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鴻鴻 〈母語課〉 媽我聽不懂你說的話 挨打的時候叫聲倒是和我一樣 沒有一堂課教你的語言沒有童話發生在你的家鄉 禮拜天也不准放假爸爸說你又不是佣人 我恨你讓我的國語和母語都比人家差 我在你的異鄉長大也成了你的異鄉人 可是我偷偷愛聽你唱的搖籃曲那裡面有水光,有市場,有奔跑濺起的泥漿 有鄰家男孩的眼睛還有天堂 2006 ※ 本文摘自《土製炸彈》,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米雪兒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在書中,艾美和莎拉就如同一虛一實,對照出破輪鎮的過去與未來。死去的艾美藉由信件,讓讀者看到破輪鎮過往的歷史和生活故事,活著的莎拉則透過書本,讓破輪鎮注入一股新的活水,開啟鎮民內心緊閉的那扇窗,重新改變了破輪鎮幾乎衰亡的命運,也繼續延續了艾美溫暖人心的精神力量。 完整文章
時間:2015 年 12月 11日(五)19:30 地點:永樂座書店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83巷21弄6號1樓) 主講人:陳夏民 (逗點文創結社負責人、作家)、陳又津(本書作者) 免費講座,無需報名,歡迎「台北人」、「準台北人」、「非台北人」,踴躍參加。 活動網頁:點我進入完整文章
我在書桌前,一步一步,像父親推著腳踏車那樣收集紙箱和鐵罐, 敲擊鍵盤記錄我們曾有的回憶,打撈父母那一代準台北人的故事…… 十九歲那年,父親過世了。認識父親的時候,他已經是個老人。 是退守到台灣的老榮民,是做餅人,同時也是收藏破爛的拾荒者。 如果要我的母親有什麼夢想,就是給我們家後面的空地砌上一圈水泥拿來種花、 買一台新的冰箱、找一個工時不太長的工作、明天洗床單的時候不要下雨……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Dan Phiffer 薛莉詩集《我的詩沒有蜂蜜》以論詩的詩作開場,前兩首都談寫詩這件事,但不像元好問《論詩三十首》的氣魄那麼龐大,薛莉也沒興趣管別人詩怎麼寫,詩作用來自剖,第一首與集子同名的〈我的詩沒有蜂蜜〉,詩句及代表的意思簡述如下: 「我的詩並不高貴」(平民) 「略帶神經質」(敏感) 「屬於倒楣走過的人」(人生悲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