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特梅‧海貝卡,這位高大的,頭髮剪得極短的插畫家,我是從《被遺忘的公主》開始認識她的。 其實我很不喜歡「公主」這個主題的書,是個人偏見,我承認!所以當這本書透過經銷商的發書來到彼時的凱風卡瑪兒童書店時,我是一點都不想打開這本書的。但是這實在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書店人該做的事呀──怎麼可以因為書名就否定這本書呢?於是我在忙完當天的工作後,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翻開這本書。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時,他寫了 117 封除了收件人名字之外、內容一模一樣的信,給 117 個不同的女孩,你可以看出他真的很想交女朋友;」年近七十的彼得‧加多斯笑得很淘氣,「那時他只能用手寫,所以需要重覆寫了一百多次,從這裡你也可以看出:他真的相信某件事。」 匈牙利導演彼得‧加多斯口中的「他」,指的是自己的父親。 1998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