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潘國靈 我在寫作的療養院中度過了若許年。 期間,認識了不少院友,有的在這裡已住上百年了,有些新加入進來,各自有不同或共通的理由進來。他們有些是在外頭迷路,走著走著就走進來,覺得可以待下去,就一直留守下來,在外邊世界,他們也許被列入「失蹤人口」而不自知,然而這裡不是警察帶著巡邏警犬可以搜索得到的地方。 這裡太過隱蔽,或者應該說,這裡的隱蔽性太過特殊,不是外邊世界所能輕易追蹤的。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MV圖片片截自〈突然好想你〉MV官方完整版 如何才能從重度讀者轉型成為作者?在作家伊格言來看,寫作技巧的養成,關鍵其實就藏在「細節」裡,而一切的根本,還是得回到「閱讀」。 有趣的是,伊格言眼中的閱讀,與一般讀者的理解有些不同;在他來看,閱讀並非僅限於「文字」,舉凡書、小說、散文、藝術作品、政客談話、電影,都是訊息,自然都可以被「閱讀」。 完整文章
還沒有前去的時候,台北是科幻片,烏托邦,潮科技,空中搞不好有圓管和列車穿行,人走路的樣子都快一點,漂亮一點,一千種可能,還沒到的就是未來。 真的住在裡頭的時候,台北是恐怖片。背景音是拉高的弦樂把精神磨到最尖,越不想怎樣越會怎樣,生活是惡作劇,一個停車位都能搞死你,日子少了轉圜,卻總能在轉頭的一刻被驚嚇。一萬種折磨,還沒開始就已經打算過去。完整文章
「許多媒體的內容是網路上不知道已經來回討論了幾圈、要被扔進垃圾堆的東西。」伊格言說。他和張耀升、陳栢青三個人在幾回嘗試之後,決定結合各自特色,製作一份線上刊物。「我想讓這份與閱讀相關的刊物變得時髦、好玩一點。」張耀升這麼決定刊物定位,而陳栢青認為,「站在外邊,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裡邊;」這份嶄新的線上刊物,就叫《外邊世界》。 張耀升:「閱讀是我們和世界的連結」 完整文章
對談不是要給出答案,因為人生與寫作都不是單純的是非題。對話中有時候靈思湧動,話語變成一隻鳥,引來窗內貓的觸鬚張揚,空氣裡隱隱戰鼓隆隆,或者只是一列列清麗的高音盤旋而過。三位各有特殊聲調的寫作者──伊格言、張耀升、陳栢青,在新年伊始,寫「算命」、談「算命」,寫得蕩氣迴腸,談得火花迸射。且看,在巨大的「命運」輪盤上,他們如何個舉槍冒犯? 命運本身就很神秘,對好奇的人而言,就是「外邊世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