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政客們吵國家的國際處境時,常會講棋手棋子什麼的,事實上大國把世界局勢看成棋局把自己當棋手把小國當棋子,小國又何嘗不是如此?或者說,這樣講的人總覺得棋手好像可以把棋子任意擺來擺去,但事實上,絕大多數棋子都沒法子那樣「任意」──棋子有自己的功能和限制,棋局有自己的規則和路數,這些東西取決於棋手之間的默契,也取決於方方面面的實力。從這角度看,棋手不見得只有財大地大火力大的國家能當,小國也有機會反過來把大國當棋子操控,而大國不見得會知道。

或者我們不要講這種四兩撥千斤的奇妙技倆,就講小國一定會被大國主導的國際現實限制、沒法子改變好了──這也不表示小國沒法子在這種情況下替自己找到活路。

或者我們把範圍限縮到個人。

個人身處的家庭、族群、社會及時代,大多數不是自己能選的,除非投胎技術不錯,否則隨時局轉來轉去的多、掌控時局怎麼轉的少。也就是說,以個人而言,大多數人就是身處棋局的棋子,而有時連「棋手」是誰都搞不清楚──面對命運啊時代啊之類的巨大力量,總難把這些力量推給自己的磨難簡單歸咎到某人某事上頭,那是一堆人的算計與一堆事的連結所造成的,而這些算計可能完全沒料到連結之後會出現什麼景況。

所以重要的,還是在當棋子的情況下,怎麼確保自己平平安安撐到最後,最好還能吃香喝辣。

例如《鴛鴦六七四》裡的哨牙炳。

倘若你讀過馬家輝前一本小說《龍頭鳳尾》,會知道他在那本書裡本來就想講哨牙炳的故事,但先講了另一個角色陸南才的生平,這本才真的切入正題;倘若你沒讀過《龍頭鳳尾》,先讀《鴛鴦六七四》也沒什麼問題,因為就算這人看起來像是個被捲在混亂棋局裡的小棋子,每個人在自己的人生裡,都是主角。

重點在把命運和時代推來的那手牌打好。如果那手牌很爛,那就更該想法子打好。

把爛牌打好了,就算是目不識丁的苦力,也會成為與外國勢力結盟的一方霸主,就算是人生志願最高只是當個妓院老闆,也會成為混亂時代當中的一號人物。

無論是陸南才還是哨牙炳,他們都是棋子,他們都被擺布;但他們利用了自己的處境,從某個角度看,他們因此成了棋手。

這是審視香港一段過往切片講出來的傳奇,或者,我們可以把它視為香港或台灣這些地方的暗喻,甚或是這些地方與我們正在面對、未來也會一直面對的時局。

命運或時代都不是什麼善良的東西,它們給我們的常是「鴛鴦六七四」──牌九局裡的一副爛牌。

但這不表示我們不能把這局牌九打得瀟灑爽快。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酸言酸語的必要意義
  2. 為什麼那部片成為「大多數人都認可的經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