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很好的;」姜雯說,「也因如此,就很難想像:台灣人怎麼會這樣對待另一群人?」 姜雯唸的是商業相關科系,雖然喜歡文學創作,但一直停留在個人興趣層級;她到荷蘭留學,主修國際商業管理,畢業後就留在當地,找到電信產業裡的項目管理工作,前前後後待了七年。 完整文章
口述/趙德胤;採訪整理/鄭育容、方沛晶 拚搏求生的故事,總是極其巧合的雷同。為了生存,人們從鄉村遷移到城市,從國內流離到海外。他們離開了原鄉,在異地建立起家鄉,成為下一代的故鄉。可能從此再也回不去的他們,不論是物質或精神層面,在離開的那一刻起,注定成為異鄉人。 對我來說,拍電影,從來就不只是「拍電影」而已。 電影,是我訴說生命經驗的方式,也是我爬梳個人感受的工具。 完整文章
文/小小平 北韓,大概是世界上最微妙的一個國家,完全身在全球化的潮流外,卻總是成為大國之間討論的議題,甚至可說是暴風圈一般的存在。但對於北韓的實況,外界卻始終處於資訊不明的狀況,許多新聞報導被槍決的高官,過了幾年卻又突然出現,高層的狀況媒體尚且無法準確掌握,更不要說身處在底層的人民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