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巴斯卡.胡特爾(Pascal Ruter) 我的祖父拿破崙在八十五歲那年下定決心徹底改變人生。於是,他帶著我的祖母約瑟芬[1]上了法庭。既然她從來都不知道如何拒絕他,於是她任憑祖父這麼做。 他們在秋季的第一天離婚了。 「我想重新展開新的人生,」他對負責審判的法官說。 「您有權這麼做,」法官回答。 完整文章
文/吳廷勻 就像暴風雨一般,一個家,是如何在一年之內應聲破碎,飛射的碎片又是怎麼劃傷人心,郭強生兩年前推開掩飾家醜的厚重家門,扎實、認真地悲傷一回。 兩年後,傷或以成痂,他轉以一種在盛夏午後喝著沁涼甜湯的寧靜,訴說著獨自陪伴失智老父這條前往遠方的路上,孤獨又未知的風景。 完整文章
文/潘秀霞 我完全無法揣測媽媽的心理,她更無法完整表達或者解釋自己複雜的情緒。然而,媽媽的一反常態,透露了她失去倚靠的心靈上的不安。 在一次出國旅遊中,我發現六十五歲的媽媽,個性和脾氣變得不一樣,不再是那個我所認識大方、開朗的媽媽了。 完整文章
文/岸見一郎 親子之間的關係如果一直很好,子女必須照護父母時會比較順利。然而,能常保親子關係良好的人並不多,與父母累積了許多不愉快的子女,對雙親的感情往往十分複雜,當父母需要照護時,子女是被迫重新面對雙親的。 更糟的是,父母可能已忘了過往的一切,但這並不代表恩怨都煙消雲散了。糾結往事的子女,面對忘了一切的父母,恐怕更多的是絕望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廣川慶裕 譯/李貞慧 40 歲正值壯年,多數人在這個年紀都忙於工作或養兒育女,也是社會的中流砥柱,口頭禪無非是「忙死了」,完全不覺得會與失智症勾上邊,這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你知道嗎?大腦此時已經慢慢老化了,只是快慢因人而異! 在失智症中,占比最高的阿茲海默氏型失智症,就是因為 β-類澱粉蛋白(Amyloid 完整文章
老爸走了之後,老媽得了失智症。 她忘記兒子成了禿頭、忘記講完電話要把話筒掛好、忘記內褲藏在哪裡⋯⋯ 但也忘記老爸酒醉亂打人、忘記牽著兩個孩子的手差點走進海裡、忘記年少時農忙的辛勞困苦。 從前,她的影子溫柔包覆著我跟弟弟年幼的身影;現在她佝僂年邁的背影有我守候。 老媽的這一輩子,就像天上繞著圈飛翔的老鷹,從起點繞了一圈又回到原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