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士博 我挑選了一幅當地藝術家的蠟染畫作品,滿欣賞的,但開價一萬二西非法郎,經過一番講價,老闆一直不肯讓步。最後我脫口「那我買三幅,算我三萬!」心裡還在猶豫,如果老闆答應,我還真不知道其他作品有沒有我中意的……但老闆立刻拒絕了,我只好放棄。走離那攤位沒幾步路,老闆追上來,手裡拎著我看上的畫作,「一萬!」 驚喜之餘,我也納悶:「三幅三萬不願意,一幅一萬卻可以?」 完整文章
前幾天出席某個出版產業調查專家會議,跟讀冊張天立創辦人同席,會上他提到產業調查標案執行單位做問卷根本是浪費他的時間:誰有空去填那幾十項的問卷啊? 張兄過去跟我有些觀點並不一致,但這回我對他的「開炮」倒是心有戚戚。我也填過幾次問卷,我也很疑惑台灣做產業調查問卷的工作技巧,為何始終沒改進。事實上根據我在臉書上幾個接受過問卷疲勞轟炸的臉友回饋,完全沒有人想填答那些產業調查的問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