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克雷的橋》描寫鄧巴家五兄弟中,由克雷所造的一座橋,而它也是將這家人重新連結的一座橋。故事的起點,就是「家」,而作者馬格斯.朱薩克(Markus Zusak)在日前於台北國際書展期間的讀者活動中,提到了他對於人與人之間真實互動的重視,也不諱言自己的確刻意避免在書中提及現代網路社群工具。 「我希望這些人性的角色能做一些人性化的互動⋯⋯,畢竟書裡是現在少數還可以沒有科技的地方。」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多年以來,每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狀況」好壞,似乎都是用進場人數在計算的,加上連著好些年的年末,都會看到某些媒體刊載出版業這一年多麼悲慘淒涼的新聞,所以這些年的年度之交,常會先看到幾則換形容詞但內容幾乎沒變的寒冬苦情新聞,再看到幾則公眾人物逛書展買書和進場人數多少多少的熱情活力新聞──然後講的都是出版業。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輪到Orange分享時,她並沒有走上台,反而是走入聽眾區,她問,你們誰有在部落格或論壇發文?有人回答有。她走到答者面前,繼續問,有人回應你嗎?你多久發一次?有持續發表嗎?一個月幾次?一個星期?⋯⋯ Orange說,問這麼多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出書,想要出版一本書,要有發表的慾望。要有很強的慾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17年2月13日,週一,晴,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的最後一天。中午時分,鄭南榕基金會與逗點文創結社,在主題廣場舉辦了《名單之外:你也是受害者之一?》新書發表會,這也是書展首日副總統陳建仁在獨立出版聯盟攤位購買的書籍。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年參展的攤位數比去年成長了10%,登記的版權交易比去年成長了28%。」台北書展基金會的董事長趙政岷站在台上,笑著這麼說。 2017年2月8日是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開始的第一天。台北國際書展的首日一向被設定為「專業人士日」,只開放相關產業人士進場,開幕儀式、書展大獎的頒獎典禮,以及每年幾乎都會出現的「總統(或某些政治人物)逛書展」行程,也都會安排在這一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