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伊妃 曾經,家人因為這一身黑制服,對我充滿了質疑跟不諒解;直到我們一同參與了親友的後事,他們看見了我工作的樣子,也看見了黑制服閃閃發亮的那一面。 有時天還沒亮,我就要趕著出門工作,媽媽在背後大聲碎唸:「妳做這個工作真是見鬼了,多早都要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