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大約十年前,一個戲劇系教授辭了教職,搬到台北市臥龍街一帶的一戶公寓單位獨居。

這個教授,嗯,前教授,姓吳,單名一個誠字,看很多事都不爽──這是他離開學校、劇場以及家庭的原因之一,但不見得是唯一原因,吳誠幹很多事都是因為一時情緒激動(或者喝得太多),事後嘴上不認錯,心裡很後悔。

孑然一身的吳誠印了新名片,頭銜是「私家偵探」。別把他想成徵信社,徵信社有的資源和規矩他都沒有,話說回來,台灣根本也沒有這類執照。吳誠沒有警務背景,沒有強健體魄,想當私家偵探,純粹是因為他讀多了推理小說,想當偵探。

要說這事可能也會被劃歸在吳誠「一時衝動」的長長清單當中,但他鎮日閒晃,還真有了樁委託上門;要說他認為自己不是徵信社(事實上也真的不是),這委託又有點像該去找徵信社。吳誠雖然嘴巴賤愛酸人,但腦子其實很清楚,查清楚了這樁委託之後,發現自己莫名被捲進另一樁案子,還因此被請進警局──第二樁案子比第一樁委託大多了、危險多了,而且吳誠不是受託的偵探,更不是福爾摩斯那種接受警察請託的顧問,而是嫌犯。

這是《私家偵探》的故事,發生的時間地點就在21世紀初的台灣台北市,出場的人物就是我們熟悉的日常鄰居:計程車運匠、修車行黑手、管區派出所員警、公家單位職員⋯⋯但吳誠又諷刺又自嘲的幽默敘述帶我們發現台灣少見的犯罪手法,兼具在地的特色以及推理類型的趣味。

私家偵探》是紀蔚然2011年出版的作品,也是他的第一部小說;身為國內知名的劇作家及戲劇教授,常會有人把主角吳誠視為紀蔚然的分身,不同的是紀蔚然並沒有離開教職(他那時在當系主任)、沒有離開劇場界(寫完《私家偵探》後不久他還交出全新劇作),沒有獨居,而且《私家偵探》出版之後,紀蔚然一連十年都沒寫吳誠,也沒寫任何小說。這本引起許多迴響及討論的有趣小說,彷彿是劇作家一時興起的遊戲之作,試過之後就沒有再碰的興緻。

誰想得到,十年之後,2020年,《DV8:私家偵探 2》出版,吳誠回來了。

現實過了十年,小說裡只過了兩年。因為《私家偵探》裡的案件餘波盪漾,吳誠搬離臥龍街、遷往淡水,認識了新朋友,甚至可能要開始談戀愛。一樁聽來有點不可思議的尋人委託找上門來,吳誠解決事件之後,總覺得自己能做的應當更多;而在越陷越深之後,吳誠竟然發現,自己也開始觸及自己不怎麼想要碰觸的、與自己過去相關的糾結。

一樣的在地風味,不同的精采案件,一樣的尖酸幽默,但這回更多了許多關於人與生命的思考。

「DV8」是小說中一家酒吧的店名,也是故事發生的起點,唸做「deviate」,意即「偏離」,像酒吧常客那樣想在日常裡有點小小出格,所以走進酒吧,或者像吳誠這樣偏離生活的常軌,卻意外找到真正的重心。

讀小說的經驗,也是如此。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就算生活在這個孤獨的世紀
  2. 他是絕對反派的象徵。但這不是他一個人辦到的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