場畔的女賊》也沒什麼關係;你仍會感受到作者羅柏.傑克森.班奈特的敘事魅力,以及峰迴路轉的情節推進,然後和目前已經讀過的讀者一樣──敲碗嚷著要續集。

而且,你還能趁等待的時間,把山德森的作品全都補起來。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手塚家的孩子
  2.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濁世,是否就在那裡?
  3. 因為我們都愛身分地位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