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良 《半場無戰事》既是寫實主義小說,諷刺小說,更是赤裸裸反省美國社會集體意識病灶的小說。它並非傳統意義上直擊烽火現場的戰爭小說,但藉由一班軍人弟兄在「文明社會」短短幾小時的經歷,卻悉數呈顯了一場戰役種種的內外傷害、矛盾,殘酷與荒謬。其大無畏的氣勢,張力滿弓。 戰爭是什麼,其本質有任何意義與價值?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決定到臺灣的理由,其實很難說明白,雖然我原來就想做國際記者,但決定到很難說出一個可以和大家分享的、特別的理由,這個決定很自然。」野島剛笑著說,「可能我的前世是一個華人吧!先前我在臺灣雖然只待了短短的三、四個月,但那時候我對臺灣的印象非常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