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無論是要佈置家居還是出國旅遊,這個時代有誰不做功課上網查找一些資訊?有陣子臉書或其他網站廣告不斷推送我正要找的資訊,剛開始還覺得頗毛骨悚然,不過看到朋友抱怨臉書不斷向他推送治療禿頭的廣告後,就感到欣慰許多⋯⋯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演算法是把殺豬刀⋯⋯哦不⋯⋯雙面刃,現在大部分網友都習慣臉書和谷歌透過演算法「客製化」地顯示動態時報或搜尋結果吧?畢竟,有了智慧手機後,隨身隨時可玩的東西太多了,精準推送資訊有啥不好?用人工智慧(AI)為我們把持生活上各種雜務,如果可以簡單,有誰想要複雜?

然而,有不少有識之士指出,大家在智慧手機的操控下,已經失去愈來愈多生活能力,換句話說就是變笨了!而且愈來愈宅,現在家庭或情侶聚餐,各自對自己手機發笑一句話也不說的場景,並不令人感到陌生吧?阿宅獨自用餐時一手滑手機,另一手夾到隔壁老王的菜,也不是純笑話而已吧?演算法創造的虛擬世界難道比現實世界更有趣?難道演算法讓我們更疏離?

演算法對大眾來說不僅是個「黑箱」,還有許多黑暗面,例如製造出愈來愈厚的同溫層,讓人沉浸在討拍和取暖的小泡泡中,不知今夕是何夕,在大難臨頭時還歌舞昇平,讓社會更分裂,更不利溝通等等。過去沒幾家媒體的年代,雖然被迫看著沒啥選擇的資訊,但好歹全民看到的東西好像差不多,現在分眾行銷細微到夫妻可以在同一網站上看到完全不同的資訊,不必同床也可異夢,搞得臉書比伴侶和老媽還瞭解自己的喜好。

近年各國政治上的紛擾,其中之一的共同點除了被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搞得七葷八素,還有敵國買通國內媒體及網軍,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各種滲透,如此似乎就能主導選戰,把民主國家的政局導向轉而對專制敵國有利!如此一來,究竟是人民在投票,還是演算法和駭客在投票呢?

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道出,死亡和稅賦是人生中的註定。在這個手機、社群媒體和搜索引擎泛濫的年代,我們還得再加上「演算法」。誠如死亡和稅賦,演算法似乎也深不可測,引人好奇也令人擔憂恐懼,莫忘世上苦人多。臉書和谷歌到底多麼所向披靡?閃開,讓專業的應用數學老師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讓我們見識一下演算法究竟是雄韜偉略還是金玉其外吧!

英國倫敦出生的瑞典烏普薩拉大學應用數學家桑普特(David Sumpter),借用他研究包括魚群及蟻群的運作機制、足球隊的傳球路線分析、社會隔離、機器學習及人工智慧等等的經驗,寫了這本《演算法的一百道陰影:從Facebook到Google,假新聞與過濾泡泡,完整說明解析、影響、形塑我們的演算法》(Outnumbered: From Facebook and Google to fake news and filter-bubbles – the algorithms that control our lives),讓你不需要蠟燭和皮鞭,就能百無禁忌地見識到演算法的特殊癖好和重口味。

雖然身為應用數學家,桑普特卻覺得有阿宅應用演算法尋找匿名街頭藝術家班克斯(Banksy)之舉實在宅到他也受不了,他指出那些阿宅搞了半天,卻沒用數學搞出更新的名堂,於是更想要用內行人的角色來告訴我們數學應用上的侷限。

充滿好奇心的桑普特為了寫這本《演算法的一百道陰影》,明查暗訪許多看似超厲害的網路和IT公司,用他的專業知識來拆解他們的招數,看看其中隱藏著什麼貓膩兒。2018年川普大跌所有主流媒體的眼鏡,輸了近三百萬普選票還能靠選舉人票當選美國總統,同年臉書就爆出與劍橋分析公司分享用戶個資的事件,讓劍橋分析公司能夠從中發掘出個人的政治傾向,以針對這些人投放量身打造的競選宣傳。由於川普的當選太令人感到震撼,讓他們和臉書頓時成了過街老鼠。

然而,當我們對演算法愈來愈感到無所適從時,桑普特為我們指出演算法的各種軟肋,讓我們明白那些伎倆都是應用數學的遊戲,和其他的科學工具一樣,也都有適用和不適用的範圍,真正理解這些IT公司如何蒐集資料、用什麼數學方法來分析、想要達成什麼目的,就不會一味擔憂害怕,也就不會落得成為「數俘」(Outnumbered)的下場。

例如似乎把美國政局搞得翻天覆地的劍橋分析公司,桑普特就戲稱它為「劍橋牛皮」(Cambridge Hyperbolytica)公司,認為他們唬爛的成份很可能大於數學上的嚴謹。只是川普的當選實在太突然了,劍橋分析公司此舉挑動了社會的敏感神經,難免讓人寧可相信陰謀論。

在美國,對演算法的其中一大批評是,用演算法評估犯罪風險會有所偏誤,比起白人,黑人假釋通過率顯然低了許多,在現在的政治氛圍下,更顯得歧視得太不道德。不過桑普特卻指出,人畢竟比演算法所知的更複雜太多,當不同的族裔存在太多的社經差異,就不可能要演算法公平,畢竟辦案的是人,餵給演算法資料的也是人,而決定要怎麼採信演算法的也是人。

好吧,即使是人造成演算法的歧視,那麼演算法操作人們情緒來達成某些政治目的,有可能是真的吧?要不然高雄怎麼發大財呢?桑普特認為,演算法對用戶情緒的操弄其實沒有媒體嘴炮得那麼大,反倒是媒體下的標題更能引發人們的情緒。我想,媒體煽動情緒可能自古以來就是如此,只是過去沒有網路加演算法,諸多問題不易浮現,所以現在的問題不見得一定是演算法造成的,這點我們得小心區辨。

演算法的一百道陰影》最後一部分,桑普特談論以演算法為基礎的AI。這一部分涉及較多的專業知識,看看AI究竟能不能成為我們人類的一份子。首先他讓我們見識AI的性別歧視,甚至成為種族主義者,可是這又回到前頭的問題:是誰讓AI學會性別和種族歧視?當AI用作機器學習的大量人類自然語言資料都充滿了各種歧視,上樑不正,下樑怎能不歪?

桑普特還用文學、電動遊戲等等測試AI的能耐,他認為AI要成為我們的一分子還遠著呢,他預測人類在很長一段時間仍是最具有智能的物種,而演算法只能閃邊看看要服侍的是整個社會還是少數特權分子。

就像前述,演算法是把雙面刃,它帶來許多史無前例的便利,也可能帶來空前的災難。誠如凱文.凱利(KK)在《科技想要什麼》(What Technology Wants)中的主張,科技會自我成長和持續進化。對抗和恐懼只會讓我們逃避現實而搞不清楚科技已走向何方何處,這樣反而對我們的社會不利,因為少數能夠掌握演算法的個人、企業或政府,將因此取得不成比例的巨大優勢和權勢。

所以,我們該對演算法設下「安全暗號」,討論我們社會能夠接受的底線,你情我願地好好調教演算法,才能玩得盡興啊!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它多了解你:

  1. 臉書指出,單身者的發文量多於交往中的人
  2. 【GENE思書軒】寧信假新聞、不理真專家
  3. 這本「讓人欲罷不能」的小說,竟是人工智慧演算法選出的?!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