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我決定趁年輕寫下這篇文章,以免老的時候反悔。

「一代不如一代」這種指責很常見,以臺灣來說,「現在的年輕人⋯⋯」起手,搭配對比句型「我們以前⋯⋯」補刀,是耳熟能詳的批評句型。把這些批評集合起來,不免讓人擔憂,八零或九零後的臺灣小孩到底出了什麼事。

不過,或許其實什麼事也沒有。想想看:2020年的長輩對年輕人有諸多抱怨,難道1990年的長輩就對年輕人滿意得不得了嗎?這個Reddit討論串蒐集了歷史上「老人批評年輕人」的各種說法,或許人類並不是在2000年後才開始「一代不如一代」,而是打從西元前就是這樣。

每個人都當過年輕人

如果人類大多傾向於認為晚輩的能力不如自己當年,這裡其實有個反思的契機。人的判斷很多時候依靠感覺,但感覺不見得準,假設我感覺年輕人不如我,我應該反過來想想:當我的長輩感覺我不如他們,我是否認為他們的判斷準確?如果我認為長輩對我的判斷不合理,我也應該懷疑有沒有額外的理由支持自己對年輕人的判斷。

如果「一代不如一代」是人類常態,代表人類兩千年來在許多重要的能力和美德方面逐漸走下坡。若是這樣,我們恐怕難以解釋人類在科技、知識和藝術上進展。兩個思考方向:

  • 如果人類素質越來越差,為什麼科技、知識和藝術會越來越強?當然,人類在歷史進程中確實遺失了許多技術和知識,但要在大尺度時間切塊當中,指出某個早期時空在科技、知識和藝術方面比某個晚期時空更厲害,應該還是滿困難的。十八世紀的歐洲人不知道怎麼蓋金字塔,但是他們有辦法治療天花。
  • 每個時間點的人類社會,都比過去累積更多科技、知識和藝術的結晶,並且(至少在十八世紀之後)比過去有更普及的教育。考慮到這些,較晚的人類社會似乎沒道理會培育出較差的人類。

當然,要評估人類整體素質是變好還是變差,不但需要界定素質的範圍和測量方式,也需要大規模的調查。然而,不管人類整體素質走向如何,為什麼我們常傾向於認為下一代比較差?

因為記憶偏誤

加州大學心理學家普朗可(John Protzko)和斯庫勒(Jonathan Schooler)懷疑「一代不如一代」來自某種重建記憶時出現的偏誤。當人回憶過往,大腦並不是在重播以前錄好的記憶影片,而是在用現有的元素重建過去情景。這兩位學者指出,如果人們是用自己的目前狀態來重建「我們以前那時候」,那目前愛閱讀的人就容易回憶起過去大家都愛閱讀。換句話說,當人們說「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愛閱讀,不像我們以前那時候」,被他們的心理機制拿來比較的對象其實不是過去的他們和當前的年輕人,而是現在的他們和當前的年輕人。

照這個假說,愛閱讀的人應該會特別認為年輕人不愛閱讀,聰明人應該會特別認為年輕人不聰明。在一些實驗裡,普朗可和斯庫勒印證了這些結果

因為規矩是上一代決定的

我們總是認為「一代不如一代」,另一因素可能是:社會常規是比較早存在的人訂的,這讓下一代比上一代容易「犯規」

例如,當年輕人掌握了對他們來說更有效率的溝通管道因而不喜歡講電話,老人的反應是這些人不認真、不禮貌。對於年輕人來說,為了小事打電話才不禮貌,不過他們尚未老到有資格決定社會的規矩。

當外在環境改變,社會常規或期待也可能難以適用於下一代。對六零年代出生的許多人來說,三十歲買房結婚是常識,但在他們的小孩三十歲時,房價已經漲到難以想像的數字。

社會常規也決定怎樣的生活稱得上道德。道德並非始終如一,而是會隨時代變遷,在世代間引發衝突。在道德觀轉換的前夕,改革派往往被視為不道德,例如過去支持自由戀愛的人、現在推動性解放的人,以及那些認為香菜是正常食物的人。然而如果歷史上少了這些「不道德」的人,現在我們還在女性裹小腳、只有成年男人才能投票的時代。與其他社會常規不同,道德的變遷不只讓社會更便利,也讓社會更公平和自由。

若廣義來想,可以把社會常規理解成不只關於我們應該如何行動,也關於我們該怎麼評價事物:什麼好什麼不好、什麼美什麼醜。如此一來,就很容易想像世代衝突發生在打扮和衣著上。有種說法是,人的音樂品味容易定型在十四歲左右,若是如此,就可以理解為什麼人容易抱怨「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知道在聽什麼東西」。

因為話語權不對等

「一代不如一代」這種評語要盛行到成為一種現象,除了觀念上需要有人如此相信,實務上也需要有夠多時機讓這些人發表想法並引起注意。假設在社會上長輩批評晚輩的機會比反過來的機會多,那麼,「下一代不如上一代」出現的頻率比「上一代不如下一代」多,並不奇怪。

如果粗略刻畫,許多人的話語權應該是從求學階段逐漸累積,並在壯年期或退休前後達到最高點,大家在不同時間點開始爬山,可以預期不同年齡的人會在同一時間持有不同等的話語權。話語權也有社會功能,在社會合作體系裡,老師和管理階層的工作就是指導學生和下屬,假設前者多半比後者年長,那我們可以說,現有的一些分工結構,不但讓年長者有權力批評年輕人,也讓他們有責任這樣做。

當然,沒人喜歡受到批評,特別是當這些批評背後預設了自己反對的社會常規或道德教條。有時候年輕人覺得長輩食古不化,長輩覺得年輕人不受教,是因為他們一起面臨了要不要變遷特定價值觀的時代關卡。這是為什麼我認為前述討論有重要意義。當我們了解「一代不如一代」這種說法在心理上、價值觀上、話語權上的來源,我們會更有機會反省自己的判斷,讓歧見有機會促成討論,而不是各說各話的互相說教

※感謝石貿元、柏木伊織、pingtallPTK和阿條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年輕人不喜歡講電話──有什麼問題嗎?
  2. 為什麼無知的人往往愛說教?說教者的三個特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