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自然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社會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也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對這些知識性書籍沒那麼大的興緻,那麼仍然可能聽過他或者他那幾本經典作品的名頭──畢竟,實驗室和自然環境兩頭跑、觀察心得橫跨生物、環境、歷史及人類學的學者不多,這類學者當中有能力把文章寫得平易近人的更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