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讓人益智、怡情、修信——十月店長陳建仁與閱讀常伴左右
Photo Credit:圓神出版提供

閱讀讓人益智、怡情、修信——十月店長陳建仁與閱讀常伴左右

文/愛麗絲

*此集專訪共兩篇,上篇👉🏻「無代無誌(BÔ-TĀI-BÔ-TSÌ)是按怎(SĪ-ÁN-TSUÁNN)跟我提史懷哲傳記啦!」——科學與信仰並重,十月店長陳建仁的閱讀

我一生中,父親教導我做人的道理

談及擔任公僕,陳建仁父親陳新安曾任高雄縣長,更是白派大老,自然曾希望兒子克紹箕裘,但陳建仁學成歸國後,一心以學術研究為重,回絕父親讓他選立委的提議。

「我爸的官途始終坎坷,當時我告訴爸爸,選舉傾家蕩產,還是別碰了吧。」陳建仁笑談當時父親告訴他,別擔心錢的問題,政治獻金也許能募到二、三百萬,醉心研究的陳建仁,則回以「國科會計畫一年才六十萬,爸爸你幫我募款,我就能四五年不必申請計畫、有研究經費了呢!」

深知這件事情自己沒讓父親滿意,但父子倆的相處時光,至今仍對陳建仁影響甚深。

35 歲時,陳建仁以台灣光復後最年輕的正教授之姿,升任台大醫學院正教授,他興奮地打電話向父親報喜,卻被虛應故事一番後掛了電話。隔日,父親限時專送來一首日文徘句作為賀詞:「實るほど,頭下る,稻穗かな。下るほど,仰がるる,藤の花。(稻穗愈結實,頭部就愈下垂;藤花開得愈垂下,越受人仰首觀賞。)」陳建仁一讀,便明白父親要自己切勿自滿、更加謙虛的用意。

過了一陣子,父親又送來一首和歌,寫著「不惑之年,研究院之路不遠矣。」陳建仁明白父親是在告訴自己:「別以為三十幾歲當正教授就很了不起,看看你四十幾歲時能不能成為中研院院士吧。」陳建仁笑稱幸好自己 47 歲時被提名為中研院院士,算是達成父親期望,只可惜當時父親已溘然長逝,無法親眼見證口中的兒子「阿仁」完成其心願。「在我一生中,父親是教導我做人道理的導師,即便我長大成人,他仍認為這孩子還是得繼續教一教呢。」父親要自己謙遜、腳踏實地的教誨,陳建仁時刻銘記心中。

2017 年,前副總統李元簇逝世時,時任副總統的陳建仁,負責籌劃相關事宜,便前往拜訪李登輝確認細節,「原本我只要五分鐘,他和我談了兩個半鐘頭,吼,就像第二個父親一樣呢。」

兩人天南地北暢聊,李登輝談及致力培育的台灣和牛「源興牛」,陳建仁驚嘆於「一個九十幾歲的長輩對基因定序之清楚」,更記得李登輝告訴他,自己可是讀了許多書才能了解透徹,「愛讀書的人,是到老都還在看的,」陳建仁將李登輝視為愛讀書者的典範,更期許自己到了九十歲,依舊熱愛閱讀。

中研院會客室內,擺放著耶穌替門徒洗腳的雕塑,「當年我也是站在這樣一座雕刻前和前總統李登輝合照,他告訴我,做了一輩子的總統,其實不過是學耶穌罷了。」謙遜且不貪圖私利,陳建仁深感「台灣民主先生」並非浪得虛名,終其一生,只致力使周遭人民活得更好。

益智、怡情、修信的閱讀

閱讀長伴人生,陳建仁回憶自己經歷的閱讀載具變化,從紙本為主,到國外求學時漸能以電腦查詢資料,「但當時仍只能印紙本、或寫信問論文作者能不能印一份 Copy 給我,」陳建仁笑稱過往圖書館最熱門的設備就是影印機,「你要印超過一百頁,還得分兩天印呢。」直到 2007 年 Kindle 問世,電子書、數位閱讀才有了開端。

雖求學研究都於紙本閱讀時代,2006 年陳建仁擔任國科會主委時,眼見每回大量複印申請計畫、研究員更得搬運許多紙本文件,便著手推動數位化,「人文社科還曾向我抗議,因為他們的申請計劃都是用毛筆寫的,」陳建仁自然予以尊重,但數位化修正稿件的便利性,讓大家逐漸從善如流,2008 年,國科會幾乎完成全面數位化。

數位閱讀輕薄易攜,但陳建仁仍曾碰上部分不便,「我讀書很喜歡寫註記,以前電子書不能寫,讓我有點鬱悶,」如今 Readmoo 讀墨電子書 mooInk Pro 系列配備手寫筆,滿足陳建仁的心願,輕薄度也讓他驚嘆不已,「我一摸起來就覺得 Oh my god!」

閱讀讓人益智、怡情、修信——十月店長陳建仁與閱讀常伴左右
陳建仁與Readmoo 讀墨電子書執行長龐文真合影。 Photo Credit:圓神出版提供

此次陳建仁應邀擔任 Readmoo 讀墨電子書十月店長,推薦書單多以專業科學領域為主軸,「但不只有科學的書是有趣的。」閱讀帶給陳建仁的益處,絕不限於專業領域的科學知識。

陳建仁細數三項閱讀對自己的影響,除了增進知識,啟發讀者創造見解與新知的「益智」,身為虔誠教徒,「修信」亦是陳建仁閱讀信仰書籍時的重要效用。談及從前讀《孤星淚》的回憶,則讓陳建仁記起使人動容、形塑人生觀並修身養性的「怡情」——「一輩子只要真心誠意愛一個人,就會見到上帝的臉。」陳建仁猶記得尚萬強即便承受孤獨,也要讓非親非故的珂賽特過上幸福日子,「這啟發我們在苦難中也要想到愛別人、愛人時遇到苦難也要勇往直前,而在艱難之中,我們看到生命的意義就是承諾、就是愛,不是嗎?」

閱讀的多樣化趣味與影響,讓陳建仁深信每個人都不應偏廢,若有餘裕,自然需廣泛接觸各式書籍。

「最近我在看的,大多是朋友的書,」陳建仁近期受邀替不少新書撰寫推薦序,「要我寫序就是得看書啊,絕對不敢沒看書就寫的,」在認真書寫之前,陳建仁細細品味許多好友傳記、作品,「像李遠哲院長傳記,不讀傳記我還不知道他這麼了不起耶!」陳建仁開玩笑地說著,熱愛閱讀的他,驚嘆於每個人的獨一無二與成就斐然,「Very touching,不僅讓我更珍惜我的朋友,也讓我感受到社會的美好,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有一席之地啊。」陳建仁心滿意足地說。終其一生,字裡行間的微光閃爍,都成為盞盞光亮,或遠或近,常伴左右。

👉🏻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建仁的店長選書

他們為什麼閱讀:

  1. 「無代無誌(BÔ-TĀI-BÔ-TSÌ)是按怎(SĪ-ÁN-TSUÁNN)跟我提史懷哲傳記啦!」——科學與信仰並重,十月店長陳建仁的閱讀
  2. 文化是從土地裡長出來的,我們不再是故鄉的異鄉人——專訪十月店長鄭麗君
  3. 好讀書不求甚解(?)——專訪十月店長唐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