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一場百年一遇的疫情,讓我們習慣戴著口罩過公共生活。在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2型(SARS-CoV-2)肆虐下,各國陽光青年也成了阿宅,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都有很大的變動,戴口罩已經算是小事了。

甭說疫情警戒升至三級,只要外出就一定要戴口罩,去年許多朋友早就開始自動在各種場合戴起口罩。據說不少朋友戴上口罩後,才發覺原來不必化妝,可以省去多少時間和金錢⋯⋯可是對很多朋友來說,最不方便的,可能是手機認不出主人,大庭廣眾下又不方便拉下口罩來配合手機。

雖然我們可能比智慧手機的人工智慧(AI)聰明些,但我還是常常發生在路上遇到學生或同事,因為他們戴了口罩一時沒認出的尷尬,後來更搞笑的是,我有學生終於在去年下半年疫情和緩時脫下口罩,我反而認不出來。我到現在都沒見過某些導生拿下口罩的樣子,以後更不可能認出沒他們⋯⋯

我可能就是天生臉盲吧?有時候和老婆一起在家追劇或看電影,老婆都明確指出了誰誰誰演過我們剛看過的某某片,我還一直狀況外到劇終,看到演員名單才激動地說原來他/她演過OOXX,常讓老婆感到莫名其妙。其實,要認出人臉並不是件簡單的事,人腦快速地在各種裝扮下快速辨認出熟人,是我們演化來的強大能力,現在AI甚至還會常被一些雕蟲小技騙過。

不止人類,許多靈長動物的臉部也毛髮較稀疏,這很可能是因為在演化上,顯露出更細微的表情變化來暗示對方自己的情緒狀態,有利於社交生活,如此一來,我們似乎也該更擅長判別他人的表情故事吧?但是我們彼此在口罩的遮蔽下,錯過了多少第一印象和社交訊息呢?

這場疫情還是會有結束的一天,我們遲早又要以真面目示人。疫情結束後,大家都摘下口罩,你該從面相得知什麼重要資訊?這本《顏值:從第一印象到刻板印象,臉孔社交價值的科學解密》(Face Value: The Irresistible Influence of the First Impressions)會提供你清晰的科學洞見。

顏值》作者亞歷山大.托多洛夫(Alexander Todorov)桃李滿天下,在《顏值》中,可以仔細讀到他和弟子們開創的有關顏面心理學的各種一手創新研究。他也是一位很優異的科普作家,在《顏值》中,可以充分感受到他的好奇心,還有對研究的熱誠。

托多洛夫現在任教於美國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曾是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同時也曾是普林斯頓神經科學學院及威爾遜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成員。他對於第一印象的研究廣受全球國際媒體報導,其中包含《紐約時報》、《衛報》、《紐約客》、《每日電訊》、《科學人》,以及美國公共電視台和國家公共廣播電台等。他在保加利亞出生並長大, 當共產黨倒台時,他是索非亞大學大一學生。1995年他在英國牛津大學學習一年,1996年他移居美國並於1998年在紐約市新社會研究學院獲得碩士學位,並於2002年在紐約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我們在看到某些阿宅面孔的幾分之一秒內,就會形成所謂的印象。在極短的時間內,我們幾乎憑直覺,就形成了一個關於一個人的性格、支配力、善良與否、開放性和無數其他特徵的念頭和想法。 托多洛夫已經研究了有關我們對面孔第一印象的心理學很多年,他在《顏值》中指出,我們會這樣做是天性使然,但我們基於第一印象做出的判斷可能完全愚不可及。

顏值》開頭爬梳了西方面相學的歷史,把某些面部特徵與特定的性格特徵聯繫起來,是我們古老的偏好,於是就產生了面相學,這是一種可以追溯到亞里士多德的偽科學。古希臘哲學家認為動物的性格表現在牠們的特徵上,與這些動物相似的人具有相同的特徵。根據亞里士多德,膽小的動物如鹿、兔子和羊有柔軟的毛髮,南方阿宅也有柔軟的毛髮。所以,南方阿宅是懦弱的。 後來,古代偽科學還聲稱他們可以僅通過面部分析確定誰是罪犯。

聽起來很宅嗎?事實上到了二十一世紀,還有人設立公司提供面相做性格分析的服務咧。然而,現在我們知道了愈多,就愈不敢肯定了。現在,科學家能用軟體合成人臉模型,改變不同的參數並觀察這樣如何改變人們的感知。 儘管我們從小被教導不要以貌取人,可是卻常常不知不覺中被第一印象牽著鼻子走。

作為高度社會化的動物,人類需要能夠識別社群中的個體。所以我們在人腦中演化出一個複雜的面部識別系統。只要大約兩百多個神經元,就足以立即識別任何阿宅的面孔,並產生可以維持數十年的記憶。我們在襁褓中就能夠快速產生第一印象,並且爬向「值得信賴」的臉而不想面對「不可靠」的面孔。然而,我們也為各種第一印象付出了慘痛代價,例如投票給面容帥氣的政客甚至還讓他連任,結果卻一再證實他唯一擅長的是「無能」,或者死亡之⋯⋯而看起來能幹的CEO,靠的不是業績而是樣貌,坐領高薪把企業搞得七葷八素的,也不算新聞吧?

用修圖軟體(傳說中的PS)來簡單地、幾乎不會引起注意地修改一個阿宅的下巴,就可以讓政治家看起來更自信或更能幹(我什麼時候可以下載這種APP來自拍啊?)。即使是我們以為自己根本不考慮的東西,比如面部反光等等,居然也會使面部看起來更順從或更具支配性,甚至還可以使一張臉看起來更值得信賴或更加危險。男性化的面孔似乎天生更強勢,而女性化是平易近人的。改變嘴形、眉弓或前額高度對第一印象的影響不勝枚舉。

儘管我們非常重視面孔帶來的訊息,但我們其實拙於利用它們做出正確判斷,一般人幾乎不清楚哪些特徵會影響我們的判斷。妙就妙在,我們的面孔在一天內就可以動態地發生諸多這些變化,要應面容判斷一個陌生阿宅的各種資訊,和賭博無異!

我們老祖宗生活在周遭多半是熟人的部落中,快速判斷他人面孔呈現出的意圖可以攸關生死存亡。不幸的是,在現在需要和眾多陌生人打交道的現代文明社會中,我們的第一印象卻往往帶來許多錯誤的判斷,讓我們錯怪善人而縱容惡人。

經過多年的研究,托多洛夫在《顏值》一再告誡我們,無論我們是否被一張臉故意誤導,第一印象都不是可靠的。 用阿宅的面孔來預測性取向和政治取向、欺騙和攻擊性行為等等,幾乎都找不到證據顯示我們的這些印象準確。還好我不是靠臉吃飯的。他要我們注意根據外表形成快速判斷的先天習慣,並積極尋找其他關於阿宅的資訊,例如在「面」試時進行盲試。

不管我們是否靠臉吃飯,理解他人怎麼解讀我們的面部訊息,並且保持清醒不讓他人的面容給迷惑,是這個時代的必修課吧?看來戴上口罩來社交也沒啥不好。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第一印象很重要。但不要看得太重要:

  1. 難以撼動的第一印象──他人眼中的你往往早已定型
  2. 與陌生人攀談時一定要顧慮的三好法則:好欣賞、好感、好印象。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