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明益 「別傻了,」祖穆魯德陰沉地說:「我們正在人間建立恐怖統治,只有一件事能夠讓這些酷行合理化:要不就是宗教,要不就是神。反正以某種神性實體為名,我們就能為所欲為,不管多殘酷,大部分下面的笨蛋硬著頭皮也會吞下去。」 完整文章
文/陳牧謙(政大歷史系大學部學生)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歷史學家常常要面對史料不足的問題。 但如果史料間的不全並不是空白、而是「被河蟹」,文字的斷裂不是因為紀錄的不全,而是刻意斟酌篩選的結果,則歷史學者要如何才能穿透重重的屏障,挖掘背後的真相? 漢語世界對納塔莉‧澤蒙‧戴維斯(Natalie Zemon Davis)這位史家絕對不陌生。戴維斯在 2006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