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台灣越來越重視思辨和論說。2018年開始學測國文寫作一反過去抒情散文的傳統,改成「知性」和「情意」兩大題,其中「知性」大致上就是寫論說文,考驗學生理解資料、建立論證、說明理由的能力。現在的高中生,除了散文、小說、新詩的文學獎,也有論述型的獎項可以參加,如師大持續舉辦的「人文經典會考」、Mplus和文化部舉辦的「青少年評論文學獎」,以及過去這個專欄介紹過的Phedo哲學獎

第一屆Phedo哲學獎目前已經評審完畢,身為評審之一,我前幾週花了很多時間讀同學們的文章,和其他老師討論優劣。作品有好有壞,這很正常,但我發現讓我覺得特別可惜的並不是那些寫得完整明確但論點很普通沒意思的作品,而是那些從文章裡可以看出作者的心思和興趣,但礙於寫作能力而無法表達的作品,像是哲學家的靈魂被困在寫作訓練不足的軀殼裡。

不只參加哲學獎會需要人寫論說文,課堂報告、小論文,甚至網路筆戰可能都需要。我從這次審稿和過去經驗,整理出一些高中大學生寫論說文常犯的錯誤,這些例子都調整過,並非實際案例,大家可以參考看看,希望能幫上老師和同學們的忙。

🍓 誤以為引用有說明力

或許是基於過去的作文觀念,有些學生喜歡引用名言,似乎認為這可以讓文章更有說服力或價值。有時候引用能做為點綴或註明資料來源,但你不能期待藉由引用來取代自己該做的說明。

在論說文裡,你需要證明你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並且說服讀者你的結論有好理由支持。引用專家名人話語,通常對於說服沒幫助,因為:

  1. 其實不管你要主張什麼,幾乎都可以找到專家名人言論來支持,而論說文考驗的不是你找名言佳句的能力。
  2. 引用卻不說明,無法顯示你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你應該嘗試用自己的話說明立場和推論,而當你這樣做,你會發現那些引用的話語,只是白白佔去你本來可以用來說明的字數。
  3. 若你介紹的是別人的論點,當然應該把 credit 歸給人家,你可以簡單的引用,或者用註解註明出處。

🌶 濫用成語和修辭

過去的作文觀念也強調成語和修辭,但這些元素通常會讓論說文更差而不是更好。

使用冷僻成語能顯示你對古中國文學的了解,但不會提高文章的表達力。那些到現在還在鼓勵學生學成語的家長和老師,可以思考一下這件事:讓你的小孩學一些現代幾乎沒人使用,懂的人也很少的片語,到底是為了什麼?

如果你的小孩要學英文,你自然會覺得他應該先精通現代英文使用者最常用的那些單字和文法,能夠流利運用,行有餘裕,再去學比較冷僻的用法。你的小孩中文有很流利嗎?為什麼學英文的時候大家都接受的觀念,到了中文領域會顛倒過來?使用冷僻成語會降低文章的評價,因為論說文考驗的是把東西寫得容易懂的能力,而不是反過來。

修辭本身不會是加分項目,在論說文裡也有「美感」概念,但跟文學散文可能不同,並且跟作文一定不同,一篇論說文可能會因為恰到好處的案例而漂亮,或者因為簡潔有力的結尾而漂亮,但不會因為作者用了很多國文課教的修辭法而漂亮。

🍊 用行話卻不說明

所有領域都有行話,以哲學來說,像是:「理型論」、「決定論」、「顛倒光譜」之類。在特定領域寫東西,你可能覺得老師(或評審)應該懂這些行話的意思,所以不用特別說明,但是:

  1. 老師需要的不是他懂,而是藉由你寫的東西來看出你懂不懂。
  2. 有些詞彙有歧義,像「二元論」、「理性主義」之類。如果你沒給出足夠說明讓老師知道你用的是哪個版本,這恰好顯示你的理解不充分。

行話的存在主要是為了討論方便,讓論文不用寫到一百頁,讓研討會可以及時結束。行話能表達的東西,用一般詞語也能表達,而且在學術討論之外的地方這樣做,會更能顯示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

🍉 選擇簡單的問題版本

就算給定了論說文的題目,寫作者常常依然有調整空間。例如,「道德是相對的嗎?」這個問題要怎麼回答,當然部分取決於「相對」是什麼意思,每種意思會對應到一個問題版本,太難的版本不好處理,太簡單的版本,則無法展現你的實力讓評審加分。

像是如果你把「相對」定義成「每個人有不同意見」,那道德當然是相對的,只是在這種情況底下連科學也會變成是相對的。在這種意義上支持道德的相對性,誰都能辦到,沒辦法顯示你在思考上的厲害獨到,甚至可能讓你提出來的論證顯得很多餘。

🥝 缺乏路標(signposting)

一篇好讀的論文,能讓人一眼就看出每個段落和語句扮演的角色。哪幾句話在說明問題、哪幾句話介紹了你對手的意見,哪幾句話在回應哪個段落提及的說法等等。

要做到這些,方法很多。清楚的小節標題、條列式、段落之間的承接語句(「不同於先前XX的看法,我認為⋯⋯」、「許多人支持XX,不過有兩個反例值得注意…」)之類的東西都會有幫助。
若路標不夠清楚,讓讀者無法讀懂文章,或者誤讀文章,都會降低讀者對文章的評價。

🍆 使用驚嘆號

大部分你會想用驚嘆號的地方,其實都不值得驚嘆!

🎂 低估說明和表達的重要

許多學生似乎覺得只要提出的想法本身夠好,就足以得到好分數,但其實對想法的說明和表達更為重要:

  1. 若你在文章題目涉及的領域算是初學者,你不太可能真的提出什麼洞見,因為多數想法都有人想過了。
  2. 不管是小論文還是報告,都考驗你分析問題、建構論證的基本功。你需要用具體、明確、簡潔、簡單的說明,來顯示你真的能駕馭你選擇的題目和你發想的東西。
  3. 很多看起來很棒的洞見,其實問題是出在細節上。如果你的說明和表達不夠完整,其實是看不出來想法有沒有問題的,而這種作品對審稿者來說,會歸類於「想法很有趣(禮貌說法),不過似乎想得不夠多」。

🧀 不夠明確、具體、簡潔、簡單

牛津學者 William MacAskill 在〈how to do well in philosophy〉這篇文章裡整理了四個寫作要點,他的文章是針對哲學研究生,不過一般論說寫作其實也都適用:

  • 明確(X)效益論旨在增加快樂。
  • 明確(O)效益論是個道德理論,主張我們總是應該選擇能極大化所有有感覺生物的福祉的行為。
  • 具體(X)效益論不合理,因為它有時候會要求我們為了更大好處去犧牲人的權利。
  • 具體(O)效益論不合理,因為它會要求我們殺掉一個人,用他的器官救其他五人。
  • 簡潔(X)若有任何地方你需要進一步的說明、確認或討論,我們很樂意藉由電話聯繫來提供更多細節。
  • 簡潔(O)若有問題可以打電話給我。
  • 簡單(X)社會中的個體常藉由視覺符號途徑來獲取資訊。
  • 簡單(O)人們會閱讀。

從 MacAskill 的整理,我們可以延伸消化一下:

  1. 「明確」和「具體」的區分:一個強調提供夠多界定來讓別人掌握你談論的範圍,另一個強調在這樣做的時候可以適時舉例。
  2. 「簡潔」跟「簡單」的區分:一個強調不要說廢話,一個強調沒必要的時候不要用看起來比較高深的詞。

🍅 我該怎麼練習寫作?

除了檢查有沒有上述缺點,要讓寫作進步有個很簡單的方法,就是請人看文章給你建議。我自己平常寫稿也會用google doc直播,大家給的意見都很有幫助。

關於論說文寫作,若想進一步了解指引,我推薦兩本書。日本哲學家戶田山和久的《論文教室》是很完整的寫作書,該有的內容都有,並且有趣好讀。在我跟朱宥勳合寫的《作文超進化》裡,我們分別介紹了論說文和抒情文的入門方法。

※感謝鄭丁嘉和葉多涵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安伯托.艾可:學位論文該花的時間最短半年,最長三年
  2. 從論文寫作到吵架策略的實用祕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