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厭女,我只是母豬教徒

文/余貞誼 觀察「母豬教」的出現與起落,可以看見有一關鍵詞與之形影相隨,即「仇女」。 更值得注意的是,梳理這兩詞出現的時間點,赫然發現「仇女」一詞早於「母豬」(如圖 10),顯示在「母豬教」尚未成形時,PTT 的討論板上就已燜燒著「仇女」的言論;「母豬教」成立後,它也跟著水漲船高,形成與「母豬教」聲…

面對王子與公主,你需要的不是真相,是光鮮亮麗!

文╱Mike Leibling;譯╱洪慧芳 他們也可能愛做白日夢、愛幻想、嬌縱成性、自以為是、被寵壞了,或以上皆是。 為何難搞? 我們不是在講真的皇室成員,而是指穿著光鮮亮麗,嬌生慣養,做點事情就百般不願意的人。事實上,他們覺得分內的工作相當累人,他們比較擅長規劃豐富的社交生活,廣結人脈,那時他們才…

【陳夏民用功讀世界】讀起來怪怪的,想起來又覺得很真實——彭浩翔《怪力亂神碎花裙》

日前,彭浩翔為台版《怪力亂神碎花裙》來到台灣宣傳,期間住同一間飯店,除了廣播、拍攝、活動通告之外,其他鮮少移動,多半是記者來到飯店採訪。他手機不離身,似乎總有訊息在發,桌上擺了幾本書。採訪空檔,我聽見他對他的責任編輯說道,「我睡不好,一想到那個人說的理論,整個晚上都在想。」那人說的理論,是地球是平的…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風格是自然形成的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為什麼「風格」這件事那麼重要?或者,竟有人說,「風格」其實沒那麼重要?伊格言分析給你聽! 有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是這樣的:藝術,或說文學作品,最重要者在於「風格」。何謂「風格」?作者個人獨特之印記是也。若無此獨特印記,則作品必非屬一流,因為它要不就是某些前輩大家之複製畫,次等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