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一個沒有任何動物的森林裡,有一棵樹倒下了,這棵樹倒下有發出聲音嗎?這個問題感覺很難回答,但只要你問「這問題到底在問什麼?」會發現兩個常見詮釋版本都很好回答:

  1. 如果「發出聲音」是指「發出屬於人類和動物聽覺範圍內的音波」,那答案就是「有」。
  2. 如果「發出聲音」是指「引起任何聽覺感受」,那答案就是「沒有」,因為森林裡沒有動物。

重建出「好回答」的問題

有時候我們找不到答案,是因為問題沒問清楚。在《真實世界的倫理課》裡,哲學家辛格(Peter Singer)示範了各種「問出正確問題,來讓思考得以前進」的做法。

社會政策上充斥難以回答的問題,像是:藝術和醫療可以互相比較嗎?若國家有一筆錢可以用,這應該先用於視力保健計畫,去拯救第三世界居民免於因為沙眼而失明,還是應該用於藝術文化,例如興建美術館?對於一些人來說,這種問題是沒有答案的,但對於身為效益論者的辛格來說,大部分事情的好壞都有得比,若能預期這筆錢用於視力保健計畫的效果,辛格建議我們假想:

有一棟新的美術館,受到惡魔的詛咒,在每1000名遊客當中,隨機選出一個人讓他失明。在這種情況下,你願意去逛那個美術館嗎?如果你不願意,似乎應該支持把錢用於視力保健計畫。(這案例來自我之前寫的書評

在上述思想實驗裡,你可以調整興建和營運美術館的成本,以及遊客失明的機率,來讓假想情況對應你想討論的議題。重點在於這樣的思想實驗讓本來很難比較的「藝術投資vs醫療保健」問題,變成了個人風險的選擇問題,讓無法回答的問題變得可以回答。

看對方向,答案就在眼前

在另外一些時候,我們找不到答案,是因為我們沒有想到可以往某些方向看。

有一個「蓋吉斯(Gyges)戒指」的故事,講牧羊人找到了一戴上就會隱形的戒指,從此不需要為行為後果負責,於是壞事做盡。「若不需要為行為後果負責,我們就不會遵守道德嗎?」這對一些哲學家來說是重要問題,關係到我們是怎樣的人:我們是足以被道德驅動,還是總是會考量道德之外的其他後果來行事?然而,在現實社會做壞事並非毫無後果,因此許多人覺得這問題很難回答,因為它涉及難以成立的反事實前提。

在《來問問哲學家》 裡,哲學家奧拉索夫(Ian Olasov)整理了他和同儕舉辦「來問問哲學家」攤位,到處跟老百姓討論哲學的經驗。在一次討論中,他們提到蓋吉斯的故事,參與討論的路人提了一個有趣的點子:「你們有想過盲人嗎?盲人不就是活在一個其他人都戴著隱形戒指的世界?或許我們看看盲人在這世界有沒有遭到特別糟的對待,就可以推測隱形戒指對道德的影響。」

當然,盲人的處境跟蓋吉斯戒指還是有差距,例如,或許多數人遵守道德已經習慣了,就算遇見盲人,也不會願意佔他便宜。但有差距和完全無關依然不同,如果盲人的處境沒有特別差,或許我們至少可以下結論說:平常受到道德「束縛」的人,就算有機會擺脫行為後果,依然不會願意做壞事。奧拉索夫很幸運,遇到一個往正確方向看的人,提供了有啟發性的意見。

從生活找答案的便利途徑

奧拉索夫介紹的討論,讓我想到另一組難回答的問題和聰明的答案。讀聖賢書成為聖賢,是亞洲傳統對於唸書的常見看法:你把四書讀好讀滿,成為像四書作者們那樣道德高尚並支持專制政體的人。然而,讀聖賢書真的有助於人成為聖賢嗎?要對這個問題給出肯定的答案,並不需要讀聖賢書「保證」成為聖賢,只要有正面幫助就行,然而就算是這樣,答案依然很難確認,因為教育對人的影響很難確認。

美國哲學家Eric Schwitzgebel研究的問題與此相關:道德哲學會讓人變道德嗎?這是哲學圈的一個謎題,而Schwitzgebel的想法又單純又精明:假設讀道德哲學會讓人變道德,那讀越多道德哲學的人應該越道德,換句話說,道德哲學教授應該比形上學教授道德。

於是Schwitzgebel和同儕暗中觀察哲學系內各種專長的老師在日常生活裡的道德表現,像是是否在研討會上留下垃圾、有沒有回覆學生求助的email等等,最後發現做道德哲學研究的人的「道德行為」並沒有特別顯著。

Schwitzgebel的思路和奧拉索夫遇見的討論者有共同結構:

  1. 我們想知道P是否為真,但我們不知道。
  2. 若P為真,可以合理預見在Q情況下會觀察到R。
  3. 我們去看看Q情況下有沒有R。

稍微調整,你也可以在辛格的思路裡看到類似的結構。很多時候問題很難回答、答案很難發想,這並不是因為那些東西很難,而是我們沒有往正確的地方去看和去想像。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讀者舉手】知識與分析都是有溫度的:讀《傷心人類學:易受傷的觀察者》
  2. NBA傳奇賈霸:我不但用福爾摩斯的觀察力加強比賽表現,還出了一本「福爾摩斯」的小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