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ue Clark 試讀連結 還是渴望例外狀態。 《地圖集》中有篇標題是「無何有之地」,Utopia,是的,烏托邦,不存在的地方。然而在地圖精密仔細的現世,Utopia幾乎成了不可能的想望。所有陸塊海面都有形體,所有高低起伏都有線條對應。如果打開Google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tian Martinsen by 葉佳怡 試讀連結 蟑螂。如此常見又如此不討喜的生物,毫無優點,實在是難尋的畸零典範。在人類心中,這種生物一出生就等於死。人類只是在等待執行死刑的機會。 不知道是否呼應繁華落盡的背面陰影,《夢華錄》中也有篇文章講「曱甴」,就是蟑螂;「曱甴」的粵語讀音和蟑螂台語發音類似:「嘎砸」。據說語源確實取自台語。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derrypubliclibrary by 葉佳怡 試讀連結 網路愛情故事總是夢幻。或許本質上都擺脫不了虛無。《電子情書》就曾火紅到不行:男女主角因為網路聊天室相遇,終於因此離開錯的人而迎向對的人。結果仔細一算,竟也是十五年前的電影。一九九八。當時光是手邊有台筆記型電腦就潮到不行,現在看來卻普通至極。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eth martinak15 by 葉佳怡 試讀連結 關於時光定格之錯落,用近代的消費商品來看再好不過。董啟章的《夢華錄》裡面滿滿是商品,大部分商品早已落伍,只有少數商品靠著不停變形而歷久彌新。然而商品就是這點殘酷但又這點好:如同人生是最奢侈的耗材,硬要防腐處理反而嚇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