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正能量】吳曉樂:那些致命的明亮

文/吳曉樂 一個朋友,在工地工作。一日同吃晚餐,席間有人問他,「在工地非得戴著安全帽嗎?寫著安全至上的那種」,他頓了一下,對啊,但也不只安全至上,那頂帽子其實還寫著別的資訊,好比說,姓名與血型,若這個人出事被送到醫院,比較方便。那晚吃的是火鍋,這對話其實是有肉香在烘托的,聽到血,出事和醫院,肉香變得…

在這座寫作療養院裡,每位院友都在尋找各自的「寫托邦」

文/潘國靈 我在寫作的療養院中度過了若許年。 期間,認識了不少院友,有的在這裡已住上百年了,有些新加入進來,各自有不同或共通的理由進來。他們有些是在外頭迷路,走著走著就走進來,覺得可以待下去,就一直留守下來,在外邊世界,他們也許被列入「失蹤人口」而不自知,然而這裡不是警察帶著巡邏警犬可以搜索得到的地…

【編輯室報告】那年夏天,一首青春的歌

你並不真正記得。 發生過的事情。受過的傷。說過的話。一起去的地方。那時的風。 可總有一首歌,讓你想起那年夏天,那時的青春。 「那時候的夏天夜晚通常都看得到銀河和流星,望之久久便會生出人世存亡朝代興衰之感,其中比較傻的就有立誓將來要做番大事絕不虛度此生。」朱天心《古都》的夏天,因為幾首西洋老歌又重新熱…

【六月:編輯室報告】在那時候遇見你,是我的運氣

有點騷,才是春天,就是最不甘心,才叫青春。《一代宗師》裡老來的宮二小姐對葉問說:「在我最好的時候遇見你,是我的運氣。」可年輕時代我不知道宮二,我只是個中二。那是我最壞的時候。可也是我最好的時候。

【外邊世界走向世界】伊格言:閱讀就是訊息的解讀;學會好的閱讀方法,就等於學會好的寫作技巧

文/何宛芳MV圖片片截自〈突然好想你〉MV官方完整版 如何才能從重度讀者轉型成為作者?在作家伊格言來看,寫作技巧的養成,關鍵其實就藏在「細節」裡,而一切的根本,還是得回到「閱讀」。 有趣的是,伊格言眼中的閱讀,與一般讀者的理解有些不同;在他來看,閱讀並非僅限於「文字」,舉凡書、小說、散文、藝術作品、…

【四月:編輯室報告】入城史,也是離城記

還沒有前去的時候,台北是科幻片,烏托邦,潮科技,空中搞不好有圓管和列車穿行,人走路的樣子都快一點,漂亮一點,一千種可能,還沒到的就是未來。 真的住在裡頭的時候,台北是恐怖片。背景音是拉高的弦樂把精神磨到最尖,越不想怎樣越會怎樣,生活是惡作劇,一個停車位都能搞死你,日子少了轉圜,卻總能在轉頭的一刻被驚…

【三月:編輯室報告】在世代戰爭中形塑自己

世代也許是個被濫用的名詞。 更多時候,我們所謂的「世代」像一個描述,而非社會學上嚴謹的分析。他是想像的集合,是年紀的最大公約數、政治光譜、房價、薪資、工作態度、愛情觀點⋯⋯無一不可以世代分,無一不可以世代戰,他很輕易。他很有效。他切割,他統合,他是新的星座(「只因你降生此宮」、你降生此時),他用部分…

【影音專訪】外邊世界:讓更多人用閱讀的眼睛詮釋一切,讓世界更好看一點

「許多媒體的內容是網路上不知道已經來回討論了幾圈、要被扔進垃圾堆的東西。」伊格言說。他和張耀升、陳栢青三個人在幾回嘗試之後,決定結合各自特色,製作一份線上刊物。「我想讓這份與閱讀相關的刊物變得時髦、好玩一點。」張耀升這麼決定刊物定位,而陳栢青認為,「站在外邊,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裡邊;」這份嶄新的線…

【二月:算命】作家對談:算命這回事

對談不是要給出答案,因為人生與寫作都不是單純的是非題。對話中有時候靈思湧動,話語變成一隻鳥,引來窗內貓的觸鬚張揚,空氣裡隱隱戰鼓隆隆,或者只是一列列清麗的高音盤旋而過。三位各有特殊聲調的寫作者──伊格言、張耀升、陳栢青,在新年伊始,寫「算命」、談「算命」,寫得蕩氣迴腸,談得火花迸射。且看,在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