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日前因電商雙十一折扣,導致消費者能拿到的優惠價,幾乎低於獨立書店進貨價,再度讓實體書店面對電商平台折扣戰的先天弱勢、圖書統一定價制等討論,浮上台灣書市檯面。

事實上,這些是出版業存在已久、卻始終未有定案的問題。而今年全球各地面對疫情,封城、宵禁等一連串防疫措施,不僅改變民眾的日常,獨立書店的生意更是首當其衝,甚至連巴黎左岸知名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也難以倖免。

日前莎士比亞書店發送電子郵件予所有讀者請求協助,「如同其他許多獨立經營產業,我們也在水深火熱中掙扎,試著在鉅額虧損裡力求生存,」並直言若有讀者願意伸出援手、透過網路訂購書籍,他們將對此心懷感激。

1919年,希維亞.畢奇(Sylvia Beach)創立莎士比亞書店,在二十世紀初,這間書店是許多作家如史考特.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艾略特(TS Eliot)、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等造訪之地。

1951年,喬治.惠特曼(George Whitman)將書店轉為如今我們所見樣貌,當時包括作家詹姆斯.鮑德溫(James Baldwin)、勞倫斯.達雷爾(Lawrence Durrell)、 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阿內絲.尼恩(Anaïs Nin)等都曾是座上嘉賓。
惠特曼將這間書店定義為「偽裝為書店的社會主義烏托邦」,讓旅人、貧窮的作家以類似打工換宿的模式,將書店作為歇腳處。據聞自書店營業以來,有超過三萬人都曾於此地暫留歇息。

然而,存在百年的莎士比亞書店自今年三月起,銷售額已減少近百分之八十。

「我們不會關門,但我們的積蓄已快用罄,」惠特曼的女兒希維亞.惠特曼(Sylvia Whitman)告訴《衛報》(The Guardian),自首波疫情開始,銷售就大幅下跌,過往的積蓄,也在長期虧損下幾乎用盡,儘管接受政府紓困方案的協助,卻仍入不敷出,租金已遲交許久。

面對嚴峻情況,莎士比亞書店也推出「莎士比亞書店之友」會員制,試圖度過難關。讀者們可選擇方案中四十五、九十、兩百五十、五百歐元四種金額訂閱,或依心意支付低於四十五或高於五百歐元的金額,對應不同金額,將每季收到文字、音檔、影片等不同形式的原創內容,包括作家所撰寫之詩句、由知名演員朗讀的故事等。選擇五百歐元方案者,更將收到由大衛.艾格斯(Dave Eggers)繪製的專屬素描肖像畫、或尼爾.蓋曼(Neil Gaiman)的手繪塗鴉。

而自公開求援以來,訂單如排山倒海而來,更有一名過去曾於書店打工換宿者一次下了一千歐元的訂單成為「莎士比亞書店之友」,「我認為這將給予我們實際助益,使我們能面對下個挑戰,」惠特曼表示,「我們之前沒有公開發表過任何言論,因為我們知道所有人都處在困境中。我們只是想請人們幫助我們、做我們正在從事的行業——也就是賣書。但我們不願只說:『打開錢包,給我們錢。』我們想告訴讀者的是『在我們的書架上,有一些可愛、稀有的書籍,如果您願意購買、得到它們,您將為此驚豔。」

如今,為消化大批湧進的訂單,莎士比亞書店已暫時關閉線上購物,預計於12月1日重新開放,「我們對大量湧進的支持深受感動,也正在努力加快後續寄送事宜。由於團隊人力迷你,加上需遵守防疫規範,也許會花上幾週時間。」如公告中所言,這間存在近百年的書店,正用自己的方式,盡力挺過疫情風暴。

而莎士比亞書店公開求援的舉動,並非個案。

紐約標誌性的老牌獨立書店Strand bookstore同樣採類似舉措,日前該書店公開表示,疫情導致的「人流下降、旅遊觀光人潮大幅銳減、幾乎無法在書店內舉辦任何活動,」讓這家擁有九十三年歷史的書店幾乎無法生存,「我們正處在危急存亡的時刻,」南西.巴斯.懷登(Nancy Bass-Wyden)坦言,相較於2019年,今年收入下降近百分之七十。而在對讀者公開求援後,書店在單個周末便收到兩萬五千筆訂單,價值近二十萬美元。

在世界的另一端,印度獨立書店The Book Shop同樣面臨挑戰,而他們自復工以來積極轉型、多管齊下,試圖扭轉實體書店的弱勢,在疫情中力求生存。

The Book Shop於1971年由KD Singh(本名為Kanwarjit Singh Dhingra)創立,KD Singh為當地知名書店經營者,更被譽為「保有良心的書商」(The bookseller with a heart)。經過近五十年的時代遞嬗,該書店仍保有創立初衷:為所在城市中讀者的天堂。這間位於喬巴格市場(Jor Bagh Market)轉角的書店,如一盞不滅的燈,長期作為當地人繁忙日常中的喘息之處,也是文化推動的關鍵角色。

疫情前,The Book Shop經常邀請如阿蘭達蒂.羅伊(Arundhati Roy)、托尼.約瑟(Tony Joseph)等作家舉辦「作者之夜」(Author Evening)對談講座。而上ㄧ場講座是2019年10月,她們邀請印度記者作家Snigdha Poonam,談論她的新書《夢想家》(Dreamers: How Young Indians Are Changing the World),與那些渴望在社會上找到身份認同、一席之地的滿腔熱血侃侃而談。

當時他們從未想過,那場講座將是近期以來最後一場。

今年三月下旬起,印度實施全國封鎖,當時The Book Shop便採取一連串措施,包含提前向出版社下訂書籍做為儲備庫存、說服出版社印刷如卡門.瑪麗亞.馬查多(Carmen Maria Machado)、布里特.班尼特(Brit Bennett)等作者的作品。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希望帶給讀者從未見過的書籍,在復工後盡可能提供更多選擇。

The Book Shop現行團隊由四人組成,但因疫情管制影響,復工初期幾個月,只有Mahika Chaturvedi與Sonal Narain兩人能正常至書店工作。而在放寬防疫限制後,他們大約花了七個月,才讓一切回到正軌。

復工後,The Book Shop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恢復過往的按月策展,利用耳目一新的陳列架,向讀者宣告他們已重返工作崗位。而在最初幾個月裡,由於邊境管制使庫存難以送至書店,先前訂購的書籍便派上用場。6月份,印度郵政與快遞陸續恢復服務,The Book Shop開始在每次寄出書籍時,利用Padlet互動地圖紀錄每筆訂單的目的地,並發現到了7月時,他們幾乎已將書籍寄往印度全國各邦,「無論人們身在何處,我們都可以將書寄給讀者,這是我們的榮幸。」

除了寄送書籍,The Book Shop更積極使用社群軟體Instagram與讀者對話,儘管Mahika Chaturvedi與Sonal Narain坦言,他們其實是不愛使用網路的人,但意識到在疫情影響下,社群頁面不該只作為公告欄,曝光新書訊息、活動等,而是需精心規劃、盡可能將書店內的體驗帶至線上,促使讀者積極參與、互動,讓書店裡的書能傳播至更遠的地方。對於不使用社群媒體上的讀者,The Book Shop則透過每月電子報聯繫,盡可能維持與讀者密切互動,並藉由讀者反饋,譬如分享自己喜歡的專輯、電影等,The Book Shop也根據受眾興趣推薦書單、策展,將書店定位為文化交流的場域。

在他們的積極構思與讀者支持下,The Book Shop復工後七個月間,成功將書店轉型,更能適應疫情下的各種變化,並持續創新、深化多方合作,希望帶給讀者全新體驗。

今年7月,當Netflix《如意郎君》(A Suitable Boy)改編影集上線時,The Book Shop由出版商Aleph Book Company協助、說服原著作者維克拉姆.塞斯(Vikram Seth)替該店簽書。德斯潘德(Sudhanva Deshpande)、艾拉.穆克霍蒂(Ira Mukhoty)、阿隆達蒂.羅伊(Arundhati Roy) 等作者,在自己的作品出版後,也十分友善地造訪書店、替書籍簽名。此外,The Book Shop持續與Mahesh Rao、Richia Kaul Padte和Karuna Ezara Parekh等作家合作,編排一系列精選閱讀書單,藉由作者慷慨分享的推薦讀物,他們也能反饋讀者全新的推薦書單。

「印度人熱愛閱讀,我們所從事的工作,正倚賴著全國上下對閱讀的熱切,如果說我們從今年的經驗中得到了什麼,那必定是讀者回報給我們的滿滿誠意。」Mahika Chaturvedi與Sonal Narain在採訪中說道。

然而,他們坦言仍有不少難關必須面對。

「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出版商對獨立書店缺乏系統性支持、以及印度年久失修的法律規範,」兩人直言,幾乎每間印度出版社的官網都列出電商網站如Amazon和Flipkart的連結,供客戶購買書籍,卻從未加上可供購買的獨立書店聯絡資訊。印度法律中進口權的限制,也導致書店無法販售尚未在英國發行的書籍,但該法卻不適用於網路平台。此外,印度法律缺乏保護本地書店的條款,譬如法國禁止書籍售出之折扣大於出版商定價的5%、禁止電商平台免運費寄送書籍,德國更實施圖書統一定價制,保護本國獨立書店,在大環境下能有與平等競爭的機會。

「我們書店的小團隊永遠都在這裡,與我們的貓一起,戴著口罩,微笑迎接親愛的朋友們,試圖將正確的書送到讀者手上,無論他們身在何處。」一如The Book Shop對讀者們的承諾,每間獨立書店都用自己的方式,奮力地從惡劣大環境找到出口、與讀者對話,讓自己成為閱讀、文化場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資料來源:

  1. The many ways in which Delhi’s The Bookshop reinvented itself during the pandemic
  2. Legendary Paris bookshop Shakespeare and Company begs for help in pandemic
  3. A YEAR-LONG MEMBERSHIP PROGRAM TO SUPPORT THE BOOKSHOP
  4. The bookseller with a heart

那些獨立書店:

  1. 疫情下的美國獨立書店日六週年:書店互助、作者支援、讀者參與,以及尋找威利!
  2. 走進書店,等一杯咖啡,拿到一本書──莎士比亞書店再起!
  3. 成功轉虧為盈!英水石書店經營者:賣書已經在做功德,別讓店員不開心
  4. 【2018華文朗讀節】在到達夢想之前,先經過一家書店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