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完整文章
2016 年 2 月 4 日下午五點四十六分立春,讓人不禁想起《農民曆》這本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兒。雖然最後一頁的「食物相剋中毒圖解」中,誤食「沾上『守宮』屎尿的米飯而中毒」要服食「地漿水」解毒一事,在現代醫學眼中已經被打上個大問號,不過在四季如春的寶島臺灣沒什麼感覺的「二十四節氣」,在四季分明的俄羅斯,尤其是遠東地區的濱海省(Primorsky 完整文章
俄羅斯聯邦幅員廣闊,面積 17,098,242 平方公里,覆蓋地球九分之一陸地,從東到西一共有十一個時區,意思是當居住在最東方「堪察加時區」的戰鬥民族進入 2016 年時,最西方的「加里寧格勒時區」的同胞們,可能還在趕辦年貨採買跑趴物資,而依時區不同,有的地方則正酒酣耳熱,熱烈慶祝。 而我所在的海參崴,也有自己的「海參崴時區」,這個時區比臺灣快兩小時進入 2016 年。 完整文章
文∕丘光 莫斯科的隆冬天黑得快,差不多下午三點就灰灰濛濛,每當雪花慢飄,尤其令人神思恍惚。在這似暗非明的時刻,特別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尷尬、一種該工作維生還是該休息作夢的猶疑。《夜巡者》就是走在這般冬夜時分雜錯著現實與夢境的路上,領著我們看看莫斯科的生活與幻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