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詡為復仇專家,大多在小說裡採取行動——專訪《黃金鳥籠》作者卡蜜拉.拉貝格
© Magnus Ragnvid

我自詡為復仇專家,大多在小說裡採取行動——專訪《黃金鳥籠》作者卡蜜拉.拉貝格

文字/卡蜜拉.拉貝格;筆訪、翻譯/愛麗絲

霏伊背負童年創傷,努力扭轉自己的人生。身為商學院高材生,具備野心與商業頭腦的她,選擇為愛情犧牲一切,退居幕後支持丈夫的事業與家庭。然而,婚後霏伊卻逐漸失去對人生的掌控權,遭丈夫杰克背叛後,她下定決心,進行一場完美復仇,重奪屬於自己的一切。

瑞典暢銷第一名的犯罪小說家卡蜜拉.拉貝格(Camilla Läckberg)以《黃金鳥籠》帶讀者跟著霏伊,一步步從夢想生活到崩潰心碎,在縝密計畫後,終於實現大快人心的完美復仇。以下,是我們與作者的跨海筆訪:

問:《黃金鳥籠》的靈感是從何而來的呢?您大多是從何處、又是如何收集靈感的?《黃金鳥籠》中,您最先創造的人物是哪一位呢?

答:在真正開始寫《黃金鳥籠》之前,我已經帶著這個故事大約十年了。我是費伊.韋爾登(Fay Weldon)《The Life and Loves of a She-Devil》的忠實粉絲,這些年來我反覆閱讀好幾遍,而我開始想知道,一個現代女魔頭會是什麼模樣?於是霏伊(Faye) 這個角色、和她的故事就在我腦海中浮現。我沒辦法早些年撰寫這本書,但隨著年齡增長,我變得更堅強、更勇敢,更覺得有必要跨出身為作家的舒適圈,這本書正是迄今為止,我身為作者最大的挑戰。

問:在撰寫《黃金鳥籠》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情呢?其中最困難和最美好的分別是什麼?您的初稿和最終定稿有哪些改動嗎?為什麼?

答:這本書讓我在許多方面都挑戰了自己。我從來沒有像出版《黃金鳥籠》的時候這麼緊張過:在這本關於霏伊的書中,我徹底改變過往的文學類型與流派,所以我實在很擔心讀者們的反應。幸好,現在焦慮已煙消雲散,看到讀者有多喜愛這本書真是太神奇了!《黃金鳥籠》故事文本經歷了幾次變化,這是身為作家的部分日常:寫作、重寫和編輯。

問:您為什麼選擇將故事場景設定於您的故鄉瑞典?您會如何描述斯德哥爾摩這座城市呢?若要選擇一座符合您個性、生活風格的城市,您會選擇何處呢?為什麼?

答:這對我來說是最自然的——書寫我所知道的世界。斯德哥爾摩在很多方面來說,都是座很棒的城市,我非常喜歡居住於此,但它也有陰暗的一面,特別適合像我這樣的犯罪小說家。

選擇一座符合自己個性與生活風格的城市嘛,嗯……這是個艱難的問題,我個人是義大利美食和葡萄酒的忠實粉絲,但我不確定自己能否讓家人和我一同前往。

問:《黃金鳥籠》的所有角色中,哪些人物和您有相似之處呢?故事中某些角色是否有現實生活裡的參考對象呢?您最喜歡哪個角色?為什麼?您對某些角色最有共鳴呢?為什麼?如果可以成為故事人物之一,你會選擇哪一位?為什麼?

答: 霏伊是奠基於我見過的每個女人、與我自己所創造出的角色,但她當然 100% 是虛構人物,我相信大多數人都能在她身上辨認出和自己似曾相識的特質。我很難選出最喜歡的角色……

問:您曾被背叛過嗎?您曾計劃對某人進行報復嗎?為什麼?

答:當然,我曾被傷透了心,每個人一生中,或多或少都碰過這種時刻。我自詡為復仇專家,由於我是作家,主要多在虛構小說中採取行動。

問:在故事中,社群媒體是霏伊全新事業的成功關鍵之一。你對社群媒體有哪些看法呢?你認為這是正面的發展嗎?為什麼?

答:總的來說,我是社群媒體的忠實粉絲,這讓我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保持聯繫,也和我的讀者、支持我的人保持密切聯繫。它也能是種傳播訊息、掌握世界脈動的方式。然而,社群媒體也有其陰暗面。評論區經常可見到許多霸凌行為,似乎有些人感到被螢幕保護著便肆無忌憚,逮住機會對別人說可怕的話。

問:故事中,霏伊曾被丈夫改造,失去對自己生活的掌控權。您認為這在現代社會是常見的嗎?為什麼?女性該如何避免毀滅性的婚姻或關係?

答:是的,很遺憾我是這麼認為的。我認為對女性來說,最重要的是保有自己的經濟獨立性,擁有私人儲蓄帳戶,而不是在經濟上依賴男人。

問:是什麼讓您選擇書寫犯罪小說?為什麼您會對人性的黑暗面感興趣呢?

答:我喜歡探索人性的黑暗面!探討人類心理和某種行為背後的機制實在太有趣了。

問:除了犯罪小說,您還撰寫兒童讀物。根據您的個人經驗,創作這兩種書籍有什麼區別呢?

答:當我撰寫犯罪小說和兒童讀物時,運用的是截然不同的想像力。我也喜歡為孩子們寫作。我的《超級查理》(Super-Charlie)系列書籍,希望能成為父母、為孩子們閱讀的人手邊合適的素材。

問:您兒時的夢想是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或作家嗎?當您著手撰寫新書時,習慣從何處開始呢?身為一名作家,最困難和最美好的分別是什麼呢?為什麼?寫作對您的意義是什麼呢?

答:是的,我在大約五歲時,寫了第一個犯罪故事。一個關於聖誕老人殺死他妻子的血腥故事……我通常按時間順序書寫,從頭到尾。當作家最美好的是能發揮想像力和創造力、感受自由並結識新朋友與有趣的人。最困難的部分是這份工作可能十分孤獨,當逼近截稿日時,我基本上會孤立自己。寫作是我的熱情,我賴以維生的能力,是我生活的重要組成,完整了我的人生。

女力故事:

  1. 許多女性發現自己留在家裡,成為先生眼中的「雙贏」局面
  2. 吳爾芙:殺死「家中天使」是身為女性作家的必經之路
  3.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不要把女性當成弱者
  4. 身為母親,想替自己保留更多,是完全合理的感受——專訪《在所有母親之間》作者艾希莉.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