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璧如 冷漠,是各種關係裡,殺傷力最強、幾乎是慢性凌遲的枯竭狀態,以肉體來比擬,等同癌前階段。很多人歷經感情的冷漠對待,若無其他有力的支撐或抒發管道,怨怒痛悔各種情緒一味內縮壓抑,加上長期過勞、起居不節等外因雜揉,很容易隨緣轉化成各種具體的「癌」。 每個人依其慣性,接受魔考,直到其能耐足以跳脫固有模式,以清明之眼,看待一切,而不起絲毫微細的習性反應為止。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2010 年 8 月到 2015 年 10 月,我與張必魯在台北度過五年,那是我此生最短也最長的一段時光。 2010 年,遭逢人生低潮而落入一個不適切的職場環境的我,有幸從鬥爭中退出。那天下午,我帶著張必魯繞著台中的科博館散步,在館前路的轉角,我蹲下來看著他,問他:「我們離開台中,到台北好不好?」他不知我的心事,對著我張大眼睛,把舌頭掛在嘴邊,咧嘴大笑。完整文章
娜拉滿週歲那年,我駕車載著她,前往郊區的百貨公司為她選購一件生日禮物。返家途中,前方路口突然傳來一陣巨大聲響。一輛重型機車不慎和公車擦撞,騎士閃避不及摔倒在地,幸好身穿標準護具,他看起來並無大礙。事發當下,公車上一名身材壯碩的女士,立刻推開車門,跳下車,檢查和詢問騎士的傷勢。原本在我面前悠悠步行的一名男子,也連忙衝向現場,扮起臨時交通警察,在情況未見明朗之前,先擋下了兩方來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