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正義是什麼」「心靈是什麼?」「怎樣算是擁有知識?」,許多哲學問題是關於抽象概念的內涵和定義,這讓哲學對於一般人來說難以親近。我們的教育並不包括如何探究抽象概念的內涵和定義,若你劈頭問我「所以什麼是正義?」,要不是我唸過哲學系,習慣思考這種問題(畢竟它會出現在期中考),恐怕也會愣住。

抽象概念的問題對一般人來說難解,而哲學家發展了各種方法來應對,以下我介紹一種初步的三步驟方案,你也可以同時參考其它文章:

抽象的概念不容易研究,另一方面是因為概念不像具體事物如石頭或蝸牛,讓我們看得見摸得到,能進行觀察和實驗來認識它們的各種性質。要更了解眼前的石頭,你可以從各種角度觀看來確認它反射和透光的情況、摩擦來檢查硬度、摔開來確認結構紋理和內部的樣子。然而,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真」?你沒辦法把這些東西拿在手上檢查,但你可以做下面這些事情:

一、載體:概念可用來描述哪些東西?

或許社會、行為和人可以是正義或不正義的,那顏色、家具和颱風呢?了解正義能用來描述哪些東西,就掌握了正義的「初步守備範圍」,也可以用這些東西之間的相關性來逆推正義可能有的性質。例如,假設顏色無所謂正義或不正義,那就表示:

  1. 顏色不可能不正義
  2. 會讓一個東西不正義的種種性質,不可能發生在顏色這種東西身上
  3. 光靠顏色能有的那些性質,無法推論不出正義或不正義

一旦了解概念的載體,你也可以問出更完整的問題,例如:怎樣的社會才是正義的社會?如同先前文章說明的,這種完整的問題會讓你更容易發想出答案,你的答案不一定對,但有了初步的答案才有後續的討論。

二、關聯:概念和其他概念有什麼關係?

我們無法說出正義是什麼,但我們依然可以用這個詞及其背後的概念來討論東西,這顯示我們還是對「正義」有所理解。探討什麼是正義,一大功夫是把我們對正義的這些理解挖掘出來。而常見的挖掘方式之一,就是探索正義和其它概念的關聯,例如說:「正義的情況一定公平嗎?」如果是的話,代表公平是正義的必要條件、正義是公平的充分條件。當然,這種問題不是隨便回答就行,而是可以用案例檢驗:

  1. 假設正義的情況一定公平,表示我們不可能找到正義卻不公平的案例。並且,如果你先找到一個正義的案例,然後改變其細節讓它變得不公平,你會發現它也同時不再正義。
  2. 假設正義的情況不一定公平,表示我們一定可以找到找到正義卻不公平的案例,也就是(A)的反例。

上述檢驗都建立在我們對概念的理解上,對照一下下面兩種情況會更清楚。用光線、摩擦和擊打來對石頭做實驗的時候,我們主要是在探究我們自身之外的石頭。然而,在對概念提問並舉例來回應提問時,我們其實是在探究我們自身內部對概念的理解:你對正義有一套理解,但你沒法憑空把自己的理解化為一條條規則說出來(就如同你懂中文文法,但無法把它們列出來),藉由上述探問的協助,你可以把自己對正義的理解化為比較明確的描述,跟別人討論。

每個人對正義的理解不見得完全相同,但當我們各自都能明確描述自己的理解,就可以進一步討論我們想要怎樣的正義。石頭有哪些性質,這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但正義應該要有哪些性質,存在有討論空間。藉由討論正義應該是怎樣,我們也是在交換自己對於人和社會的期待,如此一來,便有機會發展哲學家哈斯藍爾(Sally Haslanger)所說的改良性(ameliorative)計畫,討論我們該如何調整自己對概念的理解,來讓概念發揮應有功能,讓我們的生活更好。

三、案例:利用「案例跳動」來探索概念的本質和邊界

如果「正義」這個概念很好用,代表這概念在世界上有很多「適用情況」,你可以拿著這個概念到處觀察,判斷某些情況正義、某些情況不正義,並且用這些判斷來跟別人溝通,如此一來,「正義」這個概念協助你講出自己對於世界在意之處,協助人類交流重要的思考。如果某些情況本來對你來說還算正義,但稍微改變了一個細節,就會成為不正義的,這代表什麼?代表此細節可能是整個狀況是否正義的關鍵。比較一下:

  1. 我口袋有一百塊 → 似乎沒有不正義
  2. 我口袋有一百塊,那是我趁你不注意從你口袋偷來的 → 不正義

(A)和(B)的差別很簡單明瞭,人人都有辦法判斷,而身為探究「正義」內涵的人,便可以從此發想正義所需的條件,例如:

  • (A)的情況沒有不正義,但(B)不正義,這顯示正義需要「一個人事實上擁有的那些,都是他應得的」。在(B)當中,我擁有一百塊,但那並非我應得的,因此(B)不正義。

由此一來,或許就有機會發展一個說法,用「應得」這個描述人跟東西之間關聯的概念,來分析何謂正義。當然,就算這個說法有道理,它也不見得完整描述了「正義」的全部面向,但至少現在有了起點,可以更明確的討論各種「某人擁有某東西」的情況跟正義的關聯,而這種資源分配議題在當代政治哲學底下,可一直都是正義理論的主流問題。

哲學幫你說出話來

上面三個小技巧,當然不是哲學所有的技巧。不過我自己在思考和寫作時常蒙受其恩,所以寫這篇跟大家分享。社會上常有人認為哲學「沒有客觀答案」,每個人意見不同。但沒有客觀答案不代表沒法有有意義的答案。如果你把思考哲學理解成「搞清楚自己在想這些東西的時候到底在想些什麼」,那這種思考就可望幫助你成為一個更清晰的人,更能把自己的想法化為明確的話語,跟別人說明那些你覺得重要的事情。

※感謝Angela Kao、彭光宇給本文初稿的諮詢建議。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只是問對方問題,就會產生好感,甚至墜入愛河?
  2. 冷場救星:向學生或聽眾提問的五個要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