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不會說的,現在會了

文/怪熊 你時常「無言」嗎?生活中大小事不請自來,穿插跳接,時常讓人僅剩一張都嘴淒慘無言。過去黨國一體的教育、文言文聯盟迴護的國文教育多半認為「古典文學的傑作歷經千古的汰蕪存菁竟能傳後至今,已成文章之典範,足以見證中文之美可以達到怎樣的至高境界」,只願意承認那套精鍊與深沉,非得要學生熟悉不可。 可是…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杜甫:風把我家屋頂吹跑了,那些沒屋住的人豈不更慘?

鄉民喜歡譏訕台灣人健忘,無論什麼激昂生猛、沸沸湯湯的公眾議題,嚷嚷了一兩個星期,隨即又春夢無痕。我們重新挖掘另一個無關緊要的明星劈腿、影片外流或小貓受困事件。 但我總希望大家不是真的忘記,像《神隱少女》的白龍,只是一時想不起來。如前陣子喧騰一時的社會住宅議題。那些豪宅居民之於青年、弱勢者的排斥,夜宿…

「三不一沒有」:找回醫病關係的溫度

文/犢玫瑰 八仙塵爆意外至今,關注度有逐漸減緩的態勢,但仍然有不肖媒體如扒糞般起底傷者背景,企圖用煽情包裝新聞,令人憤慨不已!我們可以體諒從業人員須考量報導的份量和播送量,但真正能提供相關知識和法條的說法和分析,卻總是被模糊了焦點,現今這樣一個醫療專業分工化的社會,醫病關係急需從冰冷的制度中找回一絲…

動心轉念,稀釋痛苦的濃度

文/犢玫瑰 浸在苦裡去感覺苦,就是看著念頭來來去去,念頭是自由的,因此苦的感覺也變化無窮,如此一來,苦改變了,苦的濃度就有稀釋的可能。 「八仙塵爆」事件持續延燒,新聞上不斷放送著心痛的家屬和年輕生命的掙扎,讓人不禁鼻酸糾結,更不由得發出人生無常的慨歎,關於生命的「無常」,網路曾經流傳一則故事: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