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其實在我那個唯有讀書高的年代,對未來職業的想像是很狹隘的,」「哇賽!心理學」創辦者與總編輯蔡宇哲,從小被要求念書,當時心裡想的出路,就是念書的最高級——成為科學家。對照如今,蔡宇哲扮演的似乎是日常裡的科學家,走出高聳的學術象牙塔,用文字、影音,把科普知識變得簡單易懂。

但踏入心理學領域,並不在他最初規劃內,而是轉了個彎的結果。

蔡宇哲五專時讀電子專科,看似與心理學八竿子打不著,但當時參與辯論社,意外成為接觸心理學的起點。「那時候會接觸許多和人相關的議題,進而對與人息息相關的心理學產生興趣,」五專畢業後,蔡宇哲正考慮是否該轉投入心理學研究時,利用在病房照顧家人的空檔,花三天時間,讀完一本大學心理學系的教科書,確認自己有一定興趣,這才轉投入心理學領域。

心理學是溫柔同理、換位思考

「其實學習心理學帶給我最大的影響,不是把理論應用在人身上,而是把這些科學理論內化到自己身上,讓我可以更覺察、了解自己,也更具備同理心,能更溫柔地同理別人、換位思考,」蔡宇哲指出,學習心理學讓他永遠都能看到第二種選項,好比帶著年幼的女兒回家時,起初他總直觀認為該取最短直線路徑,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返家,「但女兒就想順便去公園玩啊,她要的不是最有效率,而是最快樂啦!」一談到女兒,蔡宇哲臉龐泛起溫暖笑意。

心理學讓蔡宇哲看到更多可能性,也更理解人的多元與多面向性,「每個人都是像鑽石一樣的多面向,」蔡宇哲坦言,以專業角度來看,網路上各式各樣的心理測驗,幾乎不可能完整涵蓋一個人的所有面向,「而且在不同情境下,你的選擇可能也有所不同,」蔡宇哲認為,在信度與效度不足的情況下,心理測驗只能代表某種狀態,無法真正透視一個人,「就像智力測驗也不等同證明一個人的智商,智力涵蓋的範圍究竟該包括什麼?就像你很難判定空間感和智力有沒有關係,而智力測驗分數越高、就一定越聰明嗎?所謂『聰明』又是指什麼?」

蔡宇哲的提問,反映許多事情都是無法非黑即白、簡易切分的,科學亦如是。

蔡宇哲認為,科學並非簡單二分法、真假對錯的判定標準,也並不是同一套科學理論就能涵蓋、解釋所有現象。「像許多人在談的『內在小孩』,的確是心理學用來建構人的理論之一,但不是所有現象都可以用『內在小孩』來說明,」蔡宇哲笑稱「問題還是要解決,你不能每次都用『內在小孩』帶過。」

「科學是可被檢驗的、具有可否證性(Falsifiability),也就是我們能夠確認、可以說你是錯的,」蔡宇哲坦言,一般大眾似乎將科學想得極為簡單,彷彿只要與數據、統計沾上邊,就在科學的範疇內。「數據的確是一種檢驗的工具,但不代表有數據統計就一定是科學。」

蔡宇哲在做的,正是讓艱澀難懂的科學變得平易近人,將心理學知識帶入大眾日常生活情境中。

讓知識更有力量

「我仔細思考後,認為離開學校,可以接觸到更多一般大眾,這對我真正想做的——推廣、傳遞心理學是更有幫助的,」蔡宇哲離開原先任職的高雄醫學大學心理學系,創辦「哇賽!心理學」、開設 YouTube 頻道、Podcast 節目、經營 Facebook 與 Instagram 等社群平台,讓心理學深入生活情境,成為能侃侃而談的日常。

除了文字、影音,聲音似乎成為時下傳播內容的當紅形式,譬如近期蓬勃發展的Podcast、Clubhouse 等,「以前用聲音傳遞內容大概就是廣播,但廣播早已開始走下坡,現在又以 Podcast、Clubhouse 的形式由黑翻紅,這個發展滿奇妙的,」但就蔡宇哲觀察,用聲音傳遞知識內容,或許是必然。「過往讀者在我們泛科學上單篇文章停留時間平均只有幾分鐘,但在 Podcast 節目中,卻有極高比例的聽眾會把二三十分鐘的節目全集聽完,甚至重複聽,」當視覺上的眼球戰爭,逐漸延伸至聽覺時,蔡宇哲觀察到,科普知識的傳遞,其實相當適合以聲音為媒介,「其實思考是很語音的,你就像是在大腦中和自己對話,」透過聆聽,我們可以解放雙眼、雙手,純粹在腦中思考議題,吸收效率可能更佳。蔡宇哲也期待未來透過 Clubhouse 等媒介,能發展出更好的線上座談形式,讓互動更直接、零時差。

「會想接觸心理學的人,大多是希望理解他人的,」與心理學溫柔同理的特性相符,蔡宇哲認為自己的粉絲大多性格良善,但經營內容與社群,仍無法避免和部分粉絲在某些議題的立場衝撞。

「我有集 Podcast 節目在談 Netflix 上《智能社會:進退兩難》,自然提及許多社群網路潛在的負面影響,卻有聽眾留言評價,說我不該妖魔化社群平台,」蔡宇哲略顯無奈;另一次,他與律師黃致豪共同專訪電影《我的兒子是死刑犯》導‪演‬李家驊,談及死刑犯與其親人所面對的心理折磨,卻被抨擊「為什麼要替死刑犯說話?」

「但這世界本來就該傾聽各種不同的聲音,」蔡宇哲談及《我的兒子是死刑犯》電影裡講述三個死刑犯的故事,並以加害者親屬為切入點。其中一個案例裡,該死刑犯選擇用每日攢下的橡皮筋,在牢內自縊身亡。蔡宇哲直言,現行死刑制度下,死刑犯無法確知執行死刑的日期,「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明天。你可能等十年,也可能只剩下一天。」看不到盡頭的絕望與壓力,除了是對死刑犯,也是對其家屬的心理折磨。

除了結合心理學專業知識,傳遞不同切入觀點,面對內容選材,蔡宇哲還有自己心中不能打破的原則,「我比較不喜歡跟風、跟著大家都去消費風頭上的特定事件或人物,」也許是心理學的溫柔同理,讓蔡宇哲的目光不只擺在追求流量,「要能形成正向的影響力與討論,我才會去做這件事。」儘管目前仍是偶爾人力不足的一人作業,蔡宇哲的「哇賽!心理學」將持續秉持原則,讓科學走向日常,讓知識更有力量。

👉🏻 「哇賽!心理學」蔡宇哲店長選書

「哇賽!心理學」:

  1. 到咖啡廳寫作是假文青?心理學實驗這樣說⋯⋯
  2. 為什麼馬上會被揭穿的抹黑文會這麼流行?
  3. 不會吧,怎麼每次打開電視就掉分?
  4. 每到一處就急著拍照上傳,反而會削弱你對景點的記憶?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