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莉莎.奎特;譯/李祐寧 如今的上層中產階級生活,建構在薄弱的基礎上。心理學與社會科學研究指出,對一個薪水合理的中產階級者而言,生活在富人之中確實會損害心理健康。二○一○年,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和卡迪夫大學(Cardiff 完整文章
亞洲的家庭觀念比歐美濃厚,在台灣,從幫忙做家事、照顧父母,到選擇父母期待的學業、事業和伴侶,我們很容易同意小孩對父母負有各種責任。 然而,這些責任有恰當的基礎嗎?若僅僅依靠「他是你父母」這個事實,能推論出多少責任和義務?瑞士哲學家布萊許(Barbara Bleisch)在《為什麼我們不欠父母?》這本書裡,致力於思考這些傷感情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Sway 蕭煌奇唱〈你是我的眼〉,他看不見,所以,你是他的眼睛,帶他閱讀浩瀚的書海,歌詞動人心弦。但在浩瀚的房市,你以為自己有幾雙火眼金睛能看得一清二楚?告訴你一個大家不願面對的真相:你所看到的新聞,多是我製造的,你的房產知識,是來自我的帶領,我叫你買你就買、勸你賣你就賣;換句話說,我,就是你的眼。 完整文章
文/鳳梨 Photo From Flickr by frankieleon 前幾天在新加坡電影《孩子不壞》裡發現風一般的男子陳曉東,他在劇中飾演一位老師,當下不勝唏噓,同年紀的演員在香港電影,絕對還是帥氣威風的角色,他竟然只能是溫良恭儉讓的老師。這部片中有一橋段是一位黑道大哥看到了遙控飛行器討債的優勢,加碼資助學生研發,還讓他們出國比賽。 這有哪裡不對吧,黑道比學校更了解投資人才?完整文章
文/大衛.藍西、蕾巧.克魯茲 女兒說 「可是,爸,拜託你啦!我這次一定能贏!只要再給我一點零錢就好了嘛!」 我相信當時整個遊樂園的人都聽到我那使出渾身解數的哀求了。回想起來,也許路過的人都想塞點錢過來好讓我閉嘴,可惜沒有。我那天運氣用盡(錢也是),接下來的六、七個小時只能在那好玩的奧普蘭遊樂園(Opryland Theme 完整文章
文/威爾.鮑溫(Will Bowen) 譯/莊安祺 在你內心深處,你明白這點,知道這千真萬確。 人類之所以想要行動、追求成就、擁有一切,背後原因其實是一個無法訴諸言語、甚至沒有知覺到的信念:人們認為這樣做必然能增加快樂的程度。然而我們卻永遠掌握不到持久而充沛的快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