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要爆一個不太勁爆的料。剛上初中時,就一位不世出的天才來說,不修邊幅頭髮凌亂是很合理的,所以我都帶著剛起床的頭髮上學,於是就有同學管我叫「雞頭」。這個外號跟了我整個中學六年,我以為上了大學後能徹底天雞不可泄漏、擺脫這個外號時,沒想到是白費心雞,博士班畢業沒多久,大家不是叫我「雞哥」就是「雞博」了⋯⋯ 完整文章
文/中央研究院 研之有物編輯群 ⊙從瘴病觀看宋代醫療史 隱含在醫療行為和論述背後的權力關係、知識流動,都是醫療史關注的焦點。「微觀」的醫療,關注個體的健康與疾病;醫療史的研究,則是從「宏觀」角度切入,把醫療行為放在更大的社會結構、文化脈絡、歷史縱深之下,以進行動態的觀察。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日本作家京極夏彥說過,研究日本妖怪,就是在研究日本人的心性。」何敬堯說,「我很認同這個說法。」 已經出版《幻之港:塗角窟異夢錄》、《怪物們的迷宮》兩本短篇小說集的何敬堯,對臺灣的妖怪傳說及恐怖故事十分有興趣,在這兩本作品當中,可以明顯看出他對這類題材的喜好與野心;換個角度講:何敬堯會開始寫小說,原來就打算要寫這些類型的故事。 完整文章
對於從小就夢想當科學家的我來說,想當科學家除了想要發明很厲害的東西來改變世界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對於諾貝爾以及諾貝爾獎的憧憬。 但一直到去年十一月,我造訪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老城區大廣場北側的諾貝爾博物館(Nobelmuseet),才真正有機會得以理解有關諾貝爾獎、歷來諾貝爾獎得主和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生平的資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