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冬陽
推,是推理,談推理小說漫畫影集電影,談名探詭計類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銀子浸淫閱讀樂趣,花時間享受故事魅力。冬陽,推理評論人,現為社團法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熱愛推理小說,並大量撰寫中譯推理小說導讀、評論與推薦。

口角港的人打包票說,在營救船隻抵達之前,不可能有人離開戰士島。
可是果真如此──果真如此,究竟是誰殺了他們?
──《一個都不留

你是否已經養成每天下午兩點準時收看疾管署直播例行記者會的習慣?為又一次零確診訊息感到舒坦,順便吃碗龜苓膏、抹抹凡士林、決定下班去市場買一斤玉荷包荔枝與家人共享好心情?在此不是要協助政令宣導,防疫工作不能鬆懈輕忽之餘我仍能深刻體認大眾想解封透透氣的期待,誰叫推理小說裡總不時出現就算沒傳染病威脅也硬是遭到隔離的一群可憐蟲?

故事中要封掉一座城一整國可能相當稀罕,但把一個房間上鎖禁錮一具屍體(偶爾外加奪命凶器以及百口莫辯的衰尾嫌犯),這類「密室」題材各位應該不算陌生。我們改取個中間值吧,古典推理小說中常見到幾位互不相識的陌生人或受邀或被迫登上一座懸海小島,要不然就是因氣候惡劣阻絕了交通而造就出隔離空間,這類在「孤島」或「暴風雨(雪)山莊」中的不情願人們,他們的遭遇是不是跟現在因疫情封城限縮日常行動的情境很近似?

這樣的類比並非拿威脅人類健康的重大事件來無謂消費,除了謀殺詭計的布局、犯罪動機的安排之外,受困者面臨死亡威脅的心理狀態與日漸失控的舉止,那並非小說家沒來由的想像,我們完全能從近期的新聞報導乃至自身的感受體會到何謂歇斯底里。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的名作《一個都不留》(And There Were None)正是經典代表:孤島上的十個人接連死去、沒留下一個活口,凶手到底是誰?這十個人為何而死?

日本推理作家西村京太郎、綾辻行人分別在代表作《殺人雙曲線》、《殺人十角館》嘗試致敬與創新,森博嗣、今村昌弘則是在《全部成為F》、《屍人莊殺人事件》添加了嶄新的現代元素──嗯啊,「冬陽一直推」這個專欄只負責推理推坑不隨意推人入雷區,有興趣的讀者請自行買書找書來看啦。這類作品過去多把閱讀討論焦點放在「謎團引人好奇、詭計如何燒腦」上,其實瀕臨極限的受困者的種種反應更引人入勝,也能適切展現出作者的文字調度功力以及長存經典地位的雋永魅力。2015年底,英國廣播公司(BBC)一台配合聖誕新年假期推出重新改拍的三集迷你電視影集《一個都不留》,就是把克莉絲蒂原著角色的心理變化與過去的罪愆做到細膩完整的刻劃,廣受原始書迷與一般大眾高度好評(IMDb平均8.0分!)。

除了「被迫隔離」的待宰羔羊外,倒是有幾位知名偵探角色也出現了程度不一的隔離狀態,例如大胖子尼洛.伍爾夫與鑑識專家林肯.萊姆。

對尼洛.伍爾夫而言,就一個字,懶。他身居紐約豪宅,有僕人和專屬廚師悉心伺候,美食與啤酒囤養出舉步維艱的身材讓他有絕佳理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當宅男,接受委託需進行調查時只消派跑腿助手阿奇.古德溫打聽賣命即可,反正偵探的才華在他那顆腦袋而已嘛。林肯.萊姆則比較悲慘些,他曾是紐約市警局首席鑑定官,在一次任務中遭大理石擊中脊椎而癱瘓在床,雖然偶爾可借助工具儀器外出查案,但大多時候只能靠女警艾米莉亞.薩克斯親臨現場,成為他的眼睛手腳搜尋可能成為破案線索的蛛絲馬跡。也許伍爾夫與萊姆的行動受限多是角色辦案上的特殊設定,卻也成為系列故事的獨特趣味來源,也是讀者樂於一本接著一本讀下去的動力之一啊。

不論全球疫情是否日趨緩和,生活限縮是禁還是解,願各位讀者都能平安健康,也別忘了持續被我推坑、享受閱讀推理故事的樂趣喔!

冬陽一直推,咱們下回繼續推落去~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暨《一個都不留》後,BBC宣布繼續改編謀殺天后克莉絲蒂的推理經典!
  2. 有限制才有創意!──《屍人莊殺人事件》如何從舊樣版裡另闢蹊徑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