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龐文真 輪到Orange分享時,她並沒有走上台,反而是走入聽眾區,她問,你們誰有在部落格或論壇發文?有人回答有。她走到答者面前,繼續問,有人回應你嗎?你多久發一次?有持續發表嗎?一個月幾次?一個星期?⋯⋯ Orange說,問這麼多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出書,想要出版一本書,要有發表的慾望。要有很強的慾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17年2月13日,週一,晴,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的最後一天。中午時分,鄭南榕基金會與逗點文創結社,在主題廣場舉辦了《名單之外:你也是受害者之一?》新書發表會,這也是書展首日副總統陳建仁在獨立出版聯盟攤位購買的書籍。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年參展的攤位數比去年成長了10%,登記的版權交易比去年成長了28%。」台北書展基金會的董事長趙政岷站在台上,笑著這麼說。 2017年2月8日是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開始的第一天。台北國際書展的首日一向被設定為「專業人士日」,只開放相關產業人士進場,開幕儀式、書展大獎的頒獎典禮,以及每年幾乎都會出現的「總統(或某些政治人物)逛書展」行程,也都會安排在這一天。 完整文章
文/蔡瑞珊 原研哉《欲望的教育》:「將產業的潛在可能性,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視覺化,這便是設計師的職責!」 設計之於美學,有如文字之於閱讀。 一場時代的美學,有多少人扮演幕後推手? 端看「設計」這個從零到一的創作過程,國際策展人,賦予原有物件新的意義; 完整文章
據報載明年台北國際書展要增加「年度編輯獎」的獎項了。說實話這是個高難度的獎項,因為編輯對書的貢獻太難捉摸了。有些書在市場轟動,可是編輯的作用不是特別大,有些書非常叫好,書能出版全賴編輯的堅持,可是出版以後無聲無息,讀者沒感覺,社會沒激盪,那麼這是好編輯嗎? 完整文章
貓按:台北書展已經過去大半年,不過我這篇評論似乎讓書展基金會注意到了,因此轉貼過來,希望本文建議的構想真有實現的一天。 台北國際書展結束了,今年五十萬的參展人次,繼續創下近七年以來的新低,人潮減少,營業額下降,展後的媒體評論全都是負面字眼,書展變成賣場,展位租金昂貴,承辦的書展基金會也變成指責對象,萬年董事會沒有新血輪,以至於創新不足,無法面對時代的變局。 完整文章
2016年二月起,台灣出版業沒有太多好消息,先是台北國際書展遇上瓶頸,再來是新任文化部長提起將考慮施行「圖書統一定價制」而引來一番激辯,更甚者,則是有作家出面抗議折扣戰的折讓問題,讓出版社決定縮減版稅以減少支出,嚴重傷害了創作者權益。將眼光從業內往外看,通路的銷售報表傳來令人痛苦的數字,再怎麼新鮮有趣的書籍題材與行銷策略,似乎勾不住讀者的心。 「讀者跑哪裡去了?」很多出版人驚慌地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