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的臺語開始破碎,像是她懷裡被貓弄亂的毛線團

文/陳柏煜 我的臺語是偷聽媽媽和阿嬤講電話學來的,一周一次空中廣播教室,我只聽得到媽媽這邊,空白的時候是留給學生複誦的時間。從現在回望過去山丘,無論尖酸批評、苦楚、話家常都蓋上一層淡紫色的霧靄,內容迷濛不清,只有語言的韻律在霧中上下起伏;一陣風把那座山丘上竹林的聲音帶了過來。 阿嬤失智兩年了。媽媽從…

用推理角度看電影──《父親》當中的推理元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父親》(The Father)這部電影的焦點很容易集中在飾演主角安東尼(Anthony)的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身上,霍普金斯在劇中的表現相當精采,也就準確地傳達出這個角色幾乎沒有明說的心碎狀態。 要說霍普金斯撐起整部…

佈置溫馨的家庭空間,有遊戲有小動物,這裡是失智中心

文/楊佳羚 瑞典政府在失智預防上,除了在空間硬體設計上下足功夫,也有軟體的團康活動配套。而面對如何扭轉將老人中心設置於社區的負面觀感,則從教育扎根做起,消除社居居民因不瞭解而產生的排斥。 瑞典老人在輕度失智時,仍住在自宅,評估員會視其狀況,安排她/他到失智老人日間中心,若情形惡化,再轉到機構式的老人…

專業化的新時代裡,生老病死都可以外包

文/于是 桂花的香飄蕩在空氣中,餐桌上的瓷碟裡放著兩只柿子,沙發茶几上擱著一段桂花枝,是昨夜散步時摘回來的,還摘了一小罐金燦燦的桂花。一男一女安詳地坐在陽臺上曬太陽,子清洗漱完畢,乾乾淨淨地坐在他們旁邊,手裡拿著按摩梳,在秋天裡仔細地梳順烏黑的頭髮。頭髮已經可以蓋住胸部了,二十五年裡最長的長度。子清…

父親失智後,我再也不用害怕他傷心了

文/夏夏 一進門,看到父親坐在餐桌前翻閱報紙,他抬頭看我,指了指放在旁邊的一頁說,這上面有妳寫的。 怎麼可能,我說。 我這樣說,是覺得他不可能記得,因為他失智了。這也是我以為從此可以脫離父母過著獨立生活,卻在有一天又重新開始和父親住在一起,一面回味著童年時的生活的原因。 父親到底可以記得多少事情,記…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已經演了一年,但每到那場戲,她總是淚流滿面

文/陳心怡 約訪這天,「爆花」蔡亘晏剛下節目錄影,氣氛還保留著娛樂感,距離上一回《小兒子》的演出也過了一段時間,本來擔心這時要聊情感深沉的《小兒子》,蔡亘晏此刻的狀態進得去嗎?看來是我多慮了。 她不過就換張面具、換個角色,頃刻之間就換了個人,情緒切換乾淨利落、不拖泥帶水,與她的外型很像,是一種明亮爽…

這是一間「會上錯菜的餐廳」,大家還搶著排隊?

文/ 楊寧茵 2017 年 6 月初夏,在日本東京都市區,一群人正排隊等著進餐廳吃飯。餐廳的裝潢相當高檔,外面還有一個美麗的花園,來吃飯的人都正裝打扮,有週末出遊約會的年輕情侶、食遍各種美食餐廳的姊妹淘、一派優雅輕鬆的熟齡夫妻……這樣的排隊盛況在美食之都東京雖不少見,但如果你知道他們是為什麼排隊,肯…

一時說不出名字,是舌尖現象,還是失智前兆?

文/劉秀枝 ★若連「桌子」、「椅子」都說不出口,就要小心了★ 「舌尖現象」在緊張、壓力大或勞累時較容易發生,並且隨著年齡增加而愈頻繁。 「就是那個,那個……」,其實是舌尖現象 有一次旅遊,中年的領隊在遊覽車上講解行程,提到一個海峽,他一時忘了海峽的名字,但記得是介於地中海和大西洋之間的一處很有名的海…

每天站3小時,可抵一年跑10次馬拉松?

文/ 黃惠如 對每天被工作、生活追著跑,沒時間、也沒動力運動的人來說,有個好消息,英國醫師建議,每天站三小時,一週五天,抵過一年跑十次馬拉松。 英國運動健康研究所首席顧問羅斯茂(Mike Loosemore)指出,以為微活動沒什麼用的人,大錯特錯。只要站著,雙腿每塊小肌肉,加上全身肌肉也都在支撐全身…

罹患失智症的天才型殺人犯,為了女兒,決定策劃此生最後一次犯案

文/金英夏;譯/盧鴻金 我最後一次殺人已是在二十五年前,不,是二十六年前吧?反正就約莫是那時候的事。直到那時為止,促使我去殺人的原因並非人們經常想到的殺人的衝動、變態性慾等這些東西,而是「惋惜」、還可以成就更完美快感的希望。在埋下死者的時候,我總是重複說著: 下次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我之所以停止殺人…