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獨居剛剛好,我覺得擁有沒跟任何人說話的日子很重要

文/Chocolat;譯/駱香雅 我在四十二歲時開始跟丈夫分居,自己一個人搬出家裡。因為擔心當時還是高中生的兒子們,所以透過認識的當地不動產仲介公司介紹一個物件給我,就在我家附近花店的二樓。 由於花店老闆住在其他地方,晚上七點關門之後以及星期天的公休日,只有我在這裡。樓下沒有任何聲音,與其說是公寓,…

投資客往往很「專心」,一次只買同一條街

文/sway 全民打房‧重點提示 想買老公寓等都更改建,「專心」和「地段」是關鍵,不要以為帝寶後巷就是改建保證,有沒有臨大馬路、有沒有公共建設很重要,就算你沒法學投資客做天價假交易向銀行套現金,起碼買進以後要耐心等待,沒有個十年耐心,別想碰都更。 都市更新炒得兇、炒得大,你以為這把火只燒到台北市的老…

房子是用來住的──在瑞典,蛋黃區再昂貴也有公共住宅

文/謝夙霓、Fiona Zheng 兒子出生後,母親便催促我們在瑞典買間房子,一來有自己的房子免受四處搬遷之苦,二來是自己的房子住得也舒心,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亞洲人最講究的「有土斯有財」,買房可視為一種長期的增值投資。 兩個孩子接連出生後,家裡的大庭院提供了他們四處奔跑玩樂的空間,他們不必像住公寓…

在「麥當勞」與「摩斯漢堡」之間,有一個家

文/徐世榮 政大最熱鬧的側門被稱為「麥側」,因為它的斜對面就是「麥當勞」,由於公車站牌就在旁邊,每日人進人出,川流不息。「麥當勞」的旁邊,幾年前開了一家「摩斯漢堡」,兩家店的生意都好的很。在這兩家店之間,其實是緊緊夾著一間公寓,而多年以來,這間公寓的鐵門都是拉下來的,大概從我唸大學的時候就是如此,至…

【故事‧說書】白先勇的老臺北,舒國治的老臺北,如流水逝去的老臺北

文/路向南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台北,如何成為現在的台北? 台北人生活或居住其間,可能早已習慣現代台北的城市景觀,而逐漸淡忘老台北的往日風華。想要認識過去的老台北,白先勇的短篇小說集《台北人》,以及舒國治的散文集《水城台北》,這兩部書以老台北為時代背景或主題,剛好提供有意思的線索,值得我們…

【貓下去計畫負責人陳陸寬】餐酒館主人的音樂書房

文/薑薑 每回提到「貓下去」,身邊總不乏出現你知道他是用整叢靈魂在吃喝的人士,剛開始可能語帶保留地進行閒聊,等到確認你也同是吃過的一份子,那些或許是親身經歷的奇遇、上桌食材與料理手法帶來的啟發,與各種圍繞在店主人阿寬身邊的八卦傳聞,幾乎可以讓愛吃鬼們話匣子大開。若用正經點的形容詞來說明,貓下去大概是…

漫遊中山雙連──手感與溫度的文藝聚落

文、攝影/Coco、Joy 手感的文藝聚落 中山雙連 不像台北的東區小巷多服飾小店,這裡多是講究手感與溫度、崇尚職人精神的手作小店。街區創意小店起源得話說從前:1981 年日系美髮沙龍進駐街區,時尚店面帶來年輕氣息,1995 年南西衣蝶百貨設有解放區,讓新興設計師販售商品,開始帶動文創小店風潮。於是…

流蘇是我和他一整座山的花白,一整座城的凋零

文/羅毓嘉 三月的流蘇雪 春天才來,流蘇轟然鋪滿了整座城市。人說,流蘇是三月的雪,先是雀鳥歌唱,枯木生嫩芽,驚蟄後總以為空氣初暖,卻不想雪怎麼又來了。那年,我穿過政大山上那片片落落的流蘇枝枒間,下山去會他,還沒到恆光橋頭,先看遍了雪白與豐華。當我想起政大後山的流蘇,也不知思念的是花還是他。 流蘇是我…

這個首都哪裡美?──假台北人走進「台北城市散步:慢步齊東老街建築」

文、攝影/小威 「台北很漂亮,我想讓更多人認識她,了解她,並在這裡住下來。」集合的時候,孫啟榕用這句話開始今天的台北城市散步。身為一個覺得「台北就是個首都城市」的假台北人,這句話聽在我的耳裡,離奇程度只比「布丁加泡麵超好吃」差一點,放眼望去的公寓們,也無法反駁我的想法。 捷運忠孝新生站二號出口對面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