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瑞克.卡普蘭;譯/吳妍儀 在我們對理論邏輯的討論中,我論證過,對於某些我們在乎的事情,我們的心靈基本上是在自我對抗,而邏輯並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邏輯只是把問題形式化而已。當我們靠知性闡述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失去很多來自非知性功能、有潛在幫助的資訊:也就是來自我們的身體、想像力與情緒的資訊。 完整文章
春光編輯室 就用這本書來傳達心意吧! 去年底,自己剛升格成為媽媽,因此一翻閱這本書沒多久,便好受感動,也更能體會具作家的母親,有多麼勇敢與堅韌。 從懷孕初期,媽媽對於來到腹中的小生命,都懷有無限的期待,但最深切的期盼,僅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健康。在我懷孕的過程中,也曾經想過如果產檢結果發現是不健康的孩子,是否還願意生下?是不是有足夠的勇氣和毅力陪伴孩子面對自己的不完美?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萊恩 2016年春季,眼看著畢業典禮一天一天逼近,我的朋友、同事開始問我,今年的演講打算講什麼?有一段時間,我只是反射性回答:「這真是個好問題!」我心裡明白,這根本不算答案。後來,我突然想到,這樣的答案也許不好,但是「好問題」這個主題,或許是畢業典禮演講的好題目,尤其是我這輩子對這個主題非常著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些人喜歡讀標榜具有「療癒」效果的書。有些人覺得這類書是騙人的。 之所以會覺得這類書「騙人」,大抵因這些人認為這類書要嘛講得太虛無飄渺,要嘛就是充滿廢話,其中所謂的「正能量」,只是一堆自以為是的文字組合。 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
文/威爾.佛格森 「時代前鋒報」三版一條小小的報導,揭開世界末日的序幕。 這條電訊當天很晚才傳到各報,很多家報社因此懶得刊登。「時代前鋒報」把它當成次要新聞處理,塞在廣告和社論之間,其實是在填左下角的版面。讀者一不小心,就會漏看。它的標題是這麼下的:「煙草公司銷售量意外滑落。」 完整文章
文/梁嘉銘 這天,正在客廳和姊姊玩樂高玩具的肥栗突然轉頭告訴我: 「把鼻,今天數學我只考了 26 分喔~」 「哇靠!這麼高啊,有沒有被老師罵?XD」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有被罵。題目好難,反正就是這個分數啦。」她笑著摸摸自己的頭。 「26分,妳有什麼打算?」我問。 「沒什麼打算啊!下次努力一點就好了。」她的回答非常官腔,接著繼續轉頭回去和姊姊玩樂高。 「妳不怕我或馬迷生氣喔?」我又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