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齊邦媛 然而,我的家人卻面臨更大的生死挑戰。 從南京火車站到蕪湖軍用碼頭,母親雖有人背扶,卻已受到大折騰,在船上即開始大量出血。船行第三天,所有帶來的止血藥都止不了血崩,全家人的內衣都繼床褥用光之後墊在她身下。 完整文章
旅行經驗豐富的王浩威,總避開某些博物館或紀念館,例如「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南京友人推薦參觀,說看了會很震撼,「內心必定充滿了恨。」他一聽就不去了。 又如柬埔寨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他不想去,他說,如果只是充滿控訴和血腥的呈現,這股恨意,會讓自己心情沈重很長時間。 完整文章
文/王德威 葛亮是當代華語小說界最可期待的作家之一。他早期的《謎鴉》、《七聲》,有世故練達的故事,也有簡單清純的敘事,已經可以看出一位青年小說家的造像。2009年,他推出第一部長篇《朱雀》,縱寫南京現代史裡的兒女情事,細密纏綿,並且點染出宿命色彩,是近年少數關於城市歷史的野心之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