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踏實地的理想主義者——專訪《只工作、不上班的自主人生》作者瓦基

腳踏實地的理想主義者——專訪《只工作、不上班的自主人生》作者瓦基

文/愛麗絲

「我們會在圖書館唸書,但也會打球、玩卡牌遊戲啊,」學業與玩樂並重,是瓦基高中畢業前,在台東所熟悉的生活樣態。依山傍海,走路不必像在台北那麼快,相較升學,好好地、慢慢地生活或許才是首要之事。

在台東,瓦基一路國小、國中都讀美術班,除因擅長繪畫,也因美術班是少數「需要考試」才能讀的班,似乎多了份尊榮感。但選擇高中時,瓦基轉往一般高中理工組,大學則選讀二類機械系。「以前對未來沒有什麼明確想像,只是以進入職場為考量,」瓦基略顯靦腆,在人生每一個岔路口,天份或許有其影響,但事實上,瓦基的每一次選擇,都是如此單純且直覺。

自研究所畢業後,研發替代役是入伍當兵外的選項,而瓦基在選擇服務單位時,對未來工作幾乎一無所知,僅想著「投一間這麼大的公司,踩雷的機率應該比較小吧?」以降低失敗為最高原則,瓦基像採取某種避險策略,習慣選擇眼前看來最容易、「大家都這樣」的道路,卻從未想過傾聽內心的聲音,那真的是自己最適合、最渴望的嗎?

這或許是不少人的人生縮影。

但瓦基的人生,在交往多年的女友向自己提出分手時,轉了個彎。

入職台積電後,瓦基兢兢業業,以工作為人生重心,對生活一切幾乎漠不關心,也冷落了陪在身旁的伴侶。當受邀自新竹調往台南時,瓦基一口答應,過些時日,才想起自己並未告知女友,兩人即將面臨遠距離的考驗,「從前我都覺得工作是最重要的,大家都一定會支持我啊」。一次,他當天臨時取消和女友的約會,只為和同事上 KTV 同歡、慶祝主管升職——這也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女友當晚立即向瓦基提出分手。

「現在想想,那時候真的是滿荒唐的,」回想過往,瓦基顯得有些難為情,但那也成為瓦基人生的轉捩點。當時,女友羅列多點瓦基必須改善的項目,以挽回女友為前提,瓦基開始思考自己該如何改變生活模式,拿回人生的主控權,而不是被工作拖著走。

從閱讀找答案,CP值超高!

面對岌岌可危的情感,重新思考人生的當下,瓦基選擇從閱讀找答案。

事實上,瓦基自承三十歲前幾乎是不看書的,「打電動吸引人多了。」除了為應付學業讀的教科書外,瓦基對課外書興趣缺缺,「從前我覺得讀書就是為了得到好成績、找到好工作啊!」此外,瓦基笑稱自己從前並未看過閱讀帶來正向改變的實例。雖然家人確實買了不少書,但「買了可能根本沒有看啊,或是買人際溝通的書,結果還不是會吵架?」

但進入職場後,瓦基眼見身邊同事積極學習投資理財,不禁開始思考,除了領固定薪水,自己是否能藉投資讓生活有所不同?

「我開始閱讀的起點,真的是比較功利導向喔,」瓦基笑著說,自己從投資理財經典作品開始閱讀,並實際操作、驗證書中說法,「畢竟我一直都是要看到實例才能被說服的。」反覆驗證後,瓦基發現閱讀讓自己獲益良多,「我才發現原來書裡有這麼多好東西,自己卻一直沒好好使用。」花個兩三百元購書、閱讀,就能讓自己有所改善,讓瓦基直呼「CP 值超高!」

之後,當瓦基因升任主管,開始接觸領導管理時,也試圖從閱讀找答案。他訂閱《哈佛商業評論》雜誌,並把每回閱讀學到的幾種方法實際應用在領導管理下屬,也確實看到具體改善。這讓瓦基不禁思索,若透過閱讀就能創造生活中微小但有其重量的改變,若自己持續閱讀、改變,會是什麼樣貌?

於是,當瓦基緩下腳步審視人生時,除了重新認識自己,閱讀也成為首要輔助。

解決痛點,創造價值

自己感興趣的是什麼?有熱情的是什麼?瓦基釐清過往各類身份中讓自己最適合、喜愛的關鍵,作為職涯方向,並找出擅長又喜歡的事,兩者交集,便是扭轉人生、打造夢幻工作的核心。此外,瓦基將目光放得長遠,試圖想像未來希望如何被他人描述,並以此找出對人生的定義,回推改造自己與生活的執行方向。

透過閱讀,瓦基找出許多值得仿效的成功模式。譬如,在決定改變之初,瓦基雖有正職,但仍高度自律,每週閱讀、書寫一篇心得分享,「沒有規律就會敗給慣性和惰性,要持續寫,才能累積能量。」堅持書寫,瓦基除了分享藉閱讀所得到的、希望幫助讀者解決問題,也讓他一步步能脫離企業體、過上自主人生。

從台積電主管到自由自在的說書人,瓦基將自己一步步打造夢幻工作的前置準備、商業模式與心法撰寫成《只工作、不上班的自主人生》,之後也預計出版此書中不同主題的延伸書籍,帶讀者持續探索、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

如今,閱讀、寫閱讀筆記、寫作,成為瓦基的工作核心,這麼一來,生活與工作的分際是否變得模糊?瓦基笑著說,現在若從事以上三類事情,他不再刻意區分是為了工作或出於生活愛好,「因為那都是我喜歡的事情啊。」用喜歡而擅長的事,創造出且商業模式、獲利維生,工作便是快樂的,不再像過去只是打卡上班、交差了事。

「要解決痛點,創造價值,」這樣的創業者思維,是瓦基過往升任主管後便持續內化的思考模式,瓦基也用此種態度其初期的斜槓、到如今脫離企業體的工作模式。解決為他人忙碌、被工作綁架的痛點,過上自己想要的自主人生,正是瓦基創造價值的實證。

只要記得,她的出發點肯定是為了我好

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瓦基也成功修復與女友的感情。

回憶從前,瓦基和女友是在公司國標舞社團認識的,在許多人生岔路口,女友都給予瓦基關鍵建議。兩人性格相異互補,卻仍有不少共同處。細數女友許多特質,瓦基臉龐泛起笑意,「她從不化妝啊,可能是天生麗質吧,還有物質慾望非常低,一件衣服可以穿十年,」談及相處情形,瓦基笑稱「很有趣」,「有時她和我持相反意見,一聽到,吼,真的很氣,但當然不能直接反應啊!」稍作冷靜,瓦基提醒自己,只要記得「她的出發點肯定是為了我好」,就能彼此溝通,找到和解之道。

兩人交往過程,也讓瓦基以學了十多年的國標舞形容,「國標舞是雙方學會互相配合、進退,站在平等角度彼此尊重。」

學國標舞的起點,除了大學時「想交女友」外,電影《獨領風潮》(Take the Lead)是讓瓦基萌生興趣的關鍵,讓他拋開過往曾認為自己是肢體障礙的想法,投入國標舞後,更發現並沒有想像中困難,是自己有興趣、也有成就感的運動。「我以前都會自己在宿舍對鏡練習耶,超認真的,」談及國標舞,瓦基神采飛揚,對他而言,跳舞是一種截然不同的人生體驗,未來他也期待和女友一起探索如華爾滋、探戈等其他舞風。

從前,瓦基和女友出門旅行,總像被拎出門的隨身行李,對景點、行程毫無規劃與意見,如今,他學會規劃行程,讓兩人能在異地盡情體驗生活,「這樣才會有兩個人在同一個軌道上的感覺啊。」下回出國,瓦基預計將和女友完成因疫情延宕的冰島之旅,攜手體驗壯闊而奇幻的自然景觀,

腳踏實地的理想主義者

從前,瓦基並未認真思考過自己對人生的定義,純粹被生活走向推著前進。但閱讀《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幾乎翻轉了他的人生觀。

《活出意義來》的作者維克多.弗蘭克(Viktor Frankl)是一位奧地利心理醫生,也是二戰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書中撰寫他在集中營裡的經歷,字裡行間,記錄著那段灰暗日子裡,儘管被剝奪所有身外之物、尊嚴和人身自由,作者卻體悟到人永遠能選擇如何回應生命意義,即便面對痛苦,仍能有嚮往與善良,「每個人在任何時刻,都能主動定義,決定怎麼應用自己的人生。」

不少人會在追逐物質名利與自我心裡滿足間擺盪,猶豫該犧牲何者、以何者為重,但瓦基指出,「追求名利和自我滿足,根本不互斥。」只要一步步仔細思索、付諸實踐,理想人生絕非天方夜譚。

「具有與生俱來的理想主義,但他們不是懶散的空想家,而是能腳踏實地完成目標,留下深遠、積極影響的人。」——提倡者(INFJ)

在十六型人格分類中,瓦基屬提倡者(INFJ),而他確實正腳踏實地,讓理想成為現實。

這樣工作,那樣生活:

  1. 最有自制力的,通常是最少動用自制力的人
  2.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間結構,工作邊界一開始就要講清楚
  3. 你會選擇一份有趣的工作,還是選擇把無聊的工作變得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