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幸吟

戰火下,與摯愛家人朋友的生離死別,除了依依不捨,更多的是悲壯。兩百年難得一遇的2022年2月22日才過兩天,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逃離俄烏戰火的車輛與人群,彷彿沒有盡頭。想像中相似的場景,是1949年政府撤退來台的時刻,《怒海逆風島嶼行:台海戰亂世代的故事》作者鍾堅,用報導文學的筆觸,真情流露,還原亂世的歷史真相。

人的離散重聚,透過書中〈怒海航行〉、〈逆風飛行〉、與〈島嶼慢行〉三部曲,鮮活呈現了二十個有血有淚的故事,各自獨立卻又時而匯流,即使是沈默不語的故宮文物,在混亂時局被運送來台,也是驚險萬分。

「崑崙艦成軍後頭幾個運補航次表現非凡。一九四九年蔣總統引退下野時,該艦又奉命執行更重要的任務。她駛入長江口上行至首都南京候遣,將國家重要文物、檔卷從首都疏遷至台灣。南京下關碼頭堆積如山的木箱,在小年夜匆忙裝入崑崙艦貨艙內,包括故宮博物院文物九百七十三箱、中央博物院籌備處文物一百五十四箱、中央圖書館書冊一百二十二箱與日本歸還掠奪之珍貴文物四箱。裝載的國寶有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還有翠玉白菜、青玉花瓶、珍品白玉等。」

怒海逆風島嶼行:台海戰亂世代的故事》其中這篇〈運寶船崑崙艦的平叛歸來〉,作者鍾堅這樣記錄故宮珍寶來台的過程 。短短207個字,就像一齣舞台劇的開場白,在1949年某個港口,向每一個倉皇擠上船的人、擠不上船的身影,說悄悄話,又像自言自語。

運寶船運了哪些寶? 誰叛誰平? 歸來? 自何處來?歸往何處?哪裡是停泊的終點?

閱讀的趣味,有時就在釐清隱隱約約的記憶,開放讓讀者享有自由延伸閱讀的空間。《怒海逆風島嶼行:台海戰亂世代的故事》,2021年三月由燎原出版社出版,以虛擬人物「建忠」經歷與聽聞所成,是作者鍾堅老師的化身吧。這些大時代的軼聞瑣事,書中多半未寫出完整名字,以崑崙艦這篇為例,只寫了副長褚伯伯當年智勇平叛。讀者像偵探,可以按著情節慢慢查,完整拼圖。這名褚伯伯就是褚廉方。

也就在慢慢抽絲剝繭的過程,發現自己愛不釋手的「運寶船崑崙艦的平叛歸來」內容,和查到的資料不盡相同,我放在心上,也請出版社幫忙確認。最大的疑問是,當時運來的是翠玉白菜或碧玉屏風?蠻多資料指向是原名翠玉屏風的碧玉屏風,鮮少資料提到翠玉白菜這件故宫最富盛名的文物時、提到這顆白菜曾經有過這段的驚險。

崑崙艦當時載了幾箱文物來台?書中寫九百七十三箱。2020年10月9日至2021年3月7日,故宮「北溝傳奇-故宮文物遷臺後早期歲月」展覽 ,導冊第11頁寫著:「三十日,負責輸運第三批文物箱件之海軍崑崙號運輸艦啟航,內裝故宮文物九七二箱、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一百五十四箱、中央圖書館一二二箱。」備註13指出處是杭立武,《中華文物播遷記》,頁卅五。

個人鍾情的除了崑崙艦,還有〈西貢淪陷下的華僑命運〉這篇,帶我們看見越戰的烽火連天,全書本文最後三行這麼寫:「伊凡與依琳孩童時代的首都西貢,現已改名為共黨氣息濃厚的胡志明市。當年他倆常去的西貢二徵夫人路台灣駐越南大使館,現在是中國駐胡志明市總領事館,西貢堤岸華埠景物依舊,但已人事全非」。

這句人事全非,貫穿《怒海逆風島嶼行:台海戰亂世代的故事》 、To Reach the Refuging Island Trough Furious Sea and Gusty Wind。

若人安好,世事已非,一切受過的苦,無妨。若失去牽掛的人,世局平靜,又如何?這本書,太好讀,像是一把神奇的鑰匙,開啟了一頁波瀾壯闊,珍惜著安身立命原來這麼不容易!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越過那些年代:

  1. 兩岸故宮哪個好?鎮館之寶的價值誰說了算?
  2. 「我是記者,才能不帶任何政治立場講出事實。」──專訪《故宮90話》作者野島剛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