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頭拚書影】最白爛的敘述性詭計《Fraction分身事件》
Photo Credit: Pakutaso

【上山頭拚書影】最白爛的敘述性詭計《Fraction分身事件》

只要是喜歡日本推理小說的人,應該都聽過「敘述性詭計」這個名詞。

敘述性詭計所指的,是作者利用文字敘事的特質,讓讀者只能在想像畫面的情況下,產生先入為主的錯覺,進而於小說揭露出真相後,發現整個故事與原本以為的根本截然不同,因此帶來一種彷彿整個世界全被翻轉過來的驚愕感受。

在大多數情況裡,敘述性詭計往往與角色身分有關。舉例來說,你原本以為故事中那個第一人稱的敘事者是A,但一直讀到最後才發現,原來整本小說有兩個敘事者,許多你以為是A的地方,其實是B的經歷,使你在最後發現這件事時,對於整本小說的看法,也會因此與原本不同。

也因為這樣,敘述性詭計大多是一種針對讀者設計的手法,對於故事內的角色來說,則不會產生那種讀者由於無法目睹所導致的錯誤認知。所以,採用了這種敘述性詭計的小說,也往往很難被改編成影劇作品,就算拍了,恐怕也只能捨棄書中與敘述性詭計有關的部分。

不過,影劇作品也有屬於自己的敘述性詭計。舉例來說,在某部經典驚悚片裡,便曾有過一個段落,在殺人魔於家中,以及警方在屋外準備攻堅的畫面之間不斷交錯,讓人直覺性地將這兩個場景連結在一起,最後於警方敲門,殺人魔開門之際,才讓觀眾發現雙方的所在地根本完全不同,就這麼帶來意外效果。

除了這種剪接手法以外,也有一些電影會將運用在小說裡的敘述性詭計成功搬上銀幕。像是某部香港黑幫片,便在兩名黑幫老大與兩名被派去要殺害老大的年輕混混之間不斷交錯發展故事,讓你期待雙方碰面的時刻到來。

然而,這個場面根本不會發生。因為故事在最後揭曉,原來兩名年輕混混的段落,其實是兩名老大年輕時的經歷,透過影劇作品中,同一角色在年輕時期與中年時期常常會找不同演員扮演的慣常作法,使一切變得言之成理,並成為讓觀眾產生誤解的關鍵。

上面這個作法,也曾以一種逆反過來的方式,運用在某部小說改編而成的日本愛情片裡。而在某部台灣恐怖片中,更是將曾出現於推理小說內的敘述性詭計給直接搬上銀幕,透過刻意模糊的剪接技巧及敘事手法,將不同時間點的事件交錯並陳,在並未採用換角手法的情況下,便使觀眾誤以為一切全在同一時間發生,直到最後才了解,原來整部片所描述的,根本是互為因果的兩起類似事件。

從上面的例子來看,通常會運用在影劇中的敘述性詭計,往往需要在劇情上安排一定程度的時間差,才能順利騙過觀眾,至於小說中那種單純針對角色身分的常見手法,則難以被直接改編。

像是某部改編自恐怖小說的日本片中,便曾因為這樣的情況,使得若是只看過真人電影版的觀眾,根本不會意識到這則故事其實含有一個敘述性詭計,甚至還可能導致觀眾回頭讀原著時,也因此極有可能會忽略掉書中的這個特殊安排。

不過,這樣的狀況其實有個非常簡單的解方,也就是選擇以動漫形式改編,便能將這類敘述性詭計給改為以視覺呈現。

原因很簡單,通常在動漫畫裡,由於作者畫風之故,時常導致就算是五官相同的角色,只需要換個髮型或戴上眼鏡這類配件,便足以誤導讀者或觀眾他們乃是不同人物。若是在動畫的情況裡,也只需要同一個配音員以語調稍有不同的方式呈現,就像我們私下與朋友聊天及在公司開會時的口氣及聲調差距那樣,便能達成這樣的效果。

事實上,這種作法也確實已經運用在根據兩本不同小說改編而成的漫畫及動畫上(而且兩部作品的原著還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因此也算是為敘述性詭計的視覺化問題,找到了一條較為容易的出路。

只是,在漫畫的領域裡,敘述性詭計真的只能仰賴這種利用畫風的方式嗎?

其實不然,至少在駕籠真太郎的漫畫《Fraction分身事件》中,便可以讓你看到漫畫在敘述性詭計上的更多可能性。

Fraction分身事件》的情節分為雙線進行,一邊是一連串女性剖殺案的真兇,正因模仿犯的出現而困擾不已,另一邊則是漫畫家駕籠真太郎正在與編輯商討如何將這些案件改編為漫畫的討論過程,然後隨著劇情不斷發展,也逐漸讓人分不清真兇那邊的相關情節,究竟是真實狀況,抑或只是出自漫畫家之手的情節規劃……

Fraction分身事件》在這樣的主線發展下,將駕籠真太郎原本擅長的色情與暴力元素運用其中,同時以更為瘋狂的搞笑手法,讓這樣的風格變得比他在《喜劇站前虐殺》中的作法更容易讓人接受,並與故事本身的懸疑及推理性合而為一,讓你越是好奇真相,便越會在結果揭曉時哈哈大笑,帶來一種荒謬絕倫的閱讀樂趣,甚至要說它是近年來蔚為風潮的「特殊設定推理」,也絕計合情合理。

此外,書中那名漫畫家與編輯的對話過程,也包含了大量討論敘述性詭計的內容,並針對漫畫本身的特性,例如畫面裁割、分格線設計、調動畫格順序、靜止與平面的視覺特色,甚至是對話框的存在等等,提出各種運用在敘述性詭計上的可能,再加上那些完全以白爛為導向的舉例方式,則更是足以為熱愛推理與漫畫的讀者帶來無窮樂趣,就算明明蠢到不行,卻也同時具有高度的參考價值。

只能說,那絕對是堪稱史上最白爛的敘述性詭計,甚至還融合了一點江戶川亂步式的變格特質,透過一種幾乎毫無羞恥心的方式,為你帶來些許不道德的推理樂趣。

認真思考專屬於漫畫的敘述性詭計,卻用最白爛的不在乎方式加以呈現。這,便是你會在駕籠真太郎的《Fraction分身事件》讀到的東西。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一切平凡無奇的日常,其實都充滿荒唐──專訪日本漫畫家駕籠真太郎
  2. 引人發噱與讓人不快同時存在,用暴力衝撞思考──專訪目前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