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在考慮合作作家時,會先思考作者對特定市場、或是對全球的吸引力?」這是 2021 年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中,由 Books from Taiwan 編輯 Josh Dyer 對版權經紀人李康勤(Kangqin Li)、Michael Gaeb 與 Maria Cardonas 拋出的第一個問題。

李康勤現居英國,2019 年創辦 New River Literary Agency,代理亞洲作家進入國際市場,因此,她的目光絕不僅止於單一書市,「我希望找到的是有特色的作者,能創造很多人的共鳴和認同,讓讀者找到自己與作品間的連結。」

Michael Gaeb 是 Michael Gaeb Literary Agency 創辦人,主要代理德語和西班牙語作者,「德國市場競爭激烈,我同時負責許多在德國相當受歡迎的作者,但他們在國際上未必會引起矚目,或許正因為我們一開始,並未將全球市場納入考量,」針對旗下代理的西班牙語、拉丁語系作家,Michael Gaeb 則相當看重作者的全球性,「此外,過去一年中我們曾接獲電影製片洽詢,因此現在也會一併思考作品改編影劇的可能性。」

Maria Cardonas 任職位於巴賽隆納的 Pontas Agency,代理作者範圍不限於西班牙語,更包括非洲、紐澳等地的英語寫作者,「也有印尼作者在我們的代理範圍內,我們的作者遍布世界各地。」為此,Maria 一向以作者的全球市場為考量,「像加泰隆尼亞語的作者本土特色強烈,較難賣入國際市場,但凡事仍有例外。」

「簽下作家時,我們當然希望他有國際魅力,但這就像難以捉摸的讀者口味一樣,很難用三言兩語清楚說明,」Maria 言談間描述的是書市的未知和不確定性,「兩年前我們旗下有位印度裔美國作家,原本銷量普通,但後來作品改編成電影,一瞬間變成暢銷書。」放眼全球,多年版權代理的經驗, 讓 Maria 也培養出屬於自己的偏好,「我很喜歡初試啼聲的作家,說不定他們一鳴驚人啊,誰知道呢?有時簽處女作家就像是場賭博呢!」

書探如濾鏡

全球書市裡,版權代理或許有經驗可參考、有流程可依循,但誰也說不準哪一本書是讀者的下一個寵兒。三位版權經紀人除了憑藉自身經歷,更需和編輯、書探密切合作。「我的公司兩年前成立,持續和各國編輯交流、聆聽他們的偏好、知道他們想打造什麼樣的書系,」藉此,李康勤一步步了解不同市場的需求和取向,也重新審視自己手中的作品是否有辦法供其所需。

「書探的角色格外重要,」Michael 說自己幾乎每週都和書探討論相關趨勢,「每個人都有擅長的市場和區域,譬如我對法國、西班牙書市較熟悉,其他如亞洲書市則仰賴書探的協助與觀察。」

Maria 則說自己面對各國不同市場,會和書探「因地制宜」擬定書單,「多年和書探接觸的經驗告訴我,他們確實深知當地市場脈動。」Maria 對歐美書市相對熟悉,其他領域則信賴書探的判斷與建議。「所以其實合作的書探,像是種濾鏡囉?」Josh 的提問,彷彿替書探安上最合適的代名詞,書探這層濾鏡,是版權經紀代理相當倚重的把關,「我想我是盡可能把對好書的熱情感染給書探,讓他徹底理解我們的需求,給出一份漂亮的書單。」Maria 說道。

海外書籍如何成功落地?

那麼,選出好故事、好作者後,又該怎麼把書籍帶到讀者與市場眼前?

「已經五十歲的書,為什麼還要出德文版?」香港作家西西《我城》英文版於 1994 年出版,李康勤近期售出該書德文版權,笑稱自己當初也曾和各國編輯討論上述問題。「西西在華語文壇已有相當的知名度與重要性,詩作曾在英國出版,並不是編輯全然陌生的作家。和我接觸的德文編輯本身不想只做歐洲書,而是想找世界其他地方的聲音、做不一樣的世界文學,」德文編輯閱讀《我城》英文版後相當喜歡,德文版的《我城》則以洪範書店出版的繁中版本翻譯而來,「我們要確保是來自最完整的版本。」李康勤說著,《我城》德文版的問世,也象徵著她成功將自己對該作品的熱情,傳遞到世界上的不同角落。

除了將文學作品推向世界,非文學作品同樣能在不同國家書市,找到適合的讀者。「相較於文學作品,非文學作品更容易分類,有時推廣起來反而更容易,」Michael 指出,若能在當地文化找到相對照的作品,便能提高讀者接受度,而若是全然陌生的新作者,試著以大家耳熟能詳的方式來描述、包裝,便能擄獲讀者目光,「天文物理學對大家來說相對陌生,但如果我們融合作者經歷、以『第一個拍到黑洞照片的人』為作者打響名號,就能成功吸引讀者的注意力。」此外,若有當地權威替作者背書,也會替作品走入異國市場鋪平道路,獲得當地接納與關注。

疫情下的線上說書

近年來全球遭疫情肆虐,實體書展幾乎停擺,出版業也被迫做出許多調整。「去年版權論壇時,我們多在思考疫情下該如何生存,時隔一年,大家有發展出什麼樣的新模式、或者累積對未來的信心嗎?」

針對 Josh 的提問,Maria 率先回答,「我還是會去各大書展,上個月才剛參加完一場。事實上,要不停參與線上會議、辦線上書展是相當累人的,」Maria 以法蘭克福線上書展為例,「我整個月都在參加線上會議,但要在線上討論、交流資訊其實是相對困難的。」

但受限於疫情,如今 Maria 仍須參與許多線上提案、說書大會,「說書大會是預錄影片、現場直播,我針對書單裡的明星書籍解釋,線上大概同時有 80 個人都在聽我講話吧,真是緊張得要命啊!」Maria 直言,線上形式對編輯來說或許更有效率,必要時還是得依靠線上工具,才能在沒有實體書展時交流資訊,「但我們還是更期待恢復實體書展啊!」

「我的美國同事說,線上說書、競標的感覺和過去很不一樣,」線上半公開的形式,讓 Michael 覺得似乎失去以往自己憑藉與編輯方的私人情誼、「獨家推書」的感受,「相較之下,我更喜歡過去花上一個半小時,一對一和編輯詳細說明、推薦書籍,線上形式雖然能跨越部分限制,但似乎讓我們的角色和關係有了微妙的變化。」

李康勤過去曾任上海九久版權總監,深知「面對、接觸這些編輯是相當重要的,」她於 2019 年創辦 New River Literary Agency,當年 2 月時便前往紐約拜訪出版社,面對面溝通的成效相當令她滿意,但遭逢疫情,「去年並沒有任何交易出現,我們直到今年三月才有第一筆交易。」疫情期間,李康勤同樣以線上溝通為主,笑稱自己只是一直寫電子郵件,「我不會主動要求視訊會議,視訊會議有時還是需要很多勇氣的啊!」

疫情讓全球鉅變,但閱讀好故事的需求仍在,於是,這群匠心獨具的推手們仍堅持不懈,無所畏懼,繼續讓每一本好書在世界上遠行,和最適合的讀者相遇。

2021 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

  1. 好故事的怦然心動與柳暗花明——【2021 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台灣輸出版權經驗分享》側記
  2. 文化差異是藩籬,也是搭建橋樑的起點——【2021 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亞洲故事如何敲開歐洲市場大門》側記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