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衛平 有一位畫家,把汴京的繁榮盛景,全部畫到一張畫裡去了, 這張畫,就是著名的《清明上河圖》。 每個朝代都有一個值得炫耀的京城,像秦朝的咸陽、西漢的長安、東漢的洛陽,以及唐朝的長安城等等。每位統治者都盡可能把自己的京城打扮得富麗堂皇,彷彿那是他們自己的宅院和廳堂,若是不夠氣派,就不足以誇耀帝國的繁榮和興旺。 完整文章
我在之前的文章裡,提到不少次關於古典時期偏安時代小朝廷,和當前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對照關係。而《東京夢華錄》這部成於南宋的傷逝之書,也曾經在Readmoo新年特集〈在不平靜的新年遙想太平年代〉這篇文章裡介紹過。最近關於故宮的新任院長提出的「台灣化」大方向,讓鄉民們又想到這部頗有代表性的經典。 完整文章
文/李開周 與其他多數朝代一樣,北宋沒有向公務員提供住房的義務,除了地方長官們可以住進官衙,高官大臣們可以享受公房,別的公務員只能自己解決住房問題了。比如說,太宗朝(九七六─九九七)有個大將劉福,真宗朝(九九八─一○二二)有個文官楊礪,仁宗朝(一○二三─一○六三)有個名臣江易之,都是自己解決住房問題的——他們仨在汴梁城租房住了一輩子。 完整文章
之前有幾樁新聞讓人覺得興味盎然。首先是蜷川實花展,太多人打卡自拍,導致看展動線阻塞,寶寶有苦說不出,然後他就爆氣了,結論是說台灣人看展也僅是為了虛榮心,不在乎自我美感之提昇。再來是某作家學者時經多年,重遊京都,未料一景一物天長地久之古都,早已在日幣連貶、廉航之亂的大環境下,今非昔比了。尤其是未解「花見」傳統而穿著毫無質感和服的台灣妹,不僅匱乏美感、甚至有礙觀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